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我地都無再深究d乜,就繼續宿營既活動,
打下牌,打下機,然後就訓教,渡過第二日既宿營…
然後聽日下午就坐船返歸...
 
因為兩位男士 (臨記邦彥) 扮紳士訓廳,
紫晴就同冰瑤訓,所以我難得地可以一個人獨佔一張床…
 


當我訓訓下,有人叫醒左我…係冰瑤同表妹。
 
『我地有d野…想同妳講。』冰瑤對住訓到傻傻地既我講
 
我落床,打開手機,原來已經朝早六點…
 
行出去度假屋外面,呼吸既係郊區既清新空氣。
 
『係時候坦白啦…』冰瑤一講,唔係望住我,係望住表妹…
 


『無…無錯…我係一早就知道…子朗同紫晴件事...』表妹口窒窒咁講
 
『而且…如果我無估錯既話…諗呢個假扮情侶遊戲既人都係妳啦?』冰瑤再追問
 
『係…』表妹將個頭另埋一邊,細細聲咁講『係我…』
 
『果然無錯…妳所知既事對家蔚件事好有影響…』冰瑤嘆氣咁講
 
『有乜影響姐!?佢地兩個情侶同表哥件事…』
 


「其實我同意表妹…佢地係唔係情侶對我都無乜影響姐…?」
 
大概係…
但如果一早知佢地唔係情侶既話
或者我對子朗既行動...會不由自主咁升級...?
 
『有…有一樣好關鍵既事…』冰瑤搖住頭咁講
『並唔係情侶,而係佢地係孖生姐弟呢點…』
 
「「唔明」」我同表妹同時講
 
『我覺得我開始明白點解而家個情況係咁微妙…
靈魂係比身體吸引住…而唔係靈魂吸引靈魂…』
 
冰瑤講埋一d好玄既野…令到我更加不解


 
「所以…?」
 
『子朗吸引到妳,係因為佢個樣似妳上世既情人。』冰瑤講
 
「嗯…」
 
『至於紫晴點解話見過妳,係因為妳上世情人既靈魂就係佢身上。』
 
「下?」我比冰瑤咁衝擊既言論嚇到
 
『所以,佢心入面上世既靈魂會因為妳而家既外表而受到吸引。』
 
「咁…」
 


『所以佢先會話曾經見過妳,而且佢對妳有明顯既好感。』
 
「妳咁講即係我上世情人既身體同靈魂…」
 
『分開左,無錯。』
 
「但…但點解會發生呢個咁既情況?無理由架喎…」
 
『有理由,就因為佢地係孖生姐弟…所以唔係無可能…』
 
「咁…咁…」我覺得我已經無言
 
『當然啦,而家我地已經到左一個無人發現過既領域…
所以我都唔肯定我講岩…但…呢個係唯一講得通既論點…』
 


我仲係聽到呆左…表妹都同我一樣…露出好驚訝既眼神
 
『所以,妳要搵既人…正確d應該係紫晴,而唔係子朗…』
 
「但佢係女仔…我而家又係女仔…」
 
『咁就係一開始既錯…係上天開既玩笑…』冰瑤好乾脆咁講
 
哈…哈…唔通真係連個天都唔鍾意我?
 
