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我…可以…』紫晴講『我同屋企人講係妳屋企溫書…應該無問題…
不過到時可能要妳幫下口,證明我係女仔屋企喎…』

「無問題…更係無問題!」

老實講我已經唔知道岩岩既請求係以女既身份,定係男既身份去問…
總之…無論係陳家蔚定陳嘉為,我都希望有人可以陪我…



紫晴沖完涼之後就到我沖,然後我地就上床訓…
或者各位覺得會有事情發生,但紫晴既性格你地都明白…係無可能既事…
至少有d野係要按部就班,你地估而家真係睇a片咩…

『而家咁樣,我諗起宿營個晚,家蔚妳都係訓係我隔離…』紫晴講

「嗯…因為…我唔想比阿kay同表妹夾三文治…」

『我記得...我起身第一眼望到妳我真係有d驚訝…


就好似一個我好熟識…一個已經同我同枕左好多年既人重新出現係我面前…
我好溫暖…我好舒服…我永遠忘記唔到個陣既感覺…
我唔知點解呢份感情會出現…但...總之妳就係比到呢個感覺我…』

我明…紫晴…我完全明白…因為事實我同妳係曾經同枕過,雖然係以第二個身份…
但我地的確係同枕過好耐…而且…仲做左好多事…

『而且…個日我另外有種感覺…但因為尷尬…我壓抑左落黎…』紫晴非常害羞咁講

「係乜?」我好奇咁問



然後,紫晴就將身體控埋我到…『我…家蔚...我想試下…唔壓抑…會點…』

對唔住各位…事實而家就真係好似a片咁…
 
「紫…紫紫晴?」我完全比眼前既事實嚇親…

紫晴而家既距離同我只有幾吋…紫晴竟然會…咁大膽?

「妳指既壓抑感覺唔通係…」

『係…我…身體好熱…我唔知點解…就係想…』
因為近距離好近既關係,我見到紫晴面頰非常紅…嘴唇微微抖動…

我完全明白紫晴而家既感覺…


第一次我見到子朗個陣我都係咁…個種好似食左春藥既感覺…

『我…我唔知點解…我...我應該點做好?家蔚?』紫晴好擔心咁問

「我…咁好似…唔係幾好…我都係女仔啊…紫晴…」

女仔同女仔…咁做好似好奇怪…

『女仔同女仔…有問題咩?』紫晴問

…又好似無問題…我記得…我同表妹都好似做過類似既事…
但個陣我係用男仔心態…但而家..咦…?
而家我係乜野心態?

係男定係女?係女定係男…好混亂…



但好似唔比我考慮咁…紫晴將隻手放係我胸部到…

『交比感覺去諗…家蔚…我地…一齊…』然後紫晴開始輕輕揉我個胸…

啊…啊…
交比感覺…?
嗯…啊…我已經諗唔清楚…
只係...嗯…交比感覺既話…身體…啊…就會開始變得奇怪…啊…

我雙手好似唔受控制咁…移去紫晴既胸部到…
輕輕揉一揉…係好柔軟既觸感…同表妹個度完全唔同…

『啊…嗯…』紫晴都發出細少既嬌吟…



兩個少女順從感覺去行動更...

『我地係咪…曾經…啊…都發生過咁既事…嗯…』

我…地…?然後一個念頭又重現我腦海…
唔得!為左紫晴妳著想…而家做既野根本就係背道而馳…

「唔得…紫晴…抱歉…」我細細力推開紫晴…

『家…家蔚…?』紫晴瞪大眼望住我

「我…我要去一去洗手間…」之後我就落床,順便拎埋部n73出去…

我坐係梳化到,回想返岩岩個情況…差d就鑄成大錯…
唔可以變成咁...紫晴唔可以步我後塵...如果紫晴變做男仔佢一定接受唔到...



我望一望電話,神奇地竟然有封短訊…係表妹既短訊…
點解表妹唔打黎而選擇sd短訊?

我打開封短訊…呢四個字足足糾纏左我成晚…

『我好辛苦』
 
我好辛苦…?
表妹?妳到底發生乜野事…

我突然有個念頭就係即刻衝上表妹屋企…
但而家已經好夜,更何況紫晴而家係我屋企。

我打去表妹手提…但無人聽…
表妹…唔通出左乜野事?

