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呢句野咁熟口面…既?
 
「我地係咪曾經見過?」紫晴態度好認真
 
「曾…經見過?更係有啦…今日café我在場架嘛…妳…唔記得?」
 
紫晴唔似係咁健忘既人喎…


 
「唔係…」紫晴又搖一搖頭「係更加早既時間…」
 
「更加早…」我諗爆頭…「無…我無印象。」
 
「嗯,咁我可能係認錯人。」
 
呢個情況同今日我係LIFT到撞到子朗既情況不謀而合
只係角色有少少分別,而家到底係發生乜野一回事?
 


「咁…咁我走先,唔好意思咁夜仲叫妳出黎,仲要問埋咁奇怪既問題。」
紫晴表情無乜大變化,好似讀書咁講左呢段野
 
「啊…無所謂,只係樓下姐,好方便…」
除左打擾左我岩岩想做既”好事”,真係無所謂…無所謂…
 
「拜拜,係宿營到再見啦。」紫晴講完就轉身走人
 
我猶豫更應唔應該送紫晴返屋企,話哂而家都好夜,一個女仔係街到某程度上幾危險,
但諗一諗,我而家都係女仔,經kevin一事我明白到而家既身體係好難保護自己,


兩個女仔係街到走反而仲顯眼,而且同紫晴一齊總係覺得氣氛好尷尬。
 
所以我只係企係到,目送紫晴離開。
 
返到屋企,衫都無換就躺係床上面,
思緒好混亂,到底發生左乜野事?點解紫晴會搵我講埋d咁既野?
忘記左”雄圖大計”既我,就係反覆既思考入面訓左。
 
表妹第二朝好早就到左我屋企,
我將紫晴黎搵我呢件事講比佢知,我地討論左好耐,
發現我同紫晴的確有一次交集,但係..
 
「記唔記得上年既陸運會,我叫表哥你黎個次呢。」
 
「嗯…要搵親戚一齊參加既二人三足,因為你屋企人唔得閒,所以要我曠課幫你個次。」


之後比老豆知道左,係電話到罵到我死死下。
 
「個次二人三足,紫晴就係旁邊幫手既工作人員。」
 
「咁妳都記得?」我好驚嘆表妹有咁驚人既記憶力
「但係我個陣又無同佢講過野,只係旁邊刷過佢就會認得我?」
 
「你岩...啊..仲有次…有次無意中比紫晴見到我同表哥你既合照…」
表妹細細聲講,臉上面浮現淡淡既紅暈
 
「點解要比我地合照佢睇?」
 
「無!無啦!只係唔小心咋!」表妹搖哂手解釋「無…無其他原因!」
 
「但係我而家個樣同男仔個陣根本好唔同,無理由會認得我。」


 
「咁…咁又係…」
 
「表妹…我有個好奇怪既想法…」我將纏繞左成晚既想法話比表妹知
「會唔會…妳話有無可能…紫晴就係…我想搵既人?」
 
「吓?無可能!」表妹好激動咁大喊「紫晴係女仔…無可能…而且如果係咁既話,子朗你又點解釋?」
 
無錯,我只係面對子朗先會有食左春藥既感覺,
對住紫晴,我只係覺得尷尬,無其他,
但既然前世係女仔既我今世係男仔,咁前世既”子朗”今世係女仔都唔係好出奇姐…?
 
「所以我就話呢個想法好奇怪啦…」
 
「表哥…」表妹用好凝重既眼神望住我「紫晴呢…點講好…係一個好聰明既女仔,


但佢唔鍾意同唔識表達佢所諗既野比人知…」
 
「所以…?」聽完我都係唔明表妹想講乜
 
「所以…雖然紫晴話搵你唔係想講子朗既事,但佢可能係知道左你同子朗係LIFT既事…用返相同既對話其實可能只係一種另類既示威?」
 
示威用咁麻煩既方法?如果真係咁,紫晴覺得我會get到?
 
「嗯…我唔知…所以…表妹…我覺得宿營我都係要去。」
 
「咁表哥你咪又會見到子朗囉?根本就係送羊入虎口!」表妹好激動咁講
 
「雖然係咁…但經過琴日既事,我覺得呢個係命運要我見到佢地…」子朗同紫晴
「咁就算我點逃避都無用…不如早d面對…順便可以將一切都確認清楚…係暑假解決呢件事佢」
 


我覺得自己真係好難得講野咁堅決…
表妹好似比我咁堅定既眼神感染到…
 
「既然表哥你係咁諗…咁我都阻止唔到你,但你要答我一個問題…」
 
「好…妳問…」
 
「表哥你…到底係想做男定女?」表妹眼睛水汪汪咁問,睇黎為左問呢個問題佢都下左好大決心。
 
如果幾日前問我,我仲可以好肯定咁答「男」,
但經過呢四日既女仔生活,我覺得自己既心態已經有左好微妙既變化…
再係咁落去…我辛苦經營十六年既男人心靈就會瓦解…
 
「男…掛…」個掛字壓到好細聲,希望表妹聽唔到
 
「咁就好。」表妹好開心咁微笑,睇黎佢真係聽唔到個掛字
 
而家可以做既,就係盡量避免接觸一個女仔生活上會做到既野
因為比表妹日日監督住,護膚同化妝就避唔到架啦,但其他都應該無問題。
 
然後,我暗地裡下決定,下次經信和一定要買返幾本咸書 (當然唔係gay書),
相信睇咸書應該可以適當地維持我既男人心靈。
 
「既然表哥你要去宿營,咁我地又要出去買野啦…琴日突然轉左去傾野,只係買左d化妝品…」
 
「下?又買...買乜…我做出租女友個四千蚊已經用左一半有多…暑假流流長啊表妹…」
 
「而家妳既女人衫褲宿營點夠用喎…品味又差!而且…」
 
「而且…」
 
「我地宿營會去沙灘玩,所以要買泳衣…」
 
「泳褲我有唔洗買喎,係表妹妳發育所以要買咋話?」
我望一望表妹既貧乏胸部…「應該都唔洗買啦?」
 
「點解我會覺得你講既野好傷人?」表妹有d嬲咁講
 
「無…妳諗多左…」
 
「仲有!我覺得表哥你又唔記得自己既身份。」表妹好無奈咁講
「而家既仲點著泳褲?」表妹係個你字到用左重音。
 
「吓?點解唔得…啊…」我醒覺了
 
「所以,我地而家係要出去買比堅尼。」
 
我暈。

「比比比比比堅尼?」我既男人心靈再一次受到轟炸「唔得喎咁樣!」
 
「我地個個女仔到時都會著!連紫晴都會!到時妳唔著會好奇怪嫁表哥!肯定會比阿kay笑足一世!」
 
連文靜少女紫晴都會著…
 
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