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岩岩一離開café,仲好嬲表妹點解要趕我走
我竟然有股衝動,就係衝返上去café,
同子朗講一d肉麻到而家諗起都打冷震既野…
 
但而家冷靜返落黎,覺得真係好彩我無咁做,如果唔係就會鑄成大錯。
陳嘉為,你係男仔,你一定要記著…
 


返到屋企,又係一次凍水涼。
 
原本表妹既計劃係阻止我接觸任何可疑男士,但估唔到咁快就fail左
向好處諗,就係知道目標大概係邊個,以後只要迴避就得。
 
我都估唔到見到真命天子之後會變成咁,
真係好似食左春藥咁。
 
我決定乜都唔理,訓返教當岩岩無事發生過。
夢入面,我見到一男一女赤裸裸係床上面纏綿…


 
「子朗...今次一別,要多久才可以再見…」前世既”我”,梨花帶雨深情款款咁望住男子
 
「不要想太多,家蔚,只要記住我一吻…」男子同女子嘴唇交合係一齊…
 
然後,二人就開始進行兒童不宜既情節…
係隔離睇到成個過程既我全身好似比火燒一樣…
我終於忍唔住,拉開褲鏈,想拎我細佬出黎…
但摷落去,又係乜都無…
 


頂…點解夢入面我都係女仔?
 
「啊…子朗…我…我好舒服…啊…」前世既”我”急促咁喘息…
 
「家…家蔚…啊…我就黎…唔得啦…」
 
「啊…嗯…子朗我都就快.…啊…一齊去啦…啊…啊!」一聲長長既嬌吟,二人一齊到達絕頂…
 
喂!?咁快…我乜都未做喎…
 
然後我又醒左,發現天色仲係好暗,
身體仲係好熱,我轉一轉身,發現內褲濕得好利害…
 
…我又諗返自己想係阿kay房做既個件事…
 


女仔身體真係會咁舒服?
 
而家唔會有人撞破我…不如…
 

 
感性嬴左理智,表妹我對你唔住,我認我咸濕,我變態。
 
我訓係床上面,右手隔著件訓教背心開始輕輕搓揉右乳…
一種癢麻感覺開始傳黎…
 
「啊…」我發出一絲微吟…
 
好舒服…
 


我更進一步,將右手放入T-shirt入面,
手指終於移到右乳個粒緋紅櫻桃上面...輕輕捏左一下…
 
「嗯…就係咁…啊…」我再次感受到電流通過全身既感覺…
 
係男人完全感受唔到既快感…
我覺得我好快會愛上呢種感覺…
 
如果胸部已經係咁…咁下面既小妹妹仲得了…
我左手…開始接近已經濕透既內褲…
 
今次…今次一定…
 
「誰又愛我這種孤兒仔, 流落到…」電話響起
 


….
 
聽唔聽好?
 
唉…
 
我決定聽左先,之後無論點,我都會繼續完成我件「偉業」。
令我意外既,竟然係一個未知既電話,而唔係表妹或者阿kay。
 
「喂...搵邊個?」
 
「我想搵陳家蔚。」一把女聲,有d印象,唔知係邊個聽過。
 
「係,我就係家蔚…」
 


「我係紫晴。」
 
紫晴!?點解佢會知道我電話?
 
「我想搵你傾d野…我而家係妳屋企樓下個公園…可唔可以落黎?」
 
仲知道埋我屋企地址tim,我想像到兇手個樣 – 阿kay,
睇一睇時間,原來已經十二點,一個女仔咁夜仲黎搵我,無理由唔去睇下發生乜事…
 
「好…妳等我一陣。」
 
換返出街衫 (由其係內褲) 之後,我就落到樓下公園,
紫晴企係秋遷隔離,仲係著住岩岩cafe個套衫,即係佢無返到屋企。
因為岩岩係café到我只係留意子朗,所以無仔細睇清楚紫晴既衣著。
 
一身白色連衣裙同窄腳牛仔褲,比人感覺非常斯文大方,
而且睇得出佢胸部都幾大,雖然都係唔夠我黎…呵呵…
 
咦?點解我會覺得自豪!我係男…唔要咁大個胸啊…
 
「紫晴,點…點解咁夜黎搵我?」同一個識左都唔夠幾粒鐘既人見面,令我有d唔自在。
 
「我見到妳係café到注視住子朗…」紫晴一開口就直接入正題
 
咦!?見到紫晴而家個樣…佢…嬲更?
 
唔通呢個就係傳說中既修羅場…
仲要係公園…
佢手袋入面唔通…會有把生果刀…?
 
「無…無啊…」我覺得我生命受到威脅「我…我只係覺得…」
 
「點解妳要咁驚?」紫晴好尖銳咁問
 
「我…無啊…我…」早知就唔聽電話,而家真係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但我唔係黎同妳講呢樣野…」紫晴搖一搖頭,眨一貶眼再講
 
竟然唔係為左條仔?咁我小命應該可以保住…唔洗上第二朝頭條…
 
「我地係咪曾經見過?」紫晴問
 
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