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嗯?
 
表妹點解咁大反應?
我只係夾野食比人之嘛…

表妹好似留意到我望住佢,即刻dup低頭食個豬手。



奇奇怪怪咁。

「邦…邦彥啊…d豬手幾好味喎真係…」我股起勇氣同邦彥講野

『嗯?』邦彥咬住我夾比佢既豬手 (我好開心)『係啊…質素真係好好…』

「嘻…」我笑一笑「咁食多d啦…」

然後我聽到刀叉跌落碟既聲,
表妹雙手仲維持住鋸豬手既姿勢,但係器具已經離左手。


好驚嚇咁望住我,張開既小嘴微微抖震。

『嘉為!我去洗手間…一齊…一齊…?』表妹強擠一個微笑咁問

我同邦彥岩岩先傾到計!我真係想咁同表妹講,但邦彥係我隔離唔係幾好意思…

「好…好啊…」

之後我比表妹拖左出去…但目的地並唔係洗手間…而係餐廳外面。



『嘉為…』因為天色好黑,所以我都唔係咁睇清楚表妹既表情。

「做…做乜?」

『你係咪又發作?』表妹問

發作?「我…我唔明妳講乜?」

『女性化啊!』表妹大聲叫,好彩周圍無乜人

「點解…邊有喎!」我直接講,我明明就好正常!

『邊有?我見你夾左舊豬手比邦彥…仲有你個神情…你個神情…』

「我…邦彥坐咁遠我先夾比佢之嘛!比著妳都會咁做啦!」我解釋


「仲有…我只係想識多個朋友之嘛,妳完全諗多左!」

『好…就當你講通左…咁…咁點解你今日著成咁…唔著之前買既中性裝?
仲有…化妝…化妝…就好似化到出去飲咁!』表妹講

「我…」連續比表妹講中左幾個要害…我開始有嬲「我…」

『嘉為…我…我都係擔…』

「咁…咁都唔關妳事丫!」我爆發

『表…表哥?』表妹好空洞咁講出表哥兩個字…

「唔關妳事丫…妳而家…妳而家都有臨記啦…我…我想點…
就算…就算我想繼續做女仔都唔關妳事啦!」我終於講左出口



將我呢幾日既諗法…完完全全咁講出黎。

表妹一聽完…即刻向後退左兩步…

『我明白…完全明白…』表妹聽完難得地無喊…

「咁…我地返去啦…」表妹…妳明白就好…

『嗯…返去啦…』表妹好冷靜咁講『家蔚。』

之後佢就行返入餐廳…

點解…我聽完表妹最後兩個字…個心口會刺痛…?
 


返到去,表妹並無露出任何異常既表情,
就好似岩岩件事根本無發生過一樣。

其他食物原來都到左,岩岩同表妹出去攪到我錯過左幫邦彥再夾野既機會
但好處既係…

「咦我個碟有野食既…?」我望一望我個碟之後問

『哦…我幫妳夾既,唔係就會比阿kay搶哂…』邦彥邊食邊講

嘩…邦彥…

當我慢慢品嘗食物個陣 (唔知點解特別好味),有個外國侍應走埋黎

『你地有無興趣玩下飲酒比賽?嬴左個台可以有全晚7折優惠。』


佢用流利既廣東話講野,隔離既阿kay好驚訝。

『邦彥啦!佢出名酒桶黎架!』阿kay即講

『我…我ok既。』邦彥即刻應

『今次賽例係要男女一齊飲…』侍應再講

『所以女個個都要飲得,有邊個陪我去?』邦彥問『阿kay?』

我…我想舉手…同邦彥一齊比賽…一定可以增進感情姐…
雖然酒係唔多好飲…但都未至於唔飲得既我估

『呃…』阿kay好苦惱『我得既,但唔一定飲到好多。』

出聲啦...陳家蔚...勇敢d...出聲啦...

『我去。』一個估唔到既人出聲,表妹

下?表妹妳又話唔飲得?

『王樂宜妳得唔得架?』阿kay將我個諗法講出黎『妳係飲橙汁既一份子黎嫁喎』

『唔好睇少我,其實我年中都飲唔少!』表妹拍拍心口講

妳想昆邊個?

最後因為表妹既堅持,所以就由邦彥同表妹出去飲。
比賽規則就好簡單,總之就係限時內兩個人狂飲,最後飲最多杯既個組嬴
我見大約有十組人,部份外國人好明顯係飲慣酒,一面勝卷在握既樣。

「表妹…唔得唔好亂飲啊…反正都無得嬴。」我係表妹旁邊講

『放心。』表妹隨便拋左一句

果然頭幾組人都飲得好多下 (我地遲出去,所以係最後一組),當酒係水咁。

最後終於到邦彥同表妹,同另一組外國人一齊飲
比賽一開始已經感到強弱縣殊,我仲以為表妹會第一啖就即刻咳出黎,點知唔係,

唔通表妹真係有飲開?雖然佢係飲得好慢啦。
反而邦彥真係同班外國人有得揮,學阿kay咁講,佢真係酒桶黎

「加油呀…邦彥…加油呀….表妹!」我地一邊係隔離支持佢地

最後當然毫無懸念,唔係我地嬴啦,同第一名個組起馬差左成倍既杯量。

『唔好意思…我已經盡量飲…』表妹返到黎道歉

睇得出表妹飲得有d唔舒服,反而邦彥就無乜野,只係飲到臉有少少紅。

『嘛嘛,唔洗戒意喎,王樂宜,本來就無諗住有得嬴啦。』阿kay揮揮手講『班外國人太勁啦…』

「表妹…無事嘛…?」我望到表妹個樣,有d擔心

『無事…家蔚…我無事…』表妹躺係椅背到,微笑講

…妳咁講我仲擔心。
 
最後,因為表妹越黎越唔舒服…我地食完野就好早埋單走人。

『王樂宜!叫左妳唔好格硬黎嫁啦!』阿kay扶住表妹講

『我…我…我無事…』

我其實想送表妹返去,但臨記同阿kay搶先我一步

『更係唔可以比臨記送啦!』阿kay斬釘截鐵咁講

『點解啊,我係佢男朋友喎!』臨記講

『人地而家醉左,點知你會唔會乘機做埋d變態野!』阿kay再講

『妳妳妳咁睇我!』臨記好激氣咁講

其實全世界都係咁睇你…

『所以,由我送王樂宜!』阿kay下最終決定

最後,我地就送左表妹同阿kay上的士。

表妹既真醉令到我有個想法…其實…扮醉都唔錯喎…?
咁…咁我就可以叫邦彥送我返屋企…諗起都…嘩…

心動…心動不如行動!陳家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