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話咁快就到左星期六,
表妹約左我十二點係筲箕灣地鐵站等,之後一齊坐巴士入石澳
我雖然比預定時間早左15分鐘到,但表妹已經到左…
 
「次次都咁快既妳…」
 
「哼,更係啦。」表妹挺起貧乏胸膛 (無野睇。) 表現得相當自豪


「所以我好憎遲到既人。」然後眼神變得好銳利
 
「我都無遲啦…」估唔到表妹既準則係咁嚴格「咁我地行囉…」
 
「未…未得…」表妹講「…仲有一個人要黎。」
 
「下!?又話我同妳兩個既…」我好驚訝「係邊個?」
 
「我都想淨係我地兩個!」表妹相當無奈「唉…係阿kay啦…」
 



 
表妹妳果然同我一樣都係應付唔到呢個小惡魔…
 
足足等左半個鐘之後,遲到15分鐘既阿kay終於優哉游哉咁出現係我地面前。
 
「鄭.青.琪.妳.遲.大.到。」表妹好不滿,每粒音都用重音
 
「嘛嘛…唔知醒丫嘛」阿kay扮可愛咁扑一扑自己個頭,然後望一望我,
突然展露非常奸既笑容「嘿嘿…表姐…妳又話今日要補習既…」


 
「啊…咁岩老師病到死死下,所以取消左囉。」
 
「哦?」阿kay一個orly? 咁既樣「定係妳地兩個想瞞住我出黎約會咋!」
 
「「約會!?我同佢!?點會呢…哈哈」」我同表妹同時回應,
發現兩個講埋同一番說話之後,我地都面紅左。
 
「哈!連講野都咁夾!有可疑有可疑!」阿kay繼續重點式追問
 
「阿kay!我地兩個都係女仔!無可能嫁喎!」表妹解釋
 
「咪係…」我符和。
 
「今時今日社會,百合蕾絲呢d野已經唔出奇嫁啦。」阿kay發表佢既偉論


 
「唔係討論呢d話題啦…我地今日係要去沙灘…」我嘗試轉移話題
 
「嘻嘻,無錯無錯,咁我地行啦…」然後阿kay就第一個行動
 
好彩…
 
「表妹我地行囉…表妹?」我見表妹無行動,我就另轉頭望一望佢…
 
「百合…蕾絲原來都唔出奇...咁就...即係無問題啦…」表妹一個人係到自言自語…
 
阿kay妳唔好再教我表妹呢d奇怪知識啦…
 
 
上左巴士,我地三個坐係上層最尾一行,


成個過程表妹都唔知係到諗乜,無出過聲,我幾乎開口問佢「做乜諗野」
隔離阿kay就一直聊我講野,我就用「哦」「竟然」「哈哈」敷衍佢
 
落左車,一人買左一個沙灘蓆之後,我就打算去換泳衣
 
「嘉為等埋我…」表妹同我講。係喎,要表妹妳幫我換...
 
「咪住…王樂宜…」阿kay叫停左表妹「點解妳要去換?」
 
「「下?」」我同表妹同時應阿kay
 
「根據我岩岩既觀察,妳件比堅尼已經著左上身啦喎。」
 

 


表妹點解妳要著白色衫呢。
 
「啊…嗯…我…」表妹變得語無倫次
 
「係都我同表姐去換啦,我未著喎,嘻嘻。」阿kay笑笑口
 
「…咁…我…」表妹用可憐既眼神望住我
 
「行啦表姐我地!」阿kay勾住我隻手「王樂宜妳去沙灘霸定位啦,今日好多人啊。」
 
救命啊表妹…
 
但我睇到表妹個樣,一面「唔好啊…」咁,就知道無人會阻止到阿kay。
然後,我同阿kay兩個就去左女更衣室。
 


好彩,女更衣室係一格格,唔似男更衣室全天候無遮無掩
如果唔係我既弱少心靈已經支持唔到,
唔係wo…今次黎沙灘其中一個目的唔係睇女咩?
 
唔知是禍是福既我,比阿kay雙手推左入一間空既格入面,阿kay都行埋入黎。
 
「表姐…我想早d知道妳買左乜野比堅尼,肯定係殺死唔少仔既類型!」
 
小惡魔啊…
突然,阿kay就除左佢件小背心…
 
「哇,阿kay妳做乜…」我下意識用手遮一遮自己雙眼…唔通佢想係我面前換…
 
「哈哈,表姐洗唔洗咁大反應喎,我一早著好左啦,妳睇。」
 
我放返低隻手,見到阿kay的確已經著住件淺藍色比堅尼…
連表妹都一早著左,睇黎其實得我先會傻到黎沙灘先換…
 
「表姐,咁妳個件呢…」阿kay好奇咁問
 
「我…」我係袋到拎起件白色紅字LOVE比堅尼…
 
「哇!好可愛啊,肯定好襯妳姐,表姐!快d換啦…」
 

 
睇怕今次無得遮眼啦…對唔住啊…表妹…
但我上次係表妹幫我著…到底我自己著唔著到呢…
由其係兩塊布中間個結,如果綁得唔好真係會攪出人命…
 
阿kay好似見到我好煩惱咁…就開口
 
「好似幾難著喎,洗唔洗我幫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