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嗯,我想講呢番說話好耐啦,今日終於有機會講。』堂兄好滿意咁講
『張相其實係我外國既朋友影,佢比我睇要我比返d意見佢…』
 
「哦…?」真係咁?
 
『但點講呢,燈光擺得唔好,而且角度亦都應該要調調,
不過好彩個model身材唔錯,而且都做得出成熟男士既韻味。』


堂兄好pro咁解釋『家蔚妹妹妳過黎睇下就明…』
 
「唔…唔好比我睇。」我用手遮一遮自己既雙眼,
因為我覺得自己會不自覺留意個男model下面「如果只係睇呢d…我就出返去啦…」
 
『唔係唔係…我係想比返我之前影既相比妹妹妳欣賞下姐…啦...妳睇下。』
 
我慢慢將手鬆開…而家螢幕既相真係第二樣野黎,
並唔係裸男裸女,而係一張好特別既湖區風景相。
 


「哇…」我比眼前既相吸引,慢慢行近堂兄…部notebook到…
 
『坐上黎啦…』堂兄拍拍張床『有排睇。』
 
我坐上床上面,繼續望堂兄影既相「呢到邊到黎?」
 
『愛爾蘭既Killarney National Park。』
 
『點啊…聽完有乜感想。』唔知過左幾耐,堂兄終於問



「好…好犀利。」我真係好驚嘆,完全估唔到堂兄去過咁多地方,
而且影相技巧…真係好似好勁咁…

相中有時會出現既男女model,都好出色咁表現出唔同既神情同動作,
同背後既美景形成左一個完美既組合,
根本唔係而家時下所謂既籠友影既相可以比美,至少差左幾個檔次。

