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我係樓下餐廳食完野,然後就出左海旁。
由於已經係夜晚,周圍都有好多情侶…

唔知會唔會撞到表妹同臨記呢…希望見唔到…

我望住個維港,雖然海風既味道唔多好,但總算係幾舒服…
同留係屋企始終差好遠,呼吸下新鮮空氣人都精神d…諗野都清晰d…



或者…我應該從考慮點變返做男仔…
改為考慮如果繼續做女仔…要準備既野?

同老豆解釋…我諗佢一定會明白我…佢係一個好老豆…
係身份證明難攪D…唔知偽造身份難唔難…
老豆係內地會唔會識人攪呢…我相信有錢就應該唔難…但我地又無乜錢…
而且…我都唔知可唔可以再返原本個間學校…

總之一定唔可以比人知道我變左女仔…唔係就一定捉我去研究…


我一定係百年…甚至千年難得一遇既好素材…
男變女喎…仲要係貨真價實既女仔…

唉,無論前路係點…都係太艱難啦…

因為已經到八點,所以維港開始有燈光匯影…但我真係無心情欣賞…
我又開始眼濕濕,點解個天要比個咁大既考驗我?

明明一切本來都可以好容易…
我望住個大海,如果跳落去可以一了百了…或者…



『嗨。』隔離突然出現一把中性聲音

唔通又係mk?點解去親邊到都會遇到呢d人?我受夠啦

我望一望,的確係一個唔識既人,但又唔係mk,
呢個人披住件外套,白色牛仔褲,帶住個鴨嘴帽,係非常男性既打扮…
點解我會咁講,因為從佢既標緻五官,我睇得出佢係女仔…

其實眼前呢個人感覺好似個日我同表妹出時代個陣個男裝look,
但好明顯佢係打扮得好好多…就好似一個非常帥氣既日式美男。

「做乜野?」雖然係咁,我都係對眼前呢個人有d不滿,竟然打擾我思考。

『無,我見到有個同我一樣咁寂寞既人,咪打算傾下計囉。』



「哦。」我決定敷衍佢…

我覺得佢應該就係傳說中既tb,即刻鍾意打扮成男仔,鍾意女仔既女仔。
因為我而家係女仔,所以佢會走黎同我講野...
 
『話時話,我都係第一次睇燈光匯演,妳呢?』鴨嘴帽女仔問

「我…我都係…」妳好煩啊,其實我係想咁同佢講

『不過感覺都係麻麻姐。』鴨嘴帽女仔繼續講。

「點解妳要打扮成咁?」我決定想辦法激走佢算

『下?』佢望住我



「妳明明係女仔,點解要打扮成男仔咁?」

個女仔張大眼望住我…之後笑一笑『無...我只係順應自己個感覺行動姐…』

「順應自己感覺行動…」我重覆一次…

而家再望清楚個女仔,睇落佢同我都係差唔多歲數…

『哈哈,事實我黎同妳講野係有目的嫁啦。』個女仔笑一笑再講

果然係咁…你個TB…我警戒性咁退後一步「我唔玩女…女女…呢味野嫁…」

『咪住…我硬係覺得妳好似有一個好深層既誤會…』鴨嘴帽女仔緊驚張咁望住我講



「邊…邊有喎。」

『其實係咁既,有個人叫我今日黎海旁,之後搵十個同我一樣咁寂寞既人,
叫佢地往鐘樓個方向行,咁佢地就會搵到佢地既目標,當然,我都會。』

點解咁似一d騙案既開始既?小姐妳到底係比人昆定想昆我?

「…妳…咁迷信既…」我將我個諗法簡化講出黎

『無啦…其實我自己都半信半疑。』鴨嘴帽女仔若有所思咁講
『不過呢個世界本來就有好多神奇既事情發生嫁啦,係咪先?』

「咁又係…」我認同佢,係因為我本身就係一件神奇既事情…

『有興趣就試下啦…或者妳會搵到自己既目標呢…咁我走先啦…


我仲有四個人要搵…』個鴨嘴帽女仔再講,然後就轉身走…

「喂,妳叫乜名?」我好奇問一問…

之後個鴨嘴帽女仔就轉返身笑住望我…『叫我小影啦…』

怪名…唔單止係TB...仲係有中二病既TB...
 
係小影走左之後,我又係海旁企多陣…

雖然我對小影講既野深感懷疑,但係我本來要坐車返屋企都要經過鐘樓…
所以我點都要行個個方向…而且周圍咁多人…應該無事既?

而且…如果真係可以搵到我個目標…我個將來…
咁或者係值得一試…總比一直迷茫落去強…

然後我就行到去鐘樓下面,仲企左一陣…但當然,乜事都無發生。

果然,只係一個小玩笑,點解我會相信嫁?
唔通變左女仔真係天生就要比人昆?無論男定女都會昆我...

真係好白痴啊…陳家蔚…
又容易相信人…又唔識睇時機做人…真係好失敗...

眼淚又開始流…我無理到周圍係幾咁多人…
我唔應該選擇呢個地方黎散心…周圍都係情侶…仲厭我未傷夠咩…

嗚…

『家…家蔚?』然後一把熟悉既聲音係到講更我個名...

我望一望個聲音來源…

點解…點解你會係到…

「嗚…」我諗都無諗就撲上個個人既身上…大喊特喊…

將所有呢期發生既事情…所有不愉快既事情…
托付係呢個咁令人舒服同平靜既胸膛…

「嗚…我…我真係…我真係…」

冰瑤…點解妳要講大話…點解妳要同我講妳要測驗…明明就無呢回事…
係咪因為我太失敗令你厭倦…所以妳決定唔再幫我…

嗚…

表妹…都係我一陣猶豫…我一直去逃避…
因為我認為妳一定會等我…所以…所以…而家一切已經太遲…

嗚…

「我已經…嗚…唔知點做…嗚…」

點解係呢個時候…我會遇到你…
點解係我最脆弱既時候你總會出現…

嗚…
 
我唔知我喊左幾耐,
但比我攬實個個人件TSHIRT已經濕哂…

我已經喊完,但我仲係唔捨得鬆開手…
因為…男仔個胸膛真係好溫暖…好可靠…

就係身為女仔…先可以感受到呢種感覺…

男仔…感受唔到…

男仔…只可以靠自己…

然後,我諗返起鴨嘴帽女仔小影講既野…
『或者妳會搵到自己既目標呢…』

係鐘樓…我既目標…

然後我慢慢鬆開雙手…但放左一秒...只係一秒...我已經有種懷念既感覺…

我…我仲想…仲想繼續…

『家…家蔚…』個個人用溫柔既語氣講…

我終於明白…目標…

「邦彥…我無野…我只係…」我笑一笑望住邦彥「只係有d唔開心。」

原來已經近在眼前…

『妳…真係無事?』邦彥好擔心咁問…『洗唔洗我…』

一切都已經再明瞭不過了….

「好…」我答應…「今次就準你送我返屋企啦…」

『嗯…』

我明白…

一件最重要既事…

就係過埋今晚,陳嘉為就再唔存在於呢個世界上。

我…

我係陳家蔚,

一個十六歲既少女,而且…我好似有心上人?

總之…由而家開始...我會順應我自己既感覺…



一直走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