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然後我地到左茶記,雖然我好肚餓,但係唔知點解都係唔想叫豆腐火腩飯…
所以我求其叫左個常餐,表妹都係…
 
因為我真係好肚餓,D野一黎我就起勢咁食,
食完之後,我同表妹又返去岩岩個公園。
 
「表妹…關於琴晚封短訊…」


 
『個封短訊…』表妹停左一停『其實我只係嘔到七彩,所以想同家蔚你講之嘛,哈哈…』
 
真係咁?
 
「但係阿姨…都話妳呢期情緒好有問題…到底妳係咪邊到唔開心?可以同表哥我講啊!」
 
『無…』表妹搖搖頭『真係無…只係…我呢期週期有d唔協調姐…』
 
「週期?乜野週期?」


 
『家蔚你仲未試過?』表妹好驚訝咁問,之後dup低頭,細細聲講『月經啊…』
 
月…月經…
 
「我…我點會有喎!」
 
『你係女仔,就自然會有…』表妹好堅定咁望住我
 
諗起上黎,我變左女仔已經二十多日…如果真係有既即係就快…


 
「但…真係咁?」我再望住表妹「妳真係因為咁所以情緒有問題?」
 
表妹望住我,笑一笑『昆你做乜喎!咁今日就咁啦…夜啦…我要返去…』
 
「唔得…」
 
『家蔚…?』
 
「表妹我有d野要同妳講。」
 
我有種感覺,今日唔將所有野講哂出去…就唔會再有機會…
 
「我…好對唔住,餐廳個日件事…」呢個係首先…
 


『唔洗道歉喎…我無記住係心入面…真係無…更何況…』表妹面上露出歉意
『其實我先應該道歉…我唔應該將我個套強加係你身上…家蔚你都有你自己既自由…』
 
「唔好再叫家蔚!」我好激動咁講,表妹即刻愣住左「我係妳表哥,我係妳既嘉為,我係…我係…」
 
「我係表妹妳最重要既人!我…我鍾意妳啊!」我終於講出口
 
即使而家身份係女性,但我明白,呢一句,係由我男性靈魂心入面講出黎,
真真正正,並無任何虛偽…
我已經不顧一切,我唔再理會表妹妳同臨記係點…我只係想自私一次…
 
『表哥…』表妹望住我,雖然眼濕濕但佢係微笑住…
 
「表妹…唔係…樂宜…」妳終於叫返我做表哥…
 


『太遲啦…』
 

 
『一切已經太遲啦…我已經同臨記一齊…』表妹而家呢個表情,我一世都唔會忘記…
 
之後發生乜事我已經唔再記得,到我重新有感覺,
我已經返左屋企,係自己床上面…
 
但表妹個三個字仲長留係我心裡。
 
『對唔住』
 
 
我已經唔知道自己係床上面躺左幾耐,


只係知道一起身,個天都係黑既…

雖然我一早知道結果會係咁,但親身聽到既震撼力依然都係好大…

到第二日,我依然都係漫無目的咁留係屋企…
唔知係咪因為連續兩日都係食得個一餐,我發現我個肚開始有d唔舒服…
但又唔似係想去洗手間個種肚痛…

唔通…表妹前日所講既…我擔心既事終於黎…
月經…就好似真真正正證明我而家係女仔既一件事…一樣可怕既存在…

我打開屋企既藥箱…理所當然唔會有女性用品…

即係點都要出一出去超市或者藥房…
而家無人會幫你…陳家蔚…你要靠自己…



一緊張起黎…個肚就更加痛…

就係咁,我首先食左粒胃仙U,之後就拿拿聲換返件衫褲著住拖鞋就落樓下…
去藥房買如果老闆係男仔一定好尷尬…好彩附近就有間超市,
轉個頭就到左女性用品部,一個我打死都想像唔到自己終有一日會黎睇既地方…

好快我就發現目標物品,但有兩樣,衛生巾同衛生棉條,應該買邊樣?
點解我唔係屋企睇清楚先黎…一諗起自己係幾咁白痴,個肚又再痛一痛…
就好似d內臟比人扭緊一樣…啊…

所以我決定唔諗咁多,兩樣都買。

返到屋企,我就即刻打開個兩包野…一望到個衛生棉條就發現唔多對路,

「要將呢條野塞…塞落入面?」我拎起個衛生棉條,有d緊張咁自言自語…

我岩岩成為女仔都無一個月…點識用?
而且…亦因為唔係由細用到大既關係…我感覺用呢樣野係好…好奇怪既事…

「呢條野會唔會…」我吞一吞口水「整穿處女膜嫁…?」

處…處女膜…諗起我都打冷震,既然我男仔個陣係處男…咁我而家99%都係處女啦…

唔得…打死都唔用…即刻得返衛生巾…呢個保險D…嗯!
但咪住?陳家蔚,其實你都未確認自己係咪真係黎月經,你應該確認左先…
嗯…無錯…

然後我就除左條褲…同埋入面條內褲…條內褲仲係好乾淨無血積。
但點確認?我完全無概念…放隻手指入去睇下有無血?定其實慢慢等會比較好?
點啊…陳家蔚你要快d下決定…而家呢個情況真係好尷尬啊…

最後我終於發現,原來攪完一大輪,其實我只係普通既胃痛。

我開始有種想法,或者因為我只係岩岩變左女仔無耐…所以第一次月經或者唔會黎得咁準?
總之…會黎就會黎…唔黎就唔會黎…我只係希望真係黎個陣…個肚唔會再咁痛就好…
 
星期一,我依然留係屋企。

暑假一日一日咁過…
我好清楚再咁落去唔係辦法…
但我根本就攪唔清楚應該點做。

近期發生既事實在令我好混亂…
連堂兄係英國寄比我既相簿我都無打開黎睇…

最後,我決定出去散下心,
或者會諗到更多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