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女人就係咁樣先靚。』堂兄再講『我唔知妳有乜野煩惱…
但唔好比呢種情緒控制妳…妳要記住,呢個世界總有好多歡樂既事。』

「哥哥…」我望一望眼前既堂兄…你而家好似耶穌啊…

『我好小可會講咁正經既事,哈哈。』堂兄RR頭講



我收返岩岩句野。

『你地係到講乜?』堂姐返左黎係到問

『無野…我將d相叫家蔚妹妹交比堂弟姐。』堂兄講

『夠鐘啦…我地要走啦…』

去到離境區,堂姐用好失落既眼神望住我…然後…衝埋黎攬住我…



『家蔚妹妹,要幫我同堂弟講我地狀況好好啊…』堂姐喊住講

「我會…我一定會…」我都開始有d眼濕濕…女仔唔通真係易喊d?

『嘉為有妳咁好既女朋友…我真係好…嗚…好開心…』

「哈哈…妳係佢媽咪咩…」我將我幾日既諗法講出黎,然後,我終於都係喊左…

『嘉為一早已經無左媽媽…所以…或者咁都唔錯啊…』堂姐喊住講



堂姐…我係嘉為啊…我真係好想講…我就係妳堂弟陳嘉為…
 
『夠啦…阿妹,妳喊到家蔚妹妹件衫就黎濕哂啦…』堂兄係隔離講

『嗚…咁我地行啦…再見啦…家蔚…』堂姐講

「柔…姐…我…可唔...可以叫妳一聲...堂姐?」我一路喊一路講

『當…當然可以…我好榮幸tim!』喊到妝都化哂既堂姐,笑中帶淚咁講

「堂…堂姐!」之後我望住堂兄「堂兄!我隨時歡迎你地返黎啊…」我大聲講出黎

『一定…拜拜啦…家蔚...』堂姐好開心咁講

『再見啦…記住我所講既野,嘉為。』堂兄望住我講



嘉…嘉為?

『人地叫家蔚啊!』堂姐拍一拍堂兄心口講

『哈哈…我講錯咋講錯咋…個讀音咁似!』堂兄大笑

然後,堂兄堂姐兩個就轉身入左離境區…
雖然堂兄最後所謂既講錯令我有d疑惑…但佢地已經走左…

我心裡面下左個決定,下次,我一定會以陳嘉為既身份,去見佢地…
或者…其實去英國搵佢地都唔錯?

等更車個陣,我打左個電話比表妹,都係唔通…
我決定留個言「表妹…妳咩事?再唔通我就黎妳屋企搵妳…」



我有d野要同表妹妳講…唔可以再遲…

經過堂兄多次提醒,我已經明白到…

表妹…妳要等我…

當我就快去到表妹屋企樓下,我電話響起 你叫我最快樂你也叫我最心痛愛在迷惘中
係表妹。

「喂,表妹妳呢幾日發生乜事?」我一聽電話即刻講

『下?…我…我無野。』

「表妹…我而家係妳屋企樓下,我有d好重既野同妳講…」



『咁岩既…表哥…我都有…』聽得出表妹既聲音好似…喊完黎?

「咩事?不如落黎先講?」

『唔得…我…我唔係屋企…』

「咁…係乜野事…」

『表哥…我開始左…』

「下?咩開始左?我...我唔明?」

『我…我拍更拖…同臨記拍更拖。』
 


「表…表妹…」我唔敢去相信我岩岩聽到既野…

無可能…無可能…表妹幾日前…先話仲等更我個答案…
無可能…無可能…無可能…無可能…無可能…無可能…無可能…無可能…無可能…無可能…

『表…表哥?』

「我…我…」表妹...我...

之後大約十來秒我地都無講到野…然後…表妹終於開聲

『表哥…係咪都有野同我講…?』

「我…」我想講既野…已經再講唔出口…「我只係想同妳講堂兄堂姐已經返左去…唔係乜特別事...」

『哦…』

「咁無野啦…哈…我今日好早起身…想…想返去…訓…」我又開始眼濕濕「訓…返…訓返陣…嗯…」

『表哥…你對我同臨記拍拖…有乜想法…?』

「想…法…?」點解仲要問我?我…我唔識...我唔識識答啊…



「恭…恭喜哂?」把聲仿佛唔係由我口中發出…

又靜左十秒…

『嗯…多謝表哥…咁拜拜啦…』表妹好平淡咁講,然後收左線。



而家就算世界末日黎到,我都唔覺得有乜奇怪。
我恨點解今日天氣會咁好…就好似有心恥笑我咁…

返去訓返教…嗯…咁就做…可能我醒返…會發現其實一切都係夢…
原來堂兄堂姐仲未走…
我地仲係係南生圍…
表妹仲係我隔離…所有野都未發生…
我會即刻同佢講…

即刻同表妹講…

我…

我…表妹…

已經…

所有野…都再返唔到去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