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點解…」我望一望隔離既表妹,佢都傾更電話「妳會咁諗?」
 
『今日聽妳講解個陣,我見到妳表妹一直都好唔自然…
由其係,講到子朗同紫晴個陣。』
 
我諗起表妹,又諗起士多事件 (呢件事當然無同冰瑤講)
 


「無…應該無乜野,佢只係驚我會離開佢姐…」我盡量婉轉d細細聲講
 
『嗯…或者我係諗多左啦。』
 
「講起拍拖…妳去宿營,唔驚kevin會唔比咩?」
 
『唔會,我地兩個應承左對方要比足夠既自由大家,所以無問題…』
 
「咁kevin...佢唔會跟埋黎可?」
 


『唔會...佢個日好似都唔得閒。』聽完我鬆一口氣『關於kevin….你地兩個,應該唔係小學同學?』
 
「果然乜都昆唔到妳…」
 
『而且…應該發生左d唔好既事。』
 
「嗯…」
 
『但我相信kevin只係一時衝動,終有一日佢會親口同我解釋返…
所以我唔想從妳口中知道發生乜事…』


 
「睇黎冰瑤妳…真係好鍾意kevin。」
 
『嗯…我地係好好既青梅竹馬,只係每次時機都唔岩,
而家好唔容易一齊左…我一定會好好珍惜。』
 
青梅竹馬…我望一望隔離既表妹,我地何嘗唔係呢個關係?
 
『所以,盡量留意下妳表妹,或者試探下佢,可能佢真係有野瞞妳,
而呢個秘密可能足以左右成件事既結果。後日見啦,拜拜。』之後冰瑤就收左線
 
「ok…我試下...拜拜。」
 
隔離既表妹亦都傾完電話。
 


「表妹…」
 
『嘉…嘉為?』
 
「子朗同紫晴個度…妳有無其他野要同我講?」
 
表妹無回答,佢只係愣住企左係到。
 
『…無啦!一早已經講哂…』
 
睇得出表妹講更大話既我,並無嘗試去踢爆佢。
 
「嗯…咁就好。」我笑一笑,然後就繼續行。
 
終於到左星期五,三日兩夜宿營第一日,


表妹好早就到左我屋企,幫我睇清楚有無拾漏野 (帶多條底褲同BRA啊!)
然後係地鐵站等埋冰瑤就一齊出發去碼頭
 
「阿kay呢?」我好奇咁問
 
『…打比佢唔聽。』表妹冷冷地講『肯定又唔知醒啦!』
 
去到碼頭,我發現我地三個並唔係最早到,
子朗同紫晴,臨記同一個未見過既男子已經到左。
 
「「「HI…」」」我地三個同佢地打招乎
 
『HI…』臨記第一個反應『呢個女仔係…?』
 
「我係陳家瑤,家蔚個妹妹。」冰瑤非常從容咁回答


 
『HI家瑤,妳可以叫我臨記,旁邊呢個係邦彥,喂唔好掛住聽歌啦屌你!』
 
旁邊既邦彥只係點一點頭,然後繼續聽歌,
曬得黑黑既佢,比我一種玩世不恭渴望自由既感覺。
 
「等埋個對痴情情侶我地就行啦!阿kay岩岩sd短訊同我講佢遲d自己入。」表妹有d不滿咁講
 
過多一陣,表妹講個對痴情情侶就到左 (果然好痴情,兩個手拖手仲周不時互望)
然後我地九個人就坐船出發。
 
上到船,我地分左前後兩排黎坐,
前面係痴情情侶同子朗紫晴呢兩對組合,
後面就係冰瑤,我,表妹,臨記,邦彥咁坐。
 


係船上面我已經開始留意子朗同紫晴佢地,
我發現旁邊既痴情情侶同佢地完全係一個對比,
痴情情侶除左成日係到傾計傻笑,仲得閒就嘴一嘴,
子朗紫晴佢地就…根本就無點講過野,兩個都係就咁坐係到。
 
可能今日我同子朗暫時都無互望既關係,暫時都無出現個種食春藥既感覺。
 
旁邊既臨記又係咁聊表妹講野,如無意外佢真係對表妹有意思,
但表妹絕對就無呢個興趣,因為表妹鍾意既人…係我
 
令我更感奇怪既係坐係我隔離既冰瑤,
今日既佢無好似前日咖啡店個陣咁興奮同大膽,
終於變返平時係學校個個女班長,冰雪聰明。
 
然後突然,
『家姐,不如同我去個邊吹下海風?』冰瑤問…
 
家姐?
 
「吹風…好…」
 
表妹有d驚訝咁望住我同冰瑤,由於比臨記聊更所以佢走唔甩。
 
然後我就比冰瑤拖住行去船既另一邊。
 
 
望住個大海,而家船通往更一個對我黎講好重要既地方…
 
『妳表妹個度…點?』冰瑤問
 
「妳講得岩…表妹係有d野唔想講比我知…」
 
『唯有寄望佢既秘密唔會影響件事啦…』冰瑤嘆氣
 
「嗯…」
 
『放心,我已經諗左d計幫妳。』
 
「大概呢?」
 
『我覺得,首先妳地都清楚嫁啦,就係要知道實際對象係邊個…』
 
「你知唔知道…?」我心諗冰瑤妳咁聰明…大概已經估到?
 
『我唔清楚,妳而家當我係先知咩!』
 
「無…因為妳之前真係太勁…」
 
『只係妳地做野太露骨太顯眼,先會比人發現咁多野姐。』
 
咁又係…
 
『所以,為左確實知道對象係邊個,首先一定要製造一個比你地獨處既情況…』
 
「獨處?」
 
『嗯…兩次,一次同子朗一次同紫晴。』
 
「妳已經諗好左點做?」
 
『大概…但到時情況或者有變,我自己而家都唔清楚宿營既活動係乜!』
 
「咁獨處之後呢?」
 
『到時就靠妳自己拾生啦。』
 
「下?」咁刺激?
 
『相信妳既感覺,妳會知道妳到底應該要點做,
仲有到時我同妳表妹一定會係妳附近。』
 
嗯…最後都係要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