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而家我訓係沙灘蓆上面,帶住太陽眼鏡正臉朝天,
仲回味更岩岩表妹幫查防曬乳個幾分鐘….
 
曬太陽實在係意料之外既舒服,因為查左防曬乳既關係,所以太陽光線係暖既
而且周不時有海風吹過黎,真係幾爽。
 
當然,美中不足就係旁人既目光,


雖然呢到已經算係沙灘幾入既部份,但都係避唔到
而且我開始懷疑,有d男仔為左可以更加近”觀察”我地,而專登搬過黎我地附近。
所以周圍唔知點解越黎越多人。
 
唉,做毒撚個陣d人就當我透明,雖然係悲哀但有時都幾自在
而家做左索女,就去到邊都比人注視,一開始係爽但耐左就覺得好討厭。
人就係咁矛盾既存在。
 
食完表妹一掌終於復原既阿kay,開始話好悶想去海邊玩,
問我去唔去,但我決定都係繼續曬,本來對海邊就無乜興趣,


又唔識游水,去到海邊可以做d乜?踢水玩水呢d野咪攪。
 
結果阿kay就強行拉左表妹出去,
雖然表妹識游水,但睇得出佢都想留係到繼續曬,
結果就得返我一個睇實d袋,順便繼續曬。
 
我訓訓下,突然感到有個黑影阻住個太陽,雲?又唔多似喎…
 
我張開眼,眼前係一個男仔,
從呢個男仔企既姿勢神情同個樣得出一個結論,佢係一個毒撚。


 
應該又係搭訕,但而家表妹同阿kay都唔係我隔離…我決定無視佢…
 
但過左一分鐘,我發現個毒撚仲企係我隔離,好似想同我講d乜
老實講比人咁由上仰望我全身,真係好唔自在,
 
「做乜事?」我終於開口
 
「我…我…班fd…」毒撚講野口窒窒,同kevin既口窒窒唔同,比我既感覺係好厭惡
 
但諗深一層,我討厭自己會有呢個諗法,
唉,毒撚同靚仔果然比人印象係唔同。
 
「你…你班fd想點?」我盡量好聲好氣同毒撚講野
 


「我…玩遊戲…輸左…所以…希望妳可以同…同我過去…答一個問題咁…咁大把。」
 
真係窒到聽唔清楚佢講乜,總之大意就係希望我過去佢班fd個邊一陣。
我望一望毒撚指住既方向,的確佢班fd就係附近,而且係5條仔
 
咪攪我。
 
「唔係咁好意思喎…sorry啦…」
 
「啊…哦…咁…無野…無野…哈…」之後毒撚就dup低頭,好失望咁行返去
 
當個毒撚返返去之後,我開始聽到佢班fd係到恥笑佢
 
「話左你唔撚得嫁啦,毒撚俊,哈哈」
 


「哈哈,笑撚死我…」
 
「如果我去啊…一定無問題…」
 
等等,聽到我開始有種覺得毒撚俊好可憐既感覺…
佢係毒撚,失敗好正常姐…如果我本身真係一個女仔,或者會應承佢都唔出奇
但我心入目係一個男人,佢只係問錯人,你地班豬朋狗友唔應該咁恥笑佢…
 
可惡…可惡…
 
唔知係回想起自己一星期前仲係毒撚,覺得毒撚俊同我同病相憐,
定係學kevin話齋,我既母性保護欲又發作…我竟然行動起上黎…
 
「hi…」我行到去個班人面前。
 


眼前既畫面變得非常可笑,六條仔(包括毒撚俊)一齊望住我露出一個o嘴樣
 
「岩岩我叫阿俊等我一陣,而家我ok啦…」我望住毒撚俊講,佢竟然面紅,然後望埋一邊
 
其中一個肥仔由上到下掃完我全身之後,搶先開口
 
「啦,是咁的,我只係想問妳一個問題,而妳唔洗即刻答我地,妳只係需要話比毒撚俊一個知,然後由我地估,我地五條友估,一人估一次,如果估中左既話。」肥仔露出一絲奸笑
 
「估中左既話…」我開始後悔點解過黎
 
「無野既,只係想小姐你同我地玩一陣沙灘排球姐,真係一陣,十分鐘左右。」
 
哦…沙灘排球姐…幾驚你地會要求渣波,除bra除泳褲呢d變態野…如果係我即刻走人,
為左保住毒撚既面子,無所謂,反正你地都未必估得中。
 


「好…咁係乜問題?」
 
「小姐妳三圍係乜?」肥仔即刻問
 

 
「我…三圍…」竟然問埋呢種問題…
 
老實講我唔清楚,我只係記得當年買bra個陣,店員姐姐同我度既上圍
至於其餘兩圍,點會無啦啦走去度?
 
「我只係知道上圍…所以…可唔可以問過第二條?」我開始覺得熱,海風快d吹黎啦
 
「上圍都得,反正都唔易估…」肥仔繼續笑,笑得非常之咸濕
 
「哦…咁…」諗真其實都無乜問題,反正只係一個數字,而且我唔信你呢班毒撚團體會估得中。
 
然後我就靠近毒撚俊,係佢耳邊細細聲講左句「33c…」
 
噴…
 
呢個唔係動畫,但毒撚俊竟然真係噴左鼻血出黎,
喂!呢個先係我兩粒鐘前想要既反應囉唔該。
 
「喂毒撚俊你咁樣好撚失禮囉!」肥仔隔離一個曬到黑哂既男仔講
 
「唔好理佢,我地開始估。」肥仔反一反白眼,然後就好認真咁望住我…個胸。
 
佢地決定順次序估,因為毒撚俊知道答案所以無得估,
三個岩岩無講過野既男仔估先,之後到黑炭男,最後到個咸濕肥仔。
 
「34B」「32C」「33D」「35B」
 
哈哈好遺憾,睇黎我可以返去繼續曬太陽啦。
然後我發現到肥仔用好焦急既眼神望一望毒撚俊,然後…
 
佢又露出奸笑…
 
「嘿嘿…33C…」肥仔露出好似拾到一袋藍光AV既奸樣望住我…
 

 
毒撚俊你出賣我…枉我仲咁同情你…
 
「岩…岩左…」我都未出聲毒撚俊就先出聲…
 
可惡!
 
「啦…估中左就要同我地玩一陣波波啦。」肥仔用好曖昧既語氣講
 
「….嗯….」哼,玩咪玩,排球反正我都算幾拿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