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今日,八月二日。我,陳嘉…陳家蔚,又重新得返自己一個…

我唔知係床訓左幾耐,手提響起嘈醒左我 說了再見才發現再也見不到~

係阿kay。

『喂,表姐表姐!好耐無打電話比妳啦…我好掛住妳啊…』一聽,阿kay就一輪嘴講『表姐…?』



「係…我係到。」因為大喊完一場,我把聲有小小沙啞

『表姐…妳係咪唔舒服?把聲怪怪地既?』

「無…我只係有小小喉嚨痛。」

『無事丫嘛…?』阿kay擔心咁講

「無野…更係無野啦!」我盡力扮到好開心咁「阿kay妳搵我做乜?」



『無…其實我約更人出去聚一聚,咁多日無見!』

數一數,其實都係九日姐…

「有...有邊個會去…?」

『都係紫晴佢地啦,差唔多全部妳都識。係喎,妳知唔知道妳表妹…嘻嘻…』

「知道…」我大概知道阿kay講更乜「我知道。」



『我完全估唔到佢地會一齊!王樂宜係宿營個陣明明仲好抗拒既!』

「係…咳」我個”係”直程係講到沙哂「我都估唔到…」

『咁表姐去唔去?』阿kay繼續問

老實講…如果去到會同時見到紫晴…表妹同臨記…我都係…放過我啦…

「我…考慮下…」

『嗯…一定要黎啊!表姐,佢地班人好難約嫁!
而家妳表妹成日同人出街,紫晴成日話要係屋企溫書,
仲有,特別係邦彥丫,佢成日都要開工!不過佢黎唔黎都無影響啦…可…表姐!嘻嘻。』



邦…邦彥?

「約幾多號話?」我即刻問

我只係想識多個朋友姐!無其他原因架!嗯…!
 
星期四,我選左套之前點都唔願意著既女裝 (而家著落又真係唔錯喎, 點解之前唔肯著既…)
仲要專登上youtube睇化妝教學,今次真係特別落力 (原來係咁化既......)

嗯…見人一定要比好既一面人地睇。

去到約好既地鐵站『哇!表姐妳今日好靚啊!』阿kay好大聲講

「…過…過獎啦…哈哈。」比阿kay讚令我有d唔好意思,
不過咁代表既係,用兩個鐘拾身係值得既…



然後,我就留意到其他人…
紫晴…一個比我激走過既人…表妹同臨記…佢地而家手拖更手…
痴情情侶,今日都係好痴情…最後,我見到邦彥…我即刻吞一吞口水…

應該點打招乎先係最好?

你好?HI?HELLO?定行埋去笑笑口揮揮手就算?
點好呢...點好呢?哎呀...

但每樣都做唔到,因為我又比阿KAY勾住手行…

啊…啊…我要打招乎啊…啊啊...

我好失落咁望一望表妹 (因為佢係邦彥隔離),表妹好似…唔係幾開心?



不過都…唔再關我事…

阿kay book左一間幾出名既德國餐廳,
入到去,意外地幾有外國風情,仲有d外國人係到即場表演tim

不過我相信…有情調既代價就係傷荷包。

好快侍應就安排我地坐位,大約係咁
臨記 表妹 痴情男 痴情女
邦彥  我   阿kay   紫晴

我對呢個坐法相當滿意,一來唔係坐係紫晴隔離…二來…邦彥就係隔離
但唯一尷尬就係…表妹坐係我對面…



呢個係南生圍之後,我地再一次見面…

『呢到有無人唔飲酒?』邦彥問

紫晴細細聲講話唔飲,表妹就話飲小小都無所謂…

『咁妳呢…家蔚?』邦彥問

「下…我…我…」我比佢突然咁問攪到有d緊張…「飲少少都得既…」

其實我咁大個女都無飲過酒,不過應該無問題?

『咁就叫一渣酒同一渣橙汁?我估大家無問題?』邦彥問

我地相相同意

邦彥…真係細心…

嗯…係一個好男人…
 
唔知係咪外國餐廳同邦彥相性特別好呢
我覺得佢今日特別開朗同健談…

同係宿營個陣掛住聽歌既佢完全唔同…

好快…酒同橙汁都黎左,
既然難得黎呢d餐廳,就試下飲小小酒啦…

我正打算去拎渣酒…邦彥就講『唔洗…等我黎…』

之後邦彥幫我倒左小小落杯到 (三份一到)

『飲住咁多先,真係ok先再加啦…』邦彥對住我微微一笑講

嘩.

嘩…嘩…嘩…

對面既臨記即刻有樣學樣『樂宜!等我幫妳倒…』
點知表妹即刻彈一句『唔好…唔洗啦臨記…我飲橙汁就得…』
然後岩岩幫完紫晴倒橙汁既痴情男就順便幫表妹倒埋,

臨記露出一個好失望既樣dup低頭,完全係fail很大。

我嘗試飲一啖酒…第一個感覺就係好苦。
我見隔離既邦彥,痴情男,連阿kay都飲得好爽咁…到底邊忽好飲?

完全唔明。

因為隔離既阿kay係咁聊我傾計,所以我一直搵唔到機會同邦彥講野
奇怪既係,表妹都係靜靜坐係到,而家臨記同邦彥吹更水。

『表姐…上星期去左邊啊?』阿kay突然問

「我…我同朋友親戚出左去玩…」

『下?邊個朋友?男朋友?』阿kay興致勃勃咁問

「更係唔係啦!」我即刻反駁,如果比隔離既邦彥聽到點算喎!

『車!唔係男朋友親戚又點會一齊出去喎,表姐妳昆我!』

「唔係啦…係女仔黎…」

『係樂宜…』紫晴突然開口講野

『下?』阿kay另轉頭望紫晴

『係樂宜既親戚,所以家蔚先會一齊去。』紫晴再講

『原來係咁?樂宜?』阿kay轉去問表妹

『啊?』表妹岩岩仲dup低頭,而家未反應得黎『係啊…無錯…』

表妹妳今日真係好怪…
但我更奇怪既係…紫晴竟然幫我解圍…唔通佢無計較到個日放飛機件事…?

之後食物都開始到,痴情男好紳士咁幫我地切豬手同德國肉腸

係機會啦...邦彥咁遠應該拎唔到d食物!我係時候行動啦…
我夾起個豬手 (特別大舊) 之後問邦彥 「邦…邦彥你要唔要?」

『喔!』邦彥有d嚇親『好啊…唔該哂。』

之後我就將舊豬手夾比邦彥,再報以一笑
就係咁!陳家蔚!順住落去…同佢講野!
而家阿kay都起勢食更野,完全係好機會…

然後我又望到對面既表妹,佢而家瞪大雙眼望住我…
表情…就好似貞子係電視機爬更出黎,或者唐英年當選特首一樣驚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