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我完全估唔到冰瑤會講d咁既野…

我記返起之前咖啡店冰瑤知道我想做返男仔個陣講左句…
『真係浪費哂明明妳而家個身份一定殺死唔少仔

『無…我只係好奇問下…其實做女仔都有好多好處啊…妳又咁靚女喎!
而且妳身為男仔個陣…又…我都唔知點講。』

我明妳想講乜,又毒,又無存在感,又無自信…



「我…我…其實都…明…」我明…我真係明…

『唔知啦…只係有時我會係到諗…家蔚妳做返男仔…真係會開心咩?』冰瑤再講

「開心…當然…開心啦!」

『嗯…嘛…我只係無聊諗下姐,家蔚妳千其唔好放係心入面!』冰瑤即刻解釋
『無論妳點諗我都會繼續支持妳!』

「唔會…真係唔會…我無野…」



『咁真係拜拜啦…我仲要溫書…真係好難呀…』

「拜…拜。」

收左線之後,有個聲音問我…你做返男仔,到底開心係邊…?
變返男仔,繼續做毒撚…繼續比人無視…
連而家唯一支持我做男仔既力量…表妹都已經…

我…



或者…繼續咁落去…都…都無壞…?
 
冰瑤既諗法足足糾纏左我成晚…

做女仔…或者真係一件好事…?
結果,我將做女仔既好與壞做左個詳盡既分析。

壞處,視姦啊…語言強姦啊呢d…其實已經有d慣…開始覺得無乜野…
反而最接受唔到既,就係成日遇到d變態既男仔!
只係變左二十幾日…就已經遇到好多個…kevin…星期日個毒撚…

好處,就係又可以扮靚…又可以著靚衫…可以比好多人注視…
最重要…可以比人錫…比人保護…



唔似做毒撚,乜都要自己照顧自己…永遠自己一個…無自信無人理…

我又諗起邦彥…做女仔…或者…就可以投入佢既懷抱…
感受下男仔胸膛係幾咁溫暖…幾咁可靠…

嘩…諗起都…嗯...


我上返論壇,睇返類似「比著下一世你可以選,你會做男定做女…」既post
發現好多人都希望自己可以做女仔…當然…要係靚女…
靚女就係唔同d…做乜都會順順利利…

....而家我咪就係靚女囉…唔洗等下一世…我已經係靚女…

既然變返男仔既過程會咁艱難…


做乜仲要辛苦自己喎…

就係我努力思考個陣 (已經變左只係分析做女仔既好處)
MSN又有人搵我,係GAY不可失…阿澤

『喂屌你阿為,你星期日唔黎真係走寶,有個cosplay好撚正啊。』

「哦?cos乜。」雖然我已經想像到個答案…

『小炎啦…係五人組黎…但個小炎真係特別正…』

果然係講更我…

『我淨係諗返佢隻腳已經J左四次啦,真係正撚到呢...』



想起我…單單想起我隻腳就J左四次?
死…死…死變態!

「你個死變態!」我將諗法化為字打出去

『點解咁激動喎,比著係你都會J埋一份咋。』

我先唔會J自己咁變態!更何況我而家都無J…

『最衰無同佢合照…真係好可惜…』

而家我真係好慶幸我當時走開左,唔係一定成為你條變態仔既一星期素材
由頭髮玩到腳趾甲…諗起都打冷震。
 
我有個衝動想block左眼前呢條變態仔,


但諗諗下,呢條變態仔之前都分享左唔小好野比我 (我d精選片有幾套都係佢推介)
就放過你一次啦。

而且阿澤讀書都幾叻,係暑假既拔尖班一份子,
佢成日同我吹噓補習可以坐冰瑤後面真係好爽,
雖然真係好煩,但我有咩學習問題其實都係搵佢幫手…

不過阿澤你始終都係觀音兵嫁啦,人地冰瑤而家有仔,哈哈。

咦…係喎,講起拔尖班…

「拔尖班唔係好唔得閒咩?你條友仲咁得閒日日去動漫節既?」

『下?你講乜野呀?』

「黃sir啊…唔係物理科要測驗咩,我聽人講既。」我當然唔話比佢聽係冰瑤講

『你聽邊個9up啊,咪on9啦,暑假補習仲要測驗我一定唔撚返。』

「咁即係無測驗?」

『無啊,你好撚長氣啊,到底邊個老點你啊…』

...

聽阿澤咁講,又無理由係昆我…咁如果阿澤無昆我既話…
咁即係…冰瑤…講大話?

『唔好講呢d啦…再講返小炎…條女真係prefect池,係得一樣野唔太得。』

「咁係乜呢?」我好敷衍咁打左句

『個胸太大啦…小炎平嫁嘛!』

就係咁,我正式block左呢條友。


點解冰瑤要講大話昆我?
佢唔想幫我大可以講真話姐…我無所謂嫁啦…到底點解…點解…點解…

我完全諗唔通…

唔知點解,我開始覺得我呢二十幾日組成既特殊關係…
係今日正式瓦解…表妹…冰瑤…
 
因為我發現左冰瑤講大話既關係,連晚飯都無胃口…

男仔個陣…我習慣左孤獨一個,自己一個自由自在無人煩,
自己一個唔洗睇世俗眼光,自己一個無限好…

但過左呢二十日…我發現我已經返唔到過去孤獨一個既日子…
我好想有人陪…好想有人同我講笑,好想有人係我隔離…

所以…明明冰瑤唔幫我真係唔所謂…

但…我又點解喊起上黎…?

我…

好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