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我同表妹同冰瑤三個係廚房洗更野,
點解唔叫紫晴入黎呢,因為我地三個係到傾更計劃
 
「咁而家應該點?」
 
『嗯…既然對話唔得,咁就需要一d事件。』冰瑤講
 


「「事件?」」我同表妹同聲問
 
『嗯…一種事件,容易令你地自己行動既事件。』
 
「咁要點?」
 
『跟我黎。』冰瑤拖住我行出廚房。
 
出到去,冰瑤同坐係梳化上面紫晴講『紫晴,樂宜希望妳入去幫手。』
 


紫晴「ok…」之後就走左入廚房,我望到同樣係梳化上面既阿kay…佢訓著左。
 
之後再行出屋,行到去整更爐個班男仔個度
 
『我地買漏左一d野,而家要同家姐出去買,你地有無野要買?』冰瑤講
 
咦?
 
班男仔都表示無野買…之後
 


『喂子朗,可唔可以同埋我地一齊去?』冰瑤講
『你知道啦…而家咁夜…我地兩個女仔…好危險…如果有色狼...』
 
哦…
 
『我可以同你地一齊去架!』臨記講
 
『你信唔過。』冰瑤一句彈返去
 
臨記好誇張咁扮一個中槍動作,之後訓低。
 
『唔…』子朗望一望屋入面,見唔到紫晴『就咁話。』
 
冰瑤…妳真係好野。
 


之後我地三個踩車出返去超市,中途都係得冰瑤同子朗講野。
係超市買完野之後 (中途冰瑤走左去打電話,但我同子朗都無講野)
 
當我地準備踩返車返去個陣,冰瑤突然大叫
 
『啊…我唔見左銀包…』冰瑤好緊張咁講
 
下咁大獲?但諗深一層,應該係冰瑤既計劃?
 
『可能岩岩漏左係超市…子朗你可唔可以同我一齊去睇下?』
 
『好…咁家蔚呢?』子朗問
 
『家姐留係到睇住d野同單車…而家解左鎖驚會比人偷…呢到咁光猛佢一個唔會有事既…』
冰瑤扮到好焦急咁講


 
『嗯…咁我地行。』子朗講
 
喂喂,妳洗開左子朗咁咪得返我一個?計劃得我一個點進行?
望住子朗同冰瑤越走越遠,我自己就一個on99企係到。
 
但好快,有人出現係我面前。
 
『hi...』個個人講
 
點解…kevin會係到?
 
 
 
「你想點?」我下意識即刻問。


 
『嘿嘿,更係想完成返上次公園未完成既事…』Kevin面上一壞笑
 
「你…你咪亂黎啊!」我向後退兩步「我…我叫架!」
 
『哈…到妳享受個陣自然會叫嫁啦…係淫叫。』
 
「…喂!有人想…」想叫個陣比kevin掩住個口
 
「嗚!嗚嗚!」我開始嘗試爭扎
 
『唔玩啦,係冰瑤叫我黎。』kevin講
 
我停止爭扎,kevin見我無爭扎就放開隻手
 


「冰瑤叫你…黎?」我懷疑咁問
 
『嗯,話要幫妳手。』
 
「幫我手?點幫。」
 
『我都唔知,佢話總之就等佢電話到。』
 
「唔…」
 
既然kevin識黎呢到,我估的確係冰瑤話比佢知,但為左保持安全,
我同kevin都係保持左一米距離,過多陣,真係有電話打黎。
 
『啦…』kevin遞過電話比我睇,真係冰瑤『喂?小瑤』
 
聽聽下,kevin個面白左一白,然後『ok…就咁話,拜拜。』
 
「冰瑤想點?」
 
『總之簡單d講,就係重現返個日發生既事,英雄救美。』kevin好無奈咁講
 
「吓?」what the fuck?
 
『妳個fd,叫子朗可,而家返更黎,一陣我扮想攪妳,妳就扮反抗。』
 

 
『之後子朗見到就應該會趕走我,就係咁,妳盡量配合啦。』
 
「咁…咁幾時開始…」
 
『而家…』講完,kevin即刻變面『八婆!竟然瞞住我帶冰瑤黎宿營!妳係咪玩野啊。』
 
「下?…喂喂…」kevin變得咁快,我反應唔黎
 
『睇黎真係要做返d野威脅妳!…嘿嘿嘿…』然後kevin又開始行埋黎
 
喂!kevin你真係可以去做tbb做合約演員…
 
『一於拉妳去隔離草叢個度拍返幾張閃卡…等妳成為我既奴隸!』
 
閃卡?奴隸?
 
之後kevin拉住我件衫,真係用力拉...
 
喂,假戲真做?
 
「唔…咁樣好似…唔好啊…」我都唔知我到底係配合更,定真係自己意識講出黎
 
『喂你做更乜!』一把男聲趕到
 
碰!
 
『啊!』kevin比子朗打左一拳,但呢拳好似唔係好大力,都無打甩kevin。
 
果然係一個操開一個書生,無得比。
 
 
『屌你…你乜水啊!』kevin講
 
『我係佢朋友!』子朗毫無懼意咁講
 
好man啊…
如果子朗係話女朋友你話幾好呢…
 
喂!點解你要咁諗?冷靜,陳家蔚…陳嘉為!
 
『…你因住!』kevin扮到氣急敗壞走左
 
雖然我知道kevin你查實一d都唔痛,但呢個情況你都要走嫁啦。
 
『家蔚…妳無事嘛?洗唔洗報警?』子朗問
 
「啊…唔洗…」我望住眼前既子朗,開始又面紅…「冰瑤呢…?」
 
『佢…銀包搵返啦…之後佢話要係超市再買d野,
擔心妳所以叫我返黎搵妳先…估唔到真係發生左事…』
 
「嗯…你趕到真係太好啦...」
 
之後,短暫沉默。
 
「子朗…」我開始開口
 
『家蔚…?』
 
「你真係…」我心跳開始又加快「對我完全無印象?」
 
『我…唔好意思…我真係唔記得我係更早之前有見過妳…』子朗答
 
「如果…我…」我股起勇氣「話我鍾意你呢!?你都完全無感覺?」
 
『下?』子朗用難以置信既表情望住我『我…我有女朋友…所以…無...』
 
「女朋友….紫晴...」
 
『…可以咁講…』
 
「嗯…我明白。」我覺得自己突然好空虛,個胃就好似比人抽空左咁。
 
『啊…冰瑤返黎啦…』子朗講
 
『…無事發生啊嘛?』冰瑤問
 
「無…更係無啦。」我硬擠出一個微笑
 
『咁行囉…』

係踩車返去途中,我回想返岩岩既情況…
子朗對我完全無印象,即使我嘗試告白…結果一樣…
 
越諗,雙眼就越黎越朦朧…
然後feel到塊面濕濕地…落雨?
 
定係...我喊更?
 
我記得我已經幾年無喊過…點解…
 
點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