『仲有幾日就要離開香港,我希望可以係香港影一輯類似咁既相…
但要搵人真係唔易…所以…之前咪同家蔚妹妹妳講過既…考慮成點?』

「嗯…」睇完堂兄之前影既相,的確令我放心不小
「如果唔係裸體攝影既話…我…或者可以一試…」

『咁就好,一於聽日啦…』堂兄好開心咁笑一笑



「但係聽日…你點同柔姐姐講?」

『無乜野,帶埋佢去咪得囉,其實好多時佢都跟我周圍去影相,
只係佢唔鍾意入鏡咁解。地點我諗好架啦…聽日一於由我帶路。』堂兄拍拍心口講

「嗯…」

『至於之前我影既裸體相,其實我部機都有…妳睇下。』

「咪…咪…咪亂黎啊」我即刻又反射性遮一遮眼

『無野架喎。』

我鬆一鬆開手指,露出少少空隙,相入面係一個用背脊朝鏡既外國裸女,
因為背脊對鏡既關係,所以三點都不露。



「咦…無露點既。」我細細聲講

『我唔太鍾意影露點照,當然唔係無啦…但兩點係極限。最主要都係不露。』堂兄好從容咁講

「哦…」

『係咪覺得安心好多呢…如果妳肯影…』

「唔肯!裸體乜野我先唔制!」
我即刻回應,之後就拋低有少少失望既堂兄就走出房。

我入返房打算換衫,電話突然響起 唔~天氣不似預期~ 係冰瑤。

『喂,家蔚…唔好意思啊…kevin突然帶左我去旅行…聽唔到妳電話。』


冰瑤好抱歉咁講『呢幾日有無發生乜野事?』

「其實都無乜野…已經諗好左解決方法…搵日再同妳解釋…」
我突然靈機一觸「冰瑤,聽日有無興趣一齊去影相?」

老實講,多個人保險好多。
 
第二朝,我同堂姐好早就起左身,
奇怪既係,堂兄竟然唔係屋企。

『佢話要準備d野,所以一早就出左去。』堂姐講

「下?準備乜野?」我好奇咁問

『要影好相,服裝器材都好重要,佢係香港都有朋友,所以出左去拎。』



「哦…真係玩到咁pro?」我諗起琴日堂兄比我睇既相

『阿哥就係係呢d位置先會咁認真。』堂姐嘆氣咁講

「嗯…」睇得出。

結果,我,堂姐,表妹同埋冰瑤首先去到元朗站,之後係到等堂哥。
目的地毫無懸念,就係南生圍。

等左差唔多三個字左右,終於見到堂兄背住袋野加拖gift係西鐵站出黎。
…你而家返大陸咩。

『哇…重死人…嗄…嗄…』堂兄喘哂氣講

「呢袋野都係服裝?」我好驚訝咁問

『唔指…仲有好多其他野…一陣你就知。』
然後堂兄注意到冰瑤『咦,有個唔識既靚女喎。』

『你好,我係文冰瑤,你可以叫我冰瑤。』冰瑤講,今次佢唔洗扮我妹妹。

『我叫以達,冰瑤妳好。』堂兄突然好浮誇咁震一震
『嘩,後宮開咁大會唔會好危險?』

「「邊個係你後宮啊?」」我同堂姐同時講

『哈哈,以達哥哥你真係風趣。』冰瑤笑住講

…仲好危險tim。

去到南生圍,就開始堂兄拍攝之旅

『就呢到啦…呢個位唔錯。』堂兄打開個gift,入面好明顯係一d攝影器材

『嘩…以達你玩得好勁呀…』冰瑤見到d器材即刻講

『更係…準備充足係好重要…啊…仲有d衫,妳地可以試下,
就咁套上去就得…唔洗除而家著個件…』堂兄指住佢袋野講

之後係堂兄指引下,我同冰瑤 (表妹同堂姐只係係旁邊睇)
影左好多唔同姿勢同表情既相,當然仲有兩人既合照,詳細就唔係到多講。

冰瑤一路影都好輕鬆,反而我就好緊張,
果然冰瑤平時都比人影慣…完全唔會怯場。

『good,妳地兩個真係好夾,十足十兩姐妹咁。』堂兄一路影一路講

『嘻,過獎啦。』冰瑤回應

堂兄係影相個陣真係全程投入,本來既怪人氣牆完全消失無遺
真係令我放心不小,所以我都好放心交比堂兄去影。
 
就係咁,我地邊轉地方邊影,好快已經黃昏。

『啊…我今晚約左kevin,要走先。』冰瑤突然講

『我都答應左屋企人今日要返屋企食飯。』表妹都有d唔意思咁講

『咁今日就去到呢到啦…等我拾完相曬完先寄返比妳地。』堂兄講
『阿妹妳今晚係咪約左香港d姐妹去蘭桂坊?』

『係啊…三年無見啦…而家真係好緊張。』堂姐好興奮咁講

『咁我同家蔚妹妹返去先,今日影到隻手好攰,我果然老啦…』22歲既堂兄繼續強調自己老。

最後我地五個人就係地鐵站散,得返我同堂兄兩個。

「咁我地坐咩車返去?」

『我call左的士,要去還返d野比fd先,一齊架啦?』堂兄指一指個gift

「嗯,有免費的士更係坐。」

結果目的地,係一個類似攝影專用會所咁既野。

『我有個死黨係到做,所以先借到d器材咋…
如果唔係就會錯過左影一輯好相既機會。』堂兄好認真咁講

「嗯…果然有興趣係容易識到唔同既人。」

『唔係啊,妳都識好多人。話時話,今日個個靚女冰瑤係咪妳講個個女仔?』

「邊個?」

『似妹妹但係同妳告白個個啊…』堂兄問

「更…更係唔係…都話左我朋友唔係我囉。」

『哦…』堂兄好明顯唔信,行到去counter『喂,阿星,我搵阿志黎還野啊。』

『阿志出去左食飯啊…你將d野放入佢間專用房啦,你知邊到架啦』
叫阿星既人除左一邊耳筒,unun腳咁答。

『更係知啦…』之後我同堂兄就行左去轉角既一間房

所謂既專用房,果然都係拍攝用,房為長方形,白色牆身,而且都幾大下,
一入房正中間係一個純綠色布幕,右邊係櫃和台,上面都放左唔小裝飾用物品,
花瓶等等,我估係影相個陣可能會用到既工具。
而左邊,就有張床係到,我估平時班人都鍾意影完相唔返歸就係到訓。

『記住扶實個門。』堂兄同我講,之後就拖住d野行床個邊。

「哦。」我聽堂兄講,用單腳頂住個房門,繼續睇間房其他既飾物。

堂兄將d野放係床隔離,之後...竟然爬上張訓係到。

『哇…張床都幾大張喎…阿志真係識嘆…家蔚妹妹過唔過黎試下訓?』

「咪…」我面紅「咪玩啦!你仲細咩!」

因為我激動得濟,隻腳鬆開左,結果度門就「啪」一聲關埋左,
當我試下打開佢…竟然打唔開。

…fu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