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望住眼前呢個岩岩發表出咁成熟言論既堂兄,
我覺得稍微對佢有小小改觀…
 
『你地岩岩係到傾乜野啊?』堂姐問
 
『無,家蔚妹妹好似有左所以我比d建議佢。』堂兄RR大腿講
 


…往我仲對你有少少改觀。
 
『下!?』表妹好激動,一面「唔撚係掛」既樣望住我『嘉…嘉嘉為妳有左?』
 
『幾多個月?係咪堂弟既?』堂姐反而係好興奮咁望住我
 
妳地唔係信呀話?
 
「我只係玩完過山車唔舒服嘔咋…」我好無奈咁講
 


『原來係咁…好…好彩…』表妹聽完我解釋之後鬆一口氣
 
『仲諗住會有滿月酒飲tim。』堂姐反而好失望,妳而家係我阿媽咩
 
『咁即係嘉為你而家無事啦。』表妹講
 
「嗯…大概。」
 
『咁…下個目標係瘋狂過山車!』堂姐即刻講
 


…早知我真係扮有左算。
 
望住眼前呢個又黃又紫既過山車,
睇黎呢一關我都係過唔到…
 
連續幾個倒吊圈圈,我又諗起final destination 3既一幕,
部車反轉停左係圈圈上面,之後成個人係高空跌落去…
 
嗚啊…諗起都鳩縮...但我而家無鳩...
 
『無事嫁喎…嘉為…』表妹又係隔離安撫我
 
「真…真係?」我抱住懷疑既態度問
 
『嗯…呢個雖然刺激過越礦飛車,不過都無乜野姐其實。』表妹再講


 
多謝哂。
 
堂姐同表妹又係坐最前排,我今次都係坐後一排,隔離係一個某生男仔
 
『hi,妳好緊張喎,第一次玩?』隔離個男仔問
 
「邊邊邊…有有…緊…緊張…喎。」我口窒窒咁講
 
『無野既,有我陪住妳。』個男仔單一單眼,我即刻起雞皮。
 
之後部車開始爬升,然後…
 
啊!
 


…轉完未啊…啊!啊!
係咪世界末日…天旋地轉!
毛主席萬歲!!!
唐英年早逝!!!!!
 
啊!
 
啊啊啊啊啊啊!!!!!!
 
*
 
『嘉為你真係好失敗。』表妹望住企都企唔到,跪係到既我講

『家蔚妹妹…妳無事丫嘛…』堂姐問



「等…等我抖下…」

我做男仔個陣雖然都唔算大膽,但都唔至於咁失敗,
而家變左女仔唔知係咪膽細左…已經受唔起好大既刺激…

最後跪左三分鐘 (隔離有d人以為我喊,係到議論紛紛,仲有人係到影相)
終於企到,不過都係唔穩陣,由堂姐扶我去旁邊一張木椅到坐

『阿哥又唔知死左去邊!』堂姐好不滿咁講

「唔係到仲好…」唔係肯定又激死我

『咁嘉為你休息陣…柔姐姐我地去玩海盜船囉。』表妹指住附近既海盜船講

『好呀…應該玩返d輕鬆野。』堂姐和議。



咁叫輕鬆?咁叫輕鬆?
之後佢地兩個就走左去玩海盜船,由我一個坐係到休息一陣

唔知係咪錯覺,我硬係覺得有好多人係到偷拍我,
由其係個d手渣住iphone,i9000既人,扮哂上網其實將個鏡頭對實我
所以我都不示弱,舉起自己部n73盡遮住自己塊面。
但越黎越唔對路既係,我發現有條友直程拎部單反明目張膽對住我黎影

「夠啦喎!」我好激氣對住個個人講,即刻又chok到個胃

『咦又係家蔚妹妹。』

又係堂兄你…

『原本張相個題材係叫做”正在思考的美女”,但既然係家蔚妹妹妳,就唔出得街啦。』

「哦。」唔該哂喎

之後堂兄又坐左係我隔離,拎塊布繼續抹相機螢幕。

「睇黎以達哥哥你真係好鍾意影相喎。」

『嘛…影相同拍片係我既生命。』堂兄好認真咁講

有目標既人果然係唔同d?

唔~天氣不似遇期,但要走 電話響起,係紫晴。

「喂?」

『喂…家蔚,記唔記得聽日約左妳食飯…』紫晴問

「啊…我記得…」其實我唔記得,因為堂兄堂姐件事…「但係我可能唔得啦…」

『點…點解…?』紫晴問

「因為…我朋友親戚黎左,我要帶佢地去玩…」因為堂兄係隔離,所以要講朋友親戚…

『朋友親戚…又關妳事?』

「總之遲下再解釋…或者約遲幾日…遲幾日我應該得…」

『嗯…就咁話…拜拜…』紫晴非常失望咁收左線

「拜拜…」

『女朋友?』一收線堂兄即刻問

「點會?我有男朋友架啦。」我自己
「講返岩岩個問題…以達哥哥你最鍾意影乜。」

『我最鍾意同專長…係裸體攝影。』堂兄好從容咁道出事實

…早知唔問。

「啊…呢d野…係外國…應該無乜野?」

『嗯,d女完全唔mind,佢地真係當呢d係藝術,唔似亞洲呢邊,收收埋埋。』
堂兄突然另轉頭望住我『家蔚妹妹妳有無興趣?』

下?
 
裸體攝影?堂兄你傻左?
 
「更…更係無興趣啦!」
 
『哦…真係估唔到喎。』堂兄語重心長咁望住我
 
而家既堂兄,望住我既眼神同冰瑤個種x光眼神不謀而合
我反射性將雙手抱胸。
 
「你覺得我似呢d咁開放既人咩。」我嬲嬲地咁問
 
『唔係…更係唔係。唉,要搵亞洲人影係唔易架啦。』堂兄嘆一嘆氣
 
為左自身利益著想,我無再提起呢個話題,
坐多陣,堂姐同表妹就返黎。
 
『海盜船真係唔錯。』表妹講
 
『嗯…不過唔算好刺激囉,當呼吸下新鮮既空氣。』堂姐接住講
 
妳地真係痴線。
 
因為都已經下午兩點半,我地求其去左一間餐廳食野,
當然,係由堂兄比錢 (收唔收歐羅?)。
 
一食完,堂姐即刻提議玩翻天覆地 (一個接近180度旋轉既機動遊戲)
 
「我…我都係pass。」我舉手同堂姐佢地講
 
再玩你地真係可以call定黑車。
表妹用”表哥你真係失敗”既樣望住我,之後「堂姐我地兩個玩姐!」
 
結果,得返我同堂兄兩個。
 
『家蔚妹妹,有無邊到想法?』堂兄問
 
邊到都唔想同你去…
 
『不如上下個摩天塔?我可以影下相。』
 
「嗯…就咁話…」反正都無定去,坐係到又驚比人聊。
 
結果我地去左排摩天塔 (一個會慢慢上升既旋轉高塔),
其實都無乜人排,d人都係鍾意玩刺激類既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