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返到屋企沖個涼訓返一教,第二朝好早就起左身,因為根本就訓唔到。
腦海入面一直都係浮現表妹個一句「我鍾意你。」
 
到底點解會變成咁?
表妹幾時開始對我有呢種感情?
 
我…由始至終都係當表妹係親細妹一樣…


一個好細妹…橫蠻,但係可愛,而且好鍾意幫人。
 
原來表妹咁落力幫我變返男仔,就係因為呢個原因…
我唔可以係佢表姐,一定要係佢表哥…
因為女同女…雖然阿kay話係好平常,但始終唔受人容許…
 
平來以為下星期五開始一連三日既宿營先係最大既挑戰
估唔到挑戰原來一早已經到左,我只係蠢到而家先發現
 
表妹會唔會因為咁所以唔去宿營?


無左佢我一個一定攪唔掂…
 
我開著電腦,發現原來我變左女仔之後,都好耐無用過部電腦…
動畫成星期無掂過,同外面既世界接觸之後,換黎就係同舊時既世界脫軌...
 
不如上論壇開post問下人?
但點問出口?
我起身變左女仔?而家比表妹鍾意左點算?
諗起都覺得on居,肯定比人話假膠,FF,無是咁的,負評同收膠
 


心好亂,但原來我根本無人可以傾訴…
學校只有豬朋狗友,老豆長年都係內地工作,阿kay…只係識左一陣,而且佢唔知我既秘密…
可以比我傾訴同分擔既,原來從來只有表妹…
 
表妹…
 
睇黎去宿營前仲有四日,呢件事一定要盡快解決佢…
 
但應該點做,我完全無念頭,我係一個無行動力既毒撚…
即使而家變左靚女,我依然都係無行動力…
出租女友,CAFÉ,去沙灘…全部都係有人帶我去,
 
從來我都係被動個個…
 
我試過禁返D平時追開既動畫黎睇,希望可以轉換下心情


但唔知點解無左個感覺,而且睇到某D露骨位我竟然會覺得唔好意思,
係個心太亂,定係女性心理開始影響我?
 
所以我決定播歌播足一日, 當播到陳奕迅首兄妹…
 
對我好 對我好 好到無路可退…
可是我也很想 找個人陪…
 
不愛相愛的一對…親愛像兩兄妹
 
這樣的關係你說 多完美…
 
點解可以咁到肉?結果LOOP下LOOP下就足足聽左一日…
就係咁無無聊聊,就過左個星期日。
 


星期一,都係無任何計劃。
如果電腦已經無野吸引到我,我又唔出街,咁可以做乜?
唉,我好後悔自己無乜特別興趣,完全搵唔到野消磨時間…
 
係呢個時候,電話響起
 
表妹!
 
唔係…係一個估唔到既人打黎。
女班長,班入面既女神級人物。
 
亦係我想像世界入面侵犯對象既主要人選
 
為左方便班長平時搵人,所以佢有我電話號碼,但平時根本就無打過黎
到底今日打黎做乜?


 
「喂喂?」我將把聲變壓低沉,但感覺都係好怪
 
「喂,你係陳嘉為?」
 
「係啊…」
 
「點解你把聲咁怪既?」
 
「啊…咳…我有D傷風嘛…」
 
「哦,唔嚴重嘛?」
 
「無事…其實都就快好返。」
 


「咁就好,其實我打黎,係想叫你拎返之前借既戰棋返黎學校,
阿達佢地打算今日放學之後玩,所以要麻煩你…」
 
阿達係班入面一個同學,算係女班長其中一個觀音兵,
袋戰棋因為前排表妹突然好想玩,但貴所以買唔起,
我見我地班會有但又擺係到鋪塵就借返黎,估唔到而家先黎要我還返。
 
都好,反正今日無野做…當出去吹下風。
 
「哦…唔麻煩。」
 
「咁唔該哂,一陣見,拜拜。」之後就收左線
 
弊!我又唔記得而家係女仔…
 
因為而家係暑假補習時間,所以學校都有差唔多兩三個年級既人會返去,
所以都會有幾多人,而且年紀會同我差唔多或者比我更加大。
一諗落就覺得唔好意思。
 
點算好呢,應承左人唔通打返去認衰仔?
又搵唔到人幫我還盒野…表妹…唔得。
 
就算話病返發,最多都係拖得一兩日…始終都要面對…
 
所以我決定係中午食飯時間,靜靜雞鼠入班房,放低盒野即刻走人,
如果不幸撞到熟人,只要扮係”我”既家姐,因為”我”病到死死下黎唔到所以代佢黎
 
真係完美。
 
直到我係班房外面望到班房入面既情況之前,我的確係咁諗。
差唔多成半班人係班房入面,好似提前開聖誕節派對咁
書台拍埋一齊,d野食放哂係上面。
 
無錯食飯時間學校明顯已經無乜人,但我呢班就好似特登玩9我咁
呢個情況我行入去一定好奇怪,點解釋得哂?
 
唉,睇黎都係要鬆人,出到學校外面打返比女班長認衰仔算。
 
當我決定走人個陣,有人行出班房,係女班長,
全名叫文冰瑤。
 
「妳…搵人?」冰瑤問我
 
「啊…我…我係黎還返盒戰棋。」我戰戰兢兢咁講
 
「哦…戰棋…你係陳嘉為邊個?」
 
「我係佢家姐…我細佬佢岩岩又病發,唯有由我黎幫佢還囉…哈哈…」
 
「妳係咪唔好意思入去?」
 
「係啊…入面咁多人,有d唔好意思…」
 
「咁等我黎啦」冰瑤幫我拎左盒戰棋「妳等我一陣。」
 
之後冰瑤就行返班房,好快就出返黎。
 
「攪掂啦。」冰瑤向住我微笑,女神級既好人,真係邊到搵?
 
「咁…拜拜啦…」
 
「嗯,其實我都要走啦。」然後冰瑤同我一陣行。
 
「下…妳唔係要補習咩」冰瑤讀書好叻,所以係屬於拔尖既一份子,我記得下午應該仲有堂?
 
「妳又知我地要補習?」冰瑤好奇咁問一問
 
「我…我聽細佬講過嘛,佢啊,真係懶到爆,唔加入一齊補…」
 
「哦…其實我約左人,佢而家係門口等我。」
 
「男朋友?」
 
「唔…未算係…」冰瑤塊臉露出淡淡既紅
 
原來女神已經就快有仔,班入面既厹真係可惜囉,唔知條仔係乜野樣呢
我同冰瑤行到去門口,見到一個男仔企左係到,
 
唔係矮仔, 唔係肥仔, 亦都唔係毒撚, 眼前呢個男仔, 身高起馬有180,
睇身材亦都知道平時有操開, 至於個樣?
 
我一世都唔會忘記
 
係ke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