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然後,鏡頭一轉,我同表妹身處係一間比堅尼專賣店既更衣室入面,
你地無聽錯,兩個人係一間更衣室入面。
 
我朦住雙眼,赤裸全身,雖然我乜都見唔到,但以岩岩聽到既聲音估計
表妹佢而家都係赤裸裸係我面前…
 
「表哥你千其唔好手多除個毛巾啊,我會叫嫁!」到時都係比人見到兩個女仔,所以妳叫都無用。


 
我岩岩隨便簡左幾套比堅尼套裝 (盡量多布,或者一件裝),雖然一直比表妹疾無品味,吸引唔到人,
但為左我既男人心靈…呢個係唯一辦法。
 
然後兩個人就入更衣室,由表妹幫我換,換完一套就比我望一眼,大致就係咁。
 
「嗯…」雙峰突然接觸到比堅尼布既一刻,一種奇妙既感覺令我發出輕吟
 
同自己掂自己身體唔一樣,比其他人掂自己身體感覺真係好唔同,
而且因為朦住眼無左視覺,令到身體既觸覺變得更加敏感…


 
「唔好發出咁奇怪既聲音!死變態!」表妹大喊
 
「喂!唔好咁大聲…出面d人聽到架…」
 
「哼!」表妹幫我換埋件比堅尼泳褲,同男裝泳褲唔一樣,感覺根本就好似無著。
 
「攪掂。」然後我重見天日
 
望住塊鏡,咦!?唔係我選個D既!?


我身上面係兩件式既比堅尼套裝 (非常少布),以白色為主色,
右胸前印左大大個紅色LOVE, 成功強調我而家咁完美既雙乳…
配上粉紅色蕾絲邊,非常誘人,我望住鏡入面既我,睇到入迷。
 
「係咪好正呢?表哥,我自己好鍾意呢套…可惜…」表妹嘆左啖氣
 
可惜妳唔岩著。
 
「係好正…」好彩我個鼻一直都好實淨,唔係一早標哂鼻血
「但…兩塊布中間只係打左個結…會唔會唔係咁穩陣?」如果係沙灘個結鬆左…諗起都羞恥死…
 
「唔會啦!我到時一定會幫你打返幾個死結先!」
 
「嗯…」
 


「就咁話啦表哥…呢套咁岩又減價…」
 
比表妹先入為主,而家望一望其他比堅尼都覺得比唔上而家呢件
話就話減左價,但都意外地貴,仲要買埋表妹個套,唉又破費。
 
雖然我知道表妹都曾經赤裸裸係我面前,但幫我除毛巾個陣見佢已經著返自己套衫,
好明顯係到扮神秘。
 
「嘉為…你到時會唔會唔敢著…」我同表妹係街上面行更,佢突然問我
 
「唔知…」老實講,我覺得自己無呢個勇氣。
 
「咁不如…我地搵日去沙灘預習一次先?」
 
 


 
「預…習…?我地…?」
 
「無錯…就我同嘉為你兩個…」表妹有d怕羞「你…你唔好諗咁多啊!只係等你試下著比堅尼,同埋熟習其他人眼光既練習!」
 
同表妹去沙灘…我印象中係有試過,不過已經係好細個既事,而且係同埋親戚朋友一齊去…
所以我都好多年無去過沙灘…一個毒撚去沙灘,只會受人冷眼,
而且見到一對對情侶…根本就係眼怨…咪攪。
 
而家同表妹兩個去,當練習都好既…如果唔係到宿營先黎閃閃縮縮,
比人印象差就唔好…由其係子朗同紫晴兩個面前
而且去沙灘可以睇女,係平衡返男人心靈既好素材,
呢個身份完全係可以睇女又唔怕比人鄙視,諗起都覺得爽。
 
「嘿嘿…」


 
「嘉為…你笑得好奸…」原來我已經比隔離既表妹鄙視更「你肯定係諗更D衰野,係咪!?」
 
「無…點會呢…」我解釋「嗯,我覺得去沙灘練習一次係唔錯啦。」
 
「我而家又唔想啦喎。」表妹合埋眼,有D唔開心咁講。
 
「唔好啊,呢個練習對我真係好重要架,表妹…表妹大人。」我苦苦哀求表妹
 
「既然係咁,就約係後日星期六啦,唔好比我知道你企圖做埋D變態野」表妹檬起雙眼「唔係我就襯你唔為意,係沙灘除左你件比堅尼!比全世界睇。」
 
女人真係好可怕…
 
我送完表妹之後(你返到屋企咪亂黎啊),
因為除左比堅尼,我仲買左幾套衫褲既關係 (完全由表妹出主意),


拎住一袋二袋,返到屋企去已經攰到爆。
當我打算沖個涼就訓教,電話響起,係阿kay
 
「hey表姐!long time no see!」
 
「咩野long time no see,我地琴日先見完…」
 
「啊,係咩係咩,度日如年就係我依家既感受啊,表姐,嘻嘻。」
 
呢個女仔真係好易令人脫力…
 
「係啦表姐,星期六有無野攪?」
 
星期六…沙灘預習,同表妹兩個人…我估表妹應該唔想比阿kay知。
 
「啊…我個日要返學校補習,唔得閒…」
 
呢個實際上都唔算大話,因為下年就要考大試既關係,
學校的確係有補習課程,但主要對象係需要拔尖或者補底既人,
而我成績算係中規中舉,所以可以自由選擇出唔出席,
但學校對我黎講係一樣好厭惡既野,所以我無出席過,
以我而家咁既身份,就更加無可能去。
 
「咩野學校黎嫁…咁變態既,轉過黎我地學校啦!」電話入面既阿kay好不滿咁講
 
順帶一提,我同阿kay表妹佢地係唔同學校,但兩間學校就係隔離,
所以表妹成日走黎搵我食飯,結果我試過比人話有艷福,班人完全係諗多左。
 
「唉,咁算啦,仲諗住搵表姐玩,嗚嗚」阿kay係到扮喊「咁我搵王樂宜!拜拜!」
 
表妹到妳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