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上到頂,堂兄就一直係到影相,我就無無聊聊望下風景。
老實講我呢種唔玩得刺激遊戲既人黎公園真係無乜意思,比多次機會我一定唔鬼黎。
 
『老實講,家蔚妳既身材真係唔錯,真係好素材黎。』堂兄影影下相無啦啦同我講
 
死心啦你。
 


『人一世物一世乜都要試下,好多機會錯過左就無。』
 
錯過左就無…如果我變返男仔…就要同呢個身體講再見。
 
『不如整返d野做下紀念,等大個可以回味下。』
 
回味下…到時我可能真係會後悔點解唔襯係女仔個陣影多d相…
 
『最多試下著衫影d風格相先,覺得岩feel先繼續囉。』
 


嗯…咁樣又好似唔錯…值得諗下…
 
「我…我考慮下。」
 
 
『諗下啦,唔得都無所謂,決定權係妳到。』
 
「嗯…」
 
聽聽下我都覺得堂兄講既野未嘗唔係無道理…


堂兄你係外國係咪做推銷架…講野咁勁既…
 
出返塔,我地就會合返表妹佢地,之後我地一齊去玩熱帶激流
然後係滑浪飛船 (嘉為你透bra啊!) (阿哥你咪亂影!),之後去左睇海洋劇場
睇完已經黃昏時間,我地決定玩一轉摩天輪就落返山
 
『啊!今日真係好盡興!』堂姐講
 
「妳開心就好啦…柔姐姐。」
 
『我就覺得麻麻。』堂兄講
 
『阿哥!』堂姐即刻抱怨
 
『我指d女…好麻麻。』堂兄RR面再講


 
『咁仲衰!黎樂園只係掛住睇女。』
 
『男人係視覺既動物。』堂兄講
 
見到堂兄堂姐既對答,我就諗起我同表妹…我地既關係何嘗唔係咁
我望住表妹,佢都係笑笑口睇住堂兄堂姐佢地,我覺得佢都係諗更我諗既野。
 
我下定決心,堂兄堂姐呢件事完結之後,我就會下一個決定…
 
睇完熊貓之後,我地就離開樂園,坐返車出金鐘,
四行人去左食自助餐 (阿妹,我份糧就無哂啦…)
 
食食下,堂姐無啦啦問『家蔚,妳今晚係咪都返嘉為屋企?』
 


「我…」我望一望表妹,佢都望住我
「我今日應該返一返屋企訓…都幾耐無見過屋企人啦…哈哈…」
 
『唔…咁聽日去邊好呢?』堂姐好興奮咁問
 
『阿妹,或者聽日唔好煩佢地啦…我地自己去長洲』堂兄講『我想影下風景相。』
 
「唔…唔麻煩!」我即刻講「真係唔麻煩。」
 
『阿哥你都講得岩…』堂姐難得地和應堂兄『咁我地聽日自己行動啦。』
 
見到堂兄堂姐主意以決,我都無講D乜。
食完野之後,我同表妹送走左堂兄堂姐,之後兩個人企係街到…
 
「咁…」


 
『去我屋企訓啦,就咁話。』表妹好開心咁講
 
之後表妹就拖住我,兩個女仔一齊行去巴士站。
 
 
去到表妹屋企,伯父伯母原來已經一早訓左,
我地就去左沖涼 (我當然比人朦住眼),
之後著返表妹既睡衣 (上面胸部位置有d緊,我唔好意思同表妹講)
然後我地就坐左係床上面,表妹係到睇小說,我就用佢部電腦上網。

『你堂兄堂姐真係幾得意。』表妹一路睇一路講

「嗯…」



『由其係你堂兄,講野真係好風趣…雖然有時係會聽唔明佢講乜啦。』

表妹妳聽唔明真係好事黎

「係咩,我只係覺得佢講野好下流。」

『下?乜表哥你都會咁諗?』表妹好懷疑咁講『你地男仔唔係一擔擔咩,都係咁下流!』

「我係女仔啊!」我衝口而出,然後發現我講錯野「而家係…」

表妹一聽完我句野,即刻停止再望本小說『表哥…』

「我…我只係講錯野…」

『唔係…你無講錯野…』表妹露出有d驚既神情

「我…係講錯野呢…」

『唔係…表哥…你係咪又嚴重左?』

「嚴重左?點解表妹妳要講得咁奇怪…」

我估表妹口中既"嚴重左"係講更我越黎越女性化既問題。

『表哥…你有乜野唔對路要我同我講啊…我…』表妹面紅一紅『我一定會幫你…』

邊有唔對路喎,我只係鍾意左睇世界一初戀,
同特別掛住我細佬之嘛!有乜唔對路姐!

「邊有唔對路…」

『表哥,我問你一個問題…林峰同陳偉霆,邊個靚仔d?』

林峰同陳偉霆…一個好明顯係人造人,一個我唔知佢係邊個…

但分別去諗呢,林峰個樣就好似成熟d, 而且d情歌都算幾好聽啦…
首let get wet又濕哂身咁…D肌肉係幾吸引…
至於陳偉霆呢,佢個樣都算幾有魅力既…係屬於美男子型…
而且又識跳舞喎…年中都應該殺唔少妹妹仔…

嗯…

『表哥…』表妹好驚愕咁望住我

「呃…真係幾難簡…」呢個問題的確幾苦惱。

『表哥…』表妹再重覆一次…

「比多少少時間我…表妹。」林峰定陳偉霆好呢…

『表哥...』表妹已經眼濕濕『你竟然唔即刻答兩個都唔靚仔…』

「點解要咁答?」

『表哥…』表妹終於喊左。
 
 
「表…表妹!點解妳無啦啦喊?」表妹突然喊起上黎令我不知所措
 
『表哥…你仲唔明!你仲唔明…嗚…』表妹一路喊一路講
 
「只係一個問題之嘛…」
 
然後,係毫無預兆既情況之下,
表妹突然除左佢件睡衣,露出淡黃色既bra…
 
「表妹!妳做乜除衫?」我好驚訝咁問
 
『表哥…嗚…』表妹神情緊張咁望住我
 
「表妹…妳著返衫先!會冷親啊…」
 
『而家暑假呀!』聽完我講,表妹喊得仲勁
 
「但…但係開左冷氣…」我已經開始攪唔明表妹係到做更乜
 
『我…嗚…無眼睇啦…』表妹著返衫,之後就轉身訓教『關燈!』
 
「表妹…」
 
『唔好同我講野!』
 
關完燈之後我都訓落床,但根本就訓唔著,
一直係到諗更岩岩發生既事,到底表妹係到做乜?我完全毫無概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