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Kevin, 一個差d推倒我既人,
我永遠唔會忘記佢…同佢粒震蛋。

Kevin一見到我,露出一個好驚訝既眼神

「你地識?」冰瑤見到我同kevin既反應,即刻問



「更係識啦!」我即刻應冰瑤

可惡,呢條友真係死性不改…比完錢出租女友之後而家溝女神…

「我…我同佢係小學同學。」kevin即刻出聲

「吓!?」我真係好想踢爆佢,話比冰瑤知呢條友唔係好人

「哦…啊…我漏左野係班房…」冰瑤突然講,然後望住kevin「你等我一陣。」



望住冰瑤越行越遠,隔離既kevin首先出聲。

「可唔可以…唔好踢爆我。」

「吓?!更係唔得啦…個晚你想對我做既野,我永遠唔會忘記!」
諗返起真係想作嘔…粒震蛋…雖然好舒服但真係好撚gay

「但最後都無事啦…」

「如果唔係阿kay突然出現,我已經…我已經…」成身又起哂雞皮



「我今次係認真。」

「唔通你個晚唔係認真想強暴我?」

「我…」kevin終於無聲出

我突然覺得心情舒暢,哈哈
呢種原來就係復仇既快感!一陣冰瑤返黎就係你既死期。

「我真係認真…今次係真心去面對冰瑤,無昆佢…而且…」kevin認真咁講「我地係真心相愛…」



「只係一星期你就同我講真心相愛?」



「我同佢識左好耐…」

「咁仲衰!竟然中途去搵出租女友!」

「個日之前我地嘈左一大交,所以我…妳見到冰瑤就會明!」

冰瑤返左黎,見到我仲係到覺得好奇怪。

「咦妳仲未走既?」

「我…」我正打算開口踢爆kevin

「小瑤…我真係好鍾意妳…妳係點諗?」kevin突然開口講



「我…」冰瑤又面紅「我都係…好鍾意你…點解無啦啦咁問喎?」

「家蔚啊」kevin指住我「驚我只係玩玩下,所以要我當面講清楚…」

「我…我…」比kevin食左先機…我而家唔知點講出口…

佢地兩個真係真心相愛…
我做唔出咁殘忍既事…

「咁拜拜囉…家蔚…」kevin一面”唔該哂”既樣望我,然後就拖住冰瑤,越行越遠…
 
 
返到屋企,我仲係諗更冰瑤同kevin件事
到底我岩岩無踢爆kevin係岩定錯?
好明顯kevin同冰瑤兩個真係鍾意對方,踢爆會唔會反而係做錯…


 
我望住部電話,呢件事雖然成功令到我將表妹件事暫時放埋一邊,
但其實只係多左另一件麻煩事,感覺就係背負住一件責任,
但而家同冰瑤分開左,就算想搵返佢都唔易
打比佢?點解陳嘉為既”家姐” 會知道佢電話?講唔通囉。
 
唉,時機已經錯過左,返唔返黎,
但願kevin係認真,會好好愛護冰瑤。
 
我發現我對女神有仔呢件事,竟然用左另一個角度去睇
而唔係妒忌,毒撚對幻想對象女神被搶走既妒忌,
我竟然登其他厹可憐,而唔係覺得自己無機會,
 
仲會驚女神會比kevin呢條友侵犯,就好似當時打算侵犯我咁…
呢種係女仔擔心女仔既想法…


 
死啦,果然我已經比女性心靈慢慢侵占…
果然要盡快買咸書睇,仲要一定係純女…純女!
 
我已經唔敢睇av,因為我怕自己會唔留意d女優,反而留意d男優…
諗起雖然會打冷震,但我真係驚自己會變成咁...
 
嗚啊…唔好啊…!
 
叮噹,有人禁鐘…
 
邊個?
 
我打開門…
兩日無見,佢隻眼腫得好犀利...睇黎佢足足喊左兩日...
 
我以為終於可以暫時放埋一邊,點知妳搵上門…
 
「表哥…」
 
「表妹…」
 
 
表妹坐係梳化,我就拎左張椅坐係佢對面,
我地兩個人都好沉默,無望住對方亦無講到任何野。
 
「「我…啊…」」我地同時出聲…
 
「表妹妳講先…」
 
『個日…』表妹應該係指星期六『好對唔住。』
 
「無…其實我都有唔岩…唔應該同班仔玩…」
 
『嗯,為左表哥你自己著想,係唔應該。』
 
「表妹…我覺得妳講得好岩…雖然唔太明顯…但我覺得自己已經開始女性化…」
 
『啊…』表妹終於望實我『咁…』
 
「咁落去唔得…我明…」
 
『你明…你真係明就好…』
 
「表妹…至於妳係士多隔離同我講個件事…我…」
 
『唔好講。』
 
「吓?」
 
『唔好講,我唔想知道個答案…至少而家唔想知道…』
 
而家唔想知道…
 
『等宿營完左之後再講都未遲。』表妹硬擠出一個微笑『等你搵到你既真命天子之後…』
 
「咁即係妳仲會幫我…?」
 
『更係啦!無論點我都幫你!我講過嫁嘛,你一定要係我表哥!』
 
「咁就好…我好驚我要一個人去面對…」
 
『表哥,我記得你講過無論點都會照顧我…我而家可以答返你,我都係,我點都會好好照顧你…』
 
表妹…妳而家背後真係發更光啊…
 
「唔該哂…」
 
『哈!我開始期待宿營啦…』表妹鬆一口氣咁講『希望…紫晴係你要搵既人。』
 
「點解…?」
 
『咁表哥你就要變返男仔啦!唔係點同紫晴一齊?兩個都係女仔喎!』
 
「嗯…呢個係最好既結果…」
 
『表哥…今晚我可唔可以係到訓?』
 
「吓…」我望一望鐘,原來已經十二點...「好…我訓廳…」
 
『唔洗,我地而家都係女仔驚乜?更何況…』表妹啤一啤我『反正你都同阿kay訓過囉!仲有乜好驚喎。』
 
表妹已經回復返本來咁樣…至少暫時…真係暫時…可以放低心入面個大石…
 
當表妹走去沖涼 (一陣我沖完朦住眼幫你沖!)
我電話突然響起…
 
咁夜係邊個?
 
文冰瑤…吓?
 
「喂…?班長?」
 
『陳嘉為…』
 
「咩事…?」
 
『點解你變左做女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