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所以而家既情況係,我同堂兄係一間大房入面,房入面有張大床。

『家蔚妹妹,妳電話收到幾多格?』堂兄坐係床上面問

「我…」我望一望我部n73,無信號「無…零格…」

係呢個重要時候就收唔到!死人3台,死人李+誠!



『我都係。』堂兄搖一搖佢部i9000

「如果拍門你估出面d人聽唔聽到?」我企係門口 (為左同堂兄保持距離) 問一問

『我唔睇好,有時d人會係到拍影片,mv,所以隔音設備都幾勁。』

「而且…」我諗起counter個個叫阿星既人,帶住耳筒係到聽歌…
指望佢都係死得人「咁呢到有無攝錄機呢d野嫁?」



『有時d人興起會係到做私人野,所以好小會裝呢d野。』堂兄繼續答

隔音好…私人野…床…隔音好…私人野…床…嗯…完全明白。
呢個到底係乜撚野情況啊!

『所以我地至少要等到阿志食完飯返黎。』堂兄得出結論。

「咁我估好快姐…食餐飯。」

堂兄嘿左一聲『好難講。』



之後係短暫既沉默。

『既然係咁…不如影下相消磨下時間啦…』堂兄提議『反正呢到有齊工具。』

「你唔係指…個樣野啊…」我諗起琴晚堂兄比我睇既裸照

『唔係既,影普通相都得。但如果妳係信得過我既話…』堂兄好正經咁講

「信…信得過你…?」

回想返今日係南生圍既影相過程,
我睇得出堂兄影相係真係為左藝術…
並無其他奇怪既念頭…或者下流既想法…



但係裸照…但係裸照…呃…

堂兄見到我咁焦慮既樣,即刻講『家蔚妹妹我知妳諗更乜,
我都講過,我並唔鍾意影露點照。平時都係借下鏡,
或者拎道具遮下重要部位,問題其實真係不大。』

無錯…如果只係咁…咁其實都無問題姐?

既然我隨時都有可能同而家呢個身體講再見…或者…
或者…就當係紀念…乜都好…

試下都無壞?
 
嗯…



「好…」我有d怕羞咁下最後決定「我…試下…但一定唔露點啊!」

『當然當然。』堂兄好滿意咁點左下頭『嘩…終於有亞洲人肯比我影。
咁妳首先過黎係床上面,除淨bra同內褲,我去準備d器材工具先。』

之後堂兄就落床開始行動,拎起腳架個d工具。

我睇得出堂兄好興奮 (係因為有女睇定因為有相影呢?)
我慢慢行上張床坐係到…之後除左件tshirt…同女裝短褲…

而家既我又緊張又有小小覺得羞恥,
加埋一齊竟然有一種…莫名其妙既興奮感覺?

『攪掂未?』堂兄已經好快手set好野,企係房中間問一問我



「ok…」嗯…我發現我身體又開始有d熱…

『嘩…妹妹你身材同外國個d真係有得比。』堂兄有d驚嘆咁講

「…你…你再咁講我就唔再繼續架啦!」比堂兄讚一讚我反而有d唔好意思

『哈哈…讚下姐都唔得。黎,拎住呢個花瓶。』
堂兄拎住個花瓶 (上面有枝花) 之後遞比我,
接手既過程我唔小心失手倒瀉左一d水係地下。

『其實好簡單姐,妳背對住我,頭另過黎小小露側面,之後雙手拎住個花瓶。』

「咁…br…bra…呢?」我好緊張,講野口窒窒

『妳可以背住我除,我唔需要睇。』堂兄亦係非常正經咁講



一個真係為藝術投入既人真係對其他野係無感覺…?
而家既堂兄就比到我呢個感覺…

之後我背對住堂兄,慢慢解開個bra扣…露出兩個大玉兔 (佢當然睇唔到)
之後…我就跟足堂兄既要求,頭側一側,背脊一樣對住鏡頭…之後拎住個花瓶…

第一次比異性 (定…定係同性) 面前著咁少衫…同係沙灘著比堅尼唔同…
感覺真係好唔同…係另一種羞恥感。

『好..就係咁…就係而家咁。家蔚而家妳諗下…近期有乜野煩惱..越煩就越好…』
堂兄企係相機後面講

煩…煩惱?
煩惱?我諗起紫晴…係我旁邊走過…雖然係為左我地雙方好…但我真係傷害左佢…
我又諗起表妹…佢等更我一個答案…一個用男仔身份問答佢既答案…
 
『唔錯,就係呢個表情,good』我聽到幾聲”唰”,堂兄已經影更
『good,之後妳放低個花瓶,小心唔好打瀉,之後單手拎住枝花…』

我將個花瓶放係床頭 (當然首先披住棉披,好小心唔比堂兄睇到我個兩粒櫻桃。)
之後就抽起枝花。

『維持返岩岩個動作,但今次單手拎住枝花,放係嘴既前方小小位置…
嗯…大概係咁,而家...家蔚妳諗下,妳心入面最重要既人。』

「下?」我好驚訝咁望住堂兄

『嗯…最重要既人。』堂兄再重覆一次

最重要既人?下…咁突然…完全係考起我…但…但係…

…真係咁難諗…?我發現我竟然好快就諗到個個人…
並唔係我前世情人既轉生…而係…

一個我一早已經當係自己家人…一個肯同我一齊分享快樂與悲哀時光既人…

表妹…

雖然表妹係蠻橫任性,但從來都無放棄過我…
其實每次表妹話我好失敗,我都有一份慶幸,有一個咁既人存在去話我…

我微微一笑…

『good,就係咁!』又幾聲”唰”『攪掂啦,妳可以著返個bra先。』

「下?影好啦?」我緊張咁問,之後拿拿臨戴返個bra

『未…只係換個動作同道具…』堂兄見我著完,行埋黎『個花瓶等我拎走佢...哇!』

「嘩!」

碰!

因為地下有水既關係,堂兄一個失足,跌左上床…
而我亦因為比堂兄嚇親,大字形訓左係床上面,堂兄就係上面維持住orz既姿勢…

...

無錯…事情就係咁發生。

時間就係咁停頓左幾秒。

『哥哥的話…可以哦。』

…呢句野唔係我講既。

「你死啦你!」就係咁,我送左堂兄一拳。

『講笑姐…哈哈。』比我一拳打落床而家坐係到地下既堂兄講

「一d都唔好笑…」我已經著返衫褲,裸體攝影正式完結

『咁而家即係唔影啦?』堂兄問

「當然。」已經乜興致都無哂

其實我岩岩真係以為堂兄會霸王硬上弓,但除左個句”哥哥的話…可以哦。”
佢都無做過其他實際行動。

睇黎我真係有d過敏…完全係中左書所講既「多慮而且好易迷茫」
同埋…「對性表面抗拒…但其實心入面有種好奇…」

我真係咁?我真係咁!?我不能接受.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