我努力回想返岩岩食飯…
係阿kay送表妹返屋企…係…打比阿kay!阿kay會知道表妹點...

『喂?表姐,嘻嘻,咁夜打比人,係咪掛住我呢。』阿kay好快就接聽

「阿kay!妳係咪送左表妹返屋企架?」我好激動咁問

『係…係啊…表姐仲乜咁緊張既?』

「係咪送到屋企門口?」我繼續問

『係…係啊…我仲係樂宜屋企坐左陣…佢真係嘔到七彩啊…』

「妳係咪確認佢真係無事?」

『係啊係啊…我睇埋佢訓上床既…表姐到底乜野事姐…妳…妳攪到我好驚呀…』
阿kay有d口窒窒咁講

如果真係訓左上床…咁…應該…可以放心…?

「無…我只係見到表妹飲完酒之後咁唔舒服問下姐…」

『都叫左佢唔得唔好死頂…不過佢聽日起身應該無事嫁啦…表姐』

「嗯…咁無野啦…阿kay唔該哂…拜拜…」

『拜拜…』

但即使確認左表妹係屋企,但唔代表表妹唔會自己出返去...
或者...最壞情況係...佢sd句咁既野黎…會唔會...會唔會去走做傻事...?

表妹…妳唔可以有事…

『家蔚…?』著住睡衣既紫晴 (我借比佢,之前同表妹去買有多) 係我間房行出黎

「紫晴…」

『我係房聽到妳好激動…發生乜事?』紫晴擔心咁問

之後我就將表妹個封短訊比左紫晴睇…

『家蔚妳唔試下打比樂宜屋企人?』紫晴一睇完就問『妳既然係佢表姐,應該有佢屋企人電話?』

係喎,仲有呢招…雖然已經好夜…但我真係好擔心…
好彩有妳咋...紫晴...
 
但要打比阿姨就要用返嘉為既身份,而家係紫晴係隔離唔太方便…
 
「咁我試下入去洗手間打…呢到好似…收得麻麻…」
 
『嗯…我係到等妳消息。』紫晴講
 
入到洗手間,我試下打比阿姨,
因為表妹成日黎我屋企玩,所以阿姨都留低左佢電話比我,當然,阿姨都知道我電話。
等左一陣,終於有人聽。
 
『喂…嘉為?咁夜既』阿姨好明顯係比我嘈醒左
 
「係啊…咁夜打攪唔好意思,阿姨。」我將聲音壓低講
 
『嘉為,你把聲怪怪地既?』阿姨問
 
「哦…我呢期傷風…唔好講呢樣…表妹係咪係屋企?」
 
『係啊…個衰女返到黎就係咁嘔…』
 
「阿姨…雖然有d唐突,但可唔可以幫我睇下表妹係咪真係係床上面…?」
 
『好…嘉為你等陣…』
 
之後我聽到房門打開既聲音…然後…
 
『係啊…個衰女仲訓更教。』
 
「咁就好啦…唔該哂呀…阿姨…」
 
實在太好啦…表妹無事…我真係諗多左…
 
『嘉為…你覺得樂宜…呢期係咪有d奇怪…?』
 
「點解阿姨妳會咁講?」原來阿姨都留意到表妹有古怪…
 
『我只係覺得我個女…呢期情緒真係好反覆…我都有d驚…佢係咪發生左乜野事…』
 
表妹…肯定係因為我…先會攪成咁…
但係我…我竟然係餐廳到同佢講我既野唔關佢事…
我真係好失敗…陳家…陳嘉為你好失敗…
 
『所以…嘉為…可唔可以幫我留意下係乜事…順便睇住佢…
個女大啦…好多野都唔會同我地講…所以…』阿姨繼續講
 
「放心…阿姨…我一定會幫妳睇實樂宜…我一定會…」
 
表妹,好對唔住…
 
『樂宜無事可?』我一出洗手間,紫晴就問

「無事…我地訓囉。」我笑一笑同紫晴講

『嗯。』

然後,我地就上返床訓,當然乜野都無再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