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咁子朗即係唔係嘉為要搵既人?』表妹問
 
係燒烤途中,我地三個行埋一邊傾返岩岩件事
 
『即使告白咁激既事佢都醒唔起任何野,但都唔代表佢唔係…』冰瑤冷靜地分析『家姐妳點諗呢?』
 
「我…我唔知…」


 
『嘉為…你無事嘛?』表妹難得地無用”表哥你好失敗”黎教訓我。
 
『嗯,但總算知道子朗係無前世記憶,下個到紫晴。』冰瑤講
 
老實講我而家真係無心情理其他野,食野都無味…
原來告白失敗係呢種感受,我男仔個陣都未試過…
 
燒烤完 (我無點食過野),我地就去左附近個沙灘行夜沙,
冰瑤中途走左去講電話,我估佢應該係去左搵kevin,


 
行一陣,我地九個人坐係沙灘旁邊既圓形石椅,
吹水既吹水,打啤牌既打啤牌,我而家既心情完全融合唔到呢個氣氛。
 
最後紫晴同痴情女話覺得有d凍,
所以一行人就返返去度假屋。
 
最後返返度假屋,我地九個依然圍圈坐係廳既地下,繼續岩岩做既野。
 
『不如…我地黎玩遊戲啦!』阿kay提議


 
『玩乜?』臨記問
 
『嘻嘻…另類既國王遊戲,我見過人玩既!感覺好唔錯!』阿kay講
 
國王遊戲,即係一個人做國王,然後可以命令人做任何野…
的確好適合係宿營呢d時候玩既野…
 
『至於點唔同呢…臨記,比副啤牌我...九個人...岩岩好...』
 
阿kay係牌到抽左兩張J,兩張Q,兩張K,兩張A,一張JOKER,
洗亂之後就分比我地九個人。
 
『你地可以望一望自己張牌,睇下邊個係JOKER…』
 


JOKER…我。
 
「我…」我舉手
 
『咁妳而家可以提議一個大懲罰,如果之後有人完成唔到命令就要接受呢個懲罰…』
 
懲罰…我完全無念頭,亦都無心情去諗。
 
「我諗唔到…阿KAY妳諗啦不如…」
 
隔離既表妹即刻開大眼望我,表情係『唔好啊!』
 
『嘻嘻,我諗既話…你地唔好咁望住我喎,好啦好啦我諗簡單d既…男就…
聽日去沙灘就埋係沙入面,只係露出頭,之後我地玩朦眼扑西瓜遊戲!呢樣野日本好流行嫁!』
 


咁叫簡單?
 
班男仔即刻露出好驚既眼神。
 
『女就…』阿kay靈機一觸,係佢自己個袋到拎左一樣野出黎。
 
貓耳。
 
『阿kay妳去宿營都帶呢d野?』臨記好驚訝咁問
 
『我之前係元宵見到幾得意咪買囉!女既…就聽日戴呢個貓耳戴成日啦!』阿kay笑笑口咁講
 
我完全明白點解表妹用「唔好啊」既樣望住我。
 
小惡魔阿kay。


 
而家連女仔都露出驚訝既眼神,貓耳…戴一日…
冰瑤妳真係好彩,竟然呢個時候走左去…定妳一早遇到會有呢d事情發生?
 
但諗深一層,我而家抽中左JOKER…咁應該係國王?所以應該無事…?
 
『之後,表姐妳選個人丫。』阿kay講
 
而家我地九個人 –
我,表妹,阿kay,子朗,紫晴,臨記,邦彥,痴情男,痴情女。
 
「表妹…」我指住表妹,表妹即刻啤一啤我
 
『王樂宜,妳而家可以諗一個命令,而呢個命令就係抽中J個組人要做。』
阿kay講『妳可以望清楚妳張牌再決定。』


 
原來係咁,即係如果J唔係自己,就可以玩一D好爆既命令…
如果J係自己,命令就可以簡單D,輕鬆嬴
表妹再望清楚自己張牌,之後
 
『咁J個組人…嘴對嘴啦…』表妹命令,我見到子朗同紫晴好似有d反應…唔通…
 
『嗯…唔洗開始住,係全部命令都決定完先開始,到王樂宜妳再選個人…
呢個人既命令就係Q個組人要做既野』阿kay接住講
 
『咁…』表妹指住痴情女
 
痴情女望一望自己張牌,最後都係決定Q個組人都係嘴對嘴,然後痴情女竟然簡阿kay決定K既命令。
 
『車,你地咁玩無意思既』阿kay望一望自己張牌,笑一笑,好明顯佢唔係K
『K個組人其中一個咬一啖香蕉,之後比另一個人吞!到你,臨記。』
 
妳果然係惡魔!
 
臨記望一望自己張牌,笑一笑『咁A個組人…可以掂一掂對方個胸!』
 
全部女仔即刻望住臨記…包括我
 
『死變態!你分明係A啦!』阿kay即刻講
 
『嘿嘿…掂一掂姐,又唔係做其他野!你自己個個都唔好得去邊啦!』臨記講
 
『咁又係…』阿kay講
 
『咁…』紫晴開口,有d擔心咁講『做唔到就一定要接受懲罰?』
 
『唔係』阿kay唔係望住紫晴,係望住我『呢個就係呢個遊戲既特色,joker。』
 
「吓?」我好驚訝,原來我都唔安全?
 
『joker可以自己決定幫唔幫做唔到命令既個組人,
同組入面其中一個人做返一次個命令,如果做左,個組人就唔洗懲罰。』
 
哦…咁我一定係選擇唔幫…你死你地事。
 
而家命令係
A 組 - 掂一掂對方既胸
K 組 - 一個人咬一啖香蕉,之後比另一個人吞
Q 組 - 嘴對嘴
J 組 - 嘴對嘴命令由反方向開始,即係A>K>Q>J
 
之後佢地開始開牌,臨記一路開一路奸笑…點知
 
邦彥同佢都係A。
 
『我屌!』臨記即刻爆粗
 
『哈哈哈哈』阿kay爆笑『掂胸丫啦,你地兩個男仔自己掂飽佢啦。』
 
『可惡…二份之一機會都唔中…啊啊啊!』臨記再講,用憎恨既眼神望一望邦彥
 
『等等,唔好掂住,我去拎相機影低。』之後阿kay走左去拎相機
 
『可惡…邦彥,我地一於唔做!』臨記望住我『家蔚一定會幫我地既…可…』
 
「我…」掂胸?彩你地都傻「諗下…」
 
『臨記…唔好搏。』邦彥終於開口講野『如果joker唔幫我地,
咁我地就要埋係沙到比人玩朦眼扑西瓜遊戲,如果係阿kay扑…』
 
臨記塊面即刻變白。
 
『我認命。』臨記講
 
終於,兩個男仔就好無奈咁互相掂對方既胸,
阿kay係隔離用唔同既角度影相,我見佢已經笑到標哂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