「但…妳一定有方法架喎?冰瑤!妳玩過呢d遊戲架嘛…」
 
『無…無咁複雜…』
 
「下…?」


 
『始終係遊戲...邊...邊有咁複雜...』
 
然後我第一次,見到冰瑤用一個迷茫既眼神望住我。
 
『我真係唔知道可以點做…』
 
原本以為今次宿營可以圓滿解決我件事,估唔到係宿營既尾聲,
等待我既係一個更加未知既開始…
 
 
而家係回程既船上面,
我同冰瑤企係船既另一邊,望住汪洋大海…
 
宿營的確係幾有意思既活動,但我本來既目的並唔係咁…
子朗同紫晴件事,係冰瑤既幫助之下,
的確係前進左一步,但發現既,係後面仲有千千萬步…
 
到底我仲可唔可以變返做男仔?唉…
 
『其實件事都未必係咁難既…』
 
「唔…?」
 
『如果妳下定決心去追紫晴…或者妳可以變返做男仔?』
 
「或者…?點解妳要用疑問句?」
 
『唔知啦…既然妳前世都可以因為一個理由將妳由男變女…咁或者…
紫晴既前世會因為同一個理由將佢由女變…男…?』冰瑤有d面紅咁講
 
「咁即係…如果我追紫晴…我都可能係維持女仔…然後…然後…」
 
我腦海突然浮現一個我赤裸裸訓係床上面,
然後眼前係男版紫晴 (子朗女人型版)既畫面…
 
唔得…
 
唔得…唔得…唔得…唔得…唔得…唔得…唔得…唔得…唔得…唔得…
唔得…唔得…唔得…唔得…唔得…唔得…唔得…唔得…唔得…唔得…
唔得…唔得…唔得…唔得…唔得…唔得…唔得…唔得…唔得…唔得…
 
「唔得...而且紫晴如果真係變左男仔,佢自己都一定接受唔到…會癲架!」
 
唔係人人都可以好似我咁,咁容易接受新事物!
 
『嗯…以紫晴既性格…真係有可能…就算係我…我都唔得…』
 
「所以…呢個方法睇黎行唔通…」
 
『唔得既話…就係plan b…』
 
「plan b…」
 
『就係咖啡店講個個方法,搵一段更加轟烈既愛情…
令到前世既妳都阻止唔到既愛情…咁佢或者會放棄…』
 
「咁我就可以變返男仔…」
 
『就算變唔返男仔…都唔洗驚另一半變成男仔…然後…』我估冰瑤都聯想到我諗既畫面,所以咁講…
 
「嗯…但呢個對象…我無...」
 
『妳表妹…唔得?』
 
「表妹…?」
 
『我睇得出妳表妹係對妳有意思…』
 
「嗯…但係…」
 
我又諗返士多事件…
表妹仲等更我一個答覆,原本限期就係宿營之後…
 
「我…做唔到…我表妹係真心對我…我唔可以當佢係水泡…
或者係計劃需要既一部份…」
 
『家蔚…我覺得妳要用另一個角度去諗。』
 
「嗯?」
 
『妳應該要用一個開放既角度去睇呢件事…』
 
「即係…?」
 
『妳覺得妳地無得再進一步…係因為妳一直當樂宜係妳親妹妹一樣。』
 
「嗯…因為老豆長時間係內地,表妹可以話係我唯一既親人…」
 
『就係咁,妳就困左係妳自己定既框框入面。』
 
「吓?」點解女仔講野都咁複雜?
 
『妳應該唔好當佢係妳既親人,當佢真係一個女仔…咁或者…成件事會唔同。』
 
「即係…妳要我試下?」
 
『用第二個心態,唔好當佢係妹妹,當佢係異性既好友,同佢出下街玩下…
睇下感覺有乜唔同,真係唔得囉…到時再算囉…』冰瑤簡單咁講
 
唔知係咪我真係進入唔到女人既思考領域,
我覺得咁樣都係同當表妹係水泡無乜唔同。
 
冰瑤好似知道我諗乜一樣,即刻反一反白眼
 
『總之,妳既思想真係要進化下,家蔚。』
 
落左船之後,
我地一行人係碼頭附近商場餐廳,食完野就散,
我同表妹係同路,不過冰瑤為左同我再討論d野,所以暫時跟埋一齊。
 
「今次…真係唔該哂,冰瑤。」
 
『唔洗…其實都幫唔到好多,唉,我真係失敗。』冰瑤自責
 
「唔係…如果比著我地兩個…肯定乜都做唔到…」
 
『總之,之後幾時搵我幫手都得…我一定樂意幫忙…』
 
「嗯…唔該哂…」
 
『咁我走先啦,要去搵kevin。』冰瑤笑住講
『希望船上面講既野妳真係考慮下啦,無論係為左邊個。』
 
「嗯...」
 
之後冰瑤就走左,得返我同表妹。
 
『船上面…?講左乜?』表妹一面疑惑咁望住我
 
「秘.密。」
 
『衰人!話比我知呀!』表妹好不滿咁講
 
係我諗清楚之前,就比d時間我考慮下啦…表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