18.


而家係樓上café既廁所,我仲教訓更阿kay
 
「鄭青琪!妳…妳…」
 
已經罵左阿kay好耐既我,見佢仲係笑笑口,真係好激氣
 
「嘛嘛王樂宜,而家表姐咪好地地,好彩我趕得切咋…如果唔係…」阿kay好明顯仲唔知到錯


 
「好地地!好地地!妳知唔知道…」妳知唔知道表哥係男嫁!「知唔知道嘉為係好純情嫁!」
 
「噗!純情?哈哈哈…」阿kay好似諗到d野,之後笑到傻左「係啊,卒藥油,好純情!」
 
卒藥油?阿kay係到講乜…遲下一定要問返表哥…
衰人阿kay…真係仲唔知道錯…我真係應付唔到佢…
 
「嘛…唔好嬲啦,最多我答應妳以後唔去做呢d野,亦都唔搵人做呢d野。」
阿kay見我好似就黎喊咁,即刻安撫我


 
「真係…?」
 
「當然,好姐妹嘛!」阿kay拍拍心口咁講。
 
就係咁我地就和好左,返返去café間房仔。
 
「紫晴?妳條仔係咪會黎?」阿kay問,紫晴只係點點頭,無出到聲。
 
仔?仔…哦…子朗…我真係好唔明妳啊紫晴…點解仲要…咪住!佢條仔…


 
我自己其實好有信心,自己同班同級入面,一定無表哥所描述既書生型男仔…
但係子朗…但係子朗…
 
「唔好意思,我遲到,唔好意思啊,晴晴…」子朗唔好意思咁對住紫晴講
 
書生型男仔-子朗到左無耐,只係岩岩坐底,表哥就到左…
然後,就係二人深深既對望…
 
「啊!」我彈起身,旁邊既臨記嚇左一跳
 
最壞既事情發生左...
 
我既計劃果然無個會係順利進行…可惡!
 


阿kay介紹完人之後,
表哥坐左係我旁邊,阿kay就坐係佢隔離,
然後我地就繼續討論宿營既細節
邊傾邊留意表哥既我,發現佢隔一陣就望子朗一眼…
 
我覺得紫晴已經發現左表哥成日望住子朗,咁落去唔係辦法。
我終於決定,拉表哥去廁所。
 
「表哥夠啦,你應該要講下野,唔…唔好掛住望子郎…你係男仔黎嫁!」
我無理到廁所有無其他人即刻向表哥講
 
「我…係…但係…我…」表哥面紅,講野都開始語無倫次「我…我實在忍唔到…」
 
「忍…忍唔到…咁…咁佢即係表哥你前世既愛人…?」
 


「我…我唔肯定…個樣有少少唔同…但個氣息…嗯…」表哥而家十足十一個含春少女,雙手交合,交叉既手指仲周不時係到卒黎卒去…
 
唔好啊啊啊…
 
我不能接受.jpg
 
返黎啊…表哥…返黎啊…
 
再咁落去,眼前呢個少女,原本”表哥”呢個身份就會離我越黎越遠…
唔得!我唔可以比佢發生…
 
「表哥!你…今日返去先啦!」
 
「耶耶耶!?我仲想了解多d子朗…想知多d佢既野啦…」表哥連講野都女性化埋…
 


「唔得…你而家呢個狀態好危險啊…仲有…子朗佢有女朋友嫁!」
 
「女…女朋友…?紫…紫晴…」表哥雙眼即刻變得空洞
 
「無錯…所以…我會同佢地講你唔舒服要走先…」
 
「有…有女朋友…女…有女朋友…」
 
送走左非常失落既表哥,我覺得自己有份罪惡感…
因為我知道一個秘密,但如果我同表哥講左呢個秘密,
我既表哥就會永遠離開我…
 
我又返返café,繼續傾宿營既事…
估唔到子朗都會去,咁呢個宿營,表哥就更加唔可以出現。
 


傾完已經好夜,我同阿kay因為順路,所以一齊走。
 
「樂宜啊…妳表姐呢…有無男朋友?」阿kay突然問我
 
「下?更係無啦…唔好玩!」點都唔可以有,佢只可以有女朋友…
 
「哦…咁就好啦。」天色好暗,但我見到阿kay塊面難得地紅左。
 
 
 
我係王樂宜,有好多煩惱既十六歲可愛少女,
本來天真到相信一切都會變好既我,
陷入左一個感情危機,
 
而且呢個危機,越黎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