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我望一望套小炎服...
嘩…條裙咁短既…仲有…仲有個黑色褲襪…我做左女仔咁耐都係著短襪咋…
褲襪到底點著架…

『家蔚…洗唔洗我幫妳?』已經換好小圓衫既小蝶見到我咁疑惑咁望住褲襪,即刻問

「唔…唔洗…」我嘗試將個褲襪夾硬套入腳…



『家蔚!唔係咁著嫁…會爛嫁!』小蝶即刻講『等我幫妳…』

我唯有等小蝶幫我著…

『哇…家蔚妳隻腳真係好幼啊…又長…』小蝶好羨慕咁望住我雙腳,攪到我好唔好意思

著褲襪既感覺好奇怪…就好似有樣野包圍同保圍自己下身一樣…
初初就有d緊…但過左陣就意外地…覺得溫暖同舒服...?



但短裙就真係…下面始終都係空飄飄咁…好無安全感。

就係咁,我而家就著住魔法少女小炎既cosplay服,
嘩…小蝶佢地講得岩…我個氣質cos小炎真係一流…唔怪得個毒男話乜都肯…
 
鎖完私人物品入櫃之後『我地出去囉!』小蝶好興奮咁講

下?出去架啦…好似唔係咁好意思…喎…

我地五人組一出去到,就已經即刻有一班人行埋黎想影相…


我地就行埋去玻璃窗個邊,比個班人影…

『小炎…表情可以cool d…』小蝶…唔係…小圓我同講

D人不斷係到影,又同我地個別去影 (當然搵我影既人特別多)
我以為人數會越黎越少…點知事實係…越黎越多,我地差唔多係比人包圍…

唔知係咪之前南生圍同裸體攝影有過經驗…
我發現我對比人影相開始無咁抗拒…
反而仲覺得有d開心…但係緊張當然都係有啦…

然後我地轉移場地,入左去場地入面比人影…
影影下我發現左兩個熟人…阿澤同阿沖…

『喂阿沖你睇…個小炎好撚正啊…』阿澤講



『一陣我要影相…阿澤你幫我影…』阿沖講

『屌你正丫喂...我又要影…影完一陣到你幫我…』阿澤再講

唔知點解,比陌生人影我覺得無問題,
但比熟人影硬係覺得怪怪地 (即使佢地唔認得我),我決定暫時鬆一鬆人先…

『小…小圓啊…』我同小蝶講『我要去一去toilet…等我一陣…』

「好…好丫…」

之後我就襯阿澤阿沖佢地唔為意個陣行開左。
決定周圍行陣先返去…我先唔想成為佢地兩條友既戰利品然後放上facebook。



『小姐…可唔可以同我影左張…』

「好啊。」

呢個動作係我行既途中已經重覆左十幾次。

唔知幾時開始,我已經開始習慣比人注視…
或者做女仔呢二十日…我已經變得有自信左…
唔再係閃閃縮縮無存在感既小毒撚…

呢個就係做索女既好處…
一個人自唔自信…好大原因都係取決於佢地既外表…

唉…呢個就係命運…



就係我打算去toilet既時候,突然有兩個唔識既毒撚出現係我面前。

其中一個,就係個個「佢肯著小炎件衫我乜都得」既毒撚,
而家佢dup低頭,落哂汗好緊張,另一個就笑笑口

『喂,你講左架…我真係估唔到佢真係會著…』笑笑口個毒撚講…

『小炎…小炎…我…』

我總係覺得唔方好野,下意識向後退左幾步「你…想點...?」

『無…我個fd同我打賭話如果妳真係著左小炎衫就…哈哈…』笑笑口毒撚抱腹大笑

「就…點…?」影下相我無所謂…但如果…



『錫你一啖。』dup低頭毒撚講…

「痴線!」我即刻應。

咪撚攪我!
 
「唔好講笑啦!」我好激動,又向後退多幾步

『小姐…哈哈..』笑笑口毒撚已經標哂眼淚『佢份人就係講得出做得到。』

佢做得到關我咩事喎!

「我…不如影下相算啦…」我嘗試去提議第二個方案...

『就比我錫啖啦…小炎!有今生無來世啊!』dup低頭毒撚突然就撲埋黎

嘩,狗衝呀!?

碰!

有人一拳打飛左個毒撚,邊個咁好波?

一個完全估唔到既人 - 邦彥

呢個感覺就好似回到當日宿營子朗打kevin一樣,唔同既係,
一個無奶力,一個就打到個毒撚飛左幾呎遠。

『我地走囉。』邦彥同我講,之後捉住我隻手…

「啊…下?」我都未反應得黎,就比邦彥拖住行…

去到一個無乜人既位置,邦彥望一望我,噗一聲笑左下。

『哈…點解妳會著成咁?』邦彥微笑問

「唔…我個人興趣,唔得咩…」比熟人見到我而家cosplay更,真係怪怪地

『妳好似係樂宜既表姐…叫…叫家…家蔚。』

「下?原來你岩岩救我個陣唔認得我?」我好驚訝咁問

『無錯…我從來都唔識點去認人。』邦彥講『而家就醒返起。』

「點…點解你會係到既?」我完全想像唔到一個咁鍾意聽歌 (明顯係外國歌)
又成身曬到黑 (明顯成日做運動) 既男仔會黎動漫節…

『我其實係到開工…搬搬抬抬咁。』邦彥講

「哦…」

Dead air左幾秒,我先發現邦彥原來仲捉緊我隻手…

『啊…』邦彥好似終於發現左,即刻鬆一鬆手『唔好意思。』

「唔洗…我要多謝你先岩…唔係你我岩岩就會比個男仔強吻…」諗起就覺得成件事好尷尬

『妳好似唔係幾舒服咁?洗唔洗我送妳返去?最多我請半日假…』

「唔…唔洗?我自己返去得架啦…」

『哦…咁拜啦。』邦彥揮一揮手,之後好瀟灑咁轉身走人

「拜…拜拜。」

唔舒服?邊到唔舒服?我摸一摸自己塊臉…原來真係有少少熱…
再望一望電梯玻璃鏡反射既自己…面仲好紅tim…

隻手…仲有岩岩邦彥隻手既餘溫…

原來男仔隻手係咁結實同溫暖?我真係想像唔到…

嗯…唔好諗咁多...返去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