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作為毒撚時期既我,同其他毒撚唔同,我並無想追求既對象,
因為我只係沉醉係自己既幻想世界。

而家變左女仔兩個星期…我發現自己其實真係好在意一個人…子朗…
但我知道元兇,並唔係我既男性靈魂,而係前世既我…

而呢個元兇,驅使我岩岩幾個鐘之前同子朗告白...


而家諗返真係覺得好羞恥…

Gay同愛慕,兩個念頭同時存在係我腦海,我覺得我遲早會爆。

「我…唔識講…大概無…掛…」無理由係紫晴面前講出岩岩既事…

『表姐妳講到咁曖昧既?』阿kay問

「唔知…好多野都發生更…連我自己都唔清楚…」呢個係事實



『嗯…咁我唔迫妳啦!』阿kay講

『同我情況咁唔同既!衰人鄭青琪!』表妹好不滿咁講

『妳還妳…表姐還表姐…完全係兩回事…喂!王樂宜妳咪亂黎呀!』

都未講完,表妹就撲向阿kay到,表演一場好失禮既兩個女仔互騷既畫面。

『哈哈哈哈…投降投降!』阿kay係到大笑



『知道我利害未…知道我利害未!』表妹繼續係到騷阿kay既腰

就係咁,深夜既girl talk就此完結,
話時話,阿kay妳自己既事都未講過,
不過算,我都唔想再挑起呢d咁既話題。

之後我地就出返去,佢地三個女仔(阿kay,表妹,冰瑤)搵多一個男仔繼續打牌
我就終於可以加入佢地winning行列

果然玩呢d game女仔身體完全係無影響,
班男仔見到我玩得咁好都跌哂眼鏡。

大約玩到四點,痴情情侶終於返左黎,睇佢地個樣應該係唔知邊到大戰左好多個回合,
然後我打到攰攰地就決定訓先。



入到房,見到紫晴已經好似隻小貓咁訓左係一張床上面,我估另一邊應該係留比子朗,
所以我就決定訓另一張床。

就係咁,驚險既宿營第一日結束。
 
 
訓訓下feel到有人上左我張床,之後仲企圖搶我張披,
不過由於好攰既關係,所以都無留意係邊個…
 
點知再訓落就越黎越對路,越黎越迫…
終於我彈起身,終於發現原來我左右都有人
左邊係表妹,右邊係阿kay,我真係好似三文治咁比人夾住
 
三個人訓係一張中型size床,實在係太誇張
我諗起某套動畫既nice boat ending,


唔得,即刻落床,表妹同阿kay都訓得好好,所以無比我嘈醒。
 
我望一望紫晴個邊,發現佢都係一個人訓更…子朗唔係佢隔離。
 
咁奇怪?
 
我細細力打開房門,見到子朗…訓係梳化上面。
 
唔撚係掛?
 
話時話,冰瑤呢?唔見左人既…
 
我拎起部電話,原來只係七點鐘…即係只係訓左一陣…唔夠…
頭仲有d暈…
 


無理由同表妹阿kay三個人迫床…而家睇黎只可以選擇訓係紫晴隔離…
大家都係女仔,無問題既。
 
然後我就盡量細細力訓上紫晴隔離,希望無嘈醒佢,好快我就進入夢鄉。
 
唔知訓左幾耐,我一打開眼…發現紫晴面紅哂咁望住我…
 
「早晨…」我講
 
『早…早早晨…』紫晴口窒窒咁講,即刻另轉身。
 
「妳醒左好耐?」
 
『唔…唔係…都係岩岩醒…』
 


「嗯…」我望一望另一張床,已經空左「阿kay同表妹佢地呢?」
 
『佢地去左沙灘啦…叫我地梳洗下就一齊去喎…』
 
「嗯…」
 
我落床,望一望電話,十一點半。
 
『啊!』床上面既紫晴好似突然醒起一樣野『阿kay叫我地記住著埋比堅尼係身喎…』
 
我都唔記得比堅尼呢樣野…
 
所以由我去廁所先,梳洗加自己換比堅尼,
表妹已經遇左可能會出現無得幫我著比堅尼既情況,(因為阿kay成日攪事)
所以黎宿營前個日已經迫我苦練著比堅尼既技巧 (仲要朦眼換)
 
而家我更係彩佢都傻,呢d實戰情況朦眼一陣著得唔好點算。
 
足足整左半個鐘有多 (沖涼,化妝,著比堅尼再粒多件TSHIRT),終於攪掂。
出到去,我見到紫晴已經準備好。
 
「咦?妳唔洗沖涼換衫?」
 
『其實…』紫晴又面紅『我已經攪掂好。』
 
「下?」但係廁所岩岩我用喎「幾時既事?」
 
『好…好早…只係整完覺得眼訓…所以再訓多陣…』
 
攪掂所有野再訓?咁奇怪?
 
「咁我地行囉…其實我都有D肚餓…」
 
『等陣…有野樣要比妳睇…』紫晴面又紅,之後係台上面拎起…對貓耳
 
之後戴上頭。
 
『因為懲罰...所以阿kay要我戴半日...但我實在...唔敢...所以...
我...我想比家蔚妳睇左先…覺得點?』紫晴問
 
好可愛。
由其係咁怕羞既紫晴戴…特別可愛…
 
「好好睇…真係好適合妳…」
 
『咁就好。』紫晴嫣然一笑『行囉。』
 
原來紫晴留係到,就係為左比我第一個睇佢戴貓耳?竟然係咁?
 
 
因為離沙灘都有段路,所以我同紫晴就兩個人慢慢行去

「話時話,妳今日無帶眼鏡喎?」

『嗯…聽阿kay建議…試下帶隱形眼鏡…妳...覺得點?』

雖然紫晴帶眼鏡都好有味道,但係無戴的確更加突顯到佢塊面既可愛之處…
已經係同冰瑤差唔多對等既女神級…

「好…好可愛…」我表示「真係好可愛…」

紫晴望一望我,眼睛水汪汪『雖然戴落真係唔太舒服…但係…』紫晴兩頰緋紅
『我的確覺得係唔同左…』

「嗯,換下形象都唔錯啦…係呢,子朗呢?」

我一提起子朗,岩岩仲露出滿足表情既紫晴即刻面色一沉。

『佢…同阿kay佢地先去左沙灘…』

「點解你地唔一齊既?」

『子朗…子朗話唔想比我見到佢比人埋落沙…』紫晴閃閃縮縮咁講

「哦…」

的確係幾尷尬,我估我既另一個心靈都唔想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