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呢件事之後,我刻意避開表哥…係因為…我唔想比表哥知道呢件事…
如果表哥知道左我同臨記開始左…我同表哥既關係...就會...

但係…紙始終包唔住火。

『表妹…妳咩事?再唔通我就黎妳屋企搵妳…』從表哥既留言…
我知道佢真係好擔心我…但…但係…等待佢既係…



「我…我開始左…」要堅強啊…王樂宜…要堅強…「我…我拍更拖…同臨記拍更拖。」

我打從心底…希望今次表哥可以知道我講大話…
所以…我問左表哥一個問題…我好想知道…個答案…

「表哥…你對我同臨記拍拖…有乜想法…?」

『想…法?』表哥停左一停再講『恭…恭喜哂?』



恭…恭喜…表哥…竟然係咁諗…我...

我…我…

嗚…

王樂宜…唔可以喊…至少…同表哥講野個陣…唔可以喊…

「嗯…多謝表哥…咁拜拜啦…」



即使表哥係咁諗…但我…我一定要繼續保護表哥…直到永遠…
 
 
*
 
好快,阿kay佢地就知道左我同臨記拍拖既事…
之後當然,係紫晴既暗示同引導下,我被迫係阿kay佢地面前同臨記扮登對…

雖然我睇得出,臨記係真心愛我…
但我對臨記…點都唔會有感情…雖然真係對唔住臨記…
但係我終歸只係為左表哥…先會咁做…

『王樂宜!星期四去食野囉。』有一日,阿kay打黎約我食外國野…

「我…我無心情…」每次同臨記出街對我黎講都係一次惡夢…



『下…但係紫晴話記住要叫埋妳同臨記喎,因為你地而家好難約嫁啦…嘻嘻…』
阿kay笑住講,因為佢唔知道紫晴背後既陰謀…

…紫晴…妳又想點…

「嗯…咁預埋我…」

『咁記住叫埋妳男朋友出席啦~拜拜!』

「阿…阿kay...」我正想叫阿kay幫我打比臨記…但佢已經收左線…

原本我都以為,只係一次普通既聚會。
但我點都估唔到…表哥個日都會出現…



去到餐廳,表哥佢坐係我對面…
因為紫晴都係到,我盡量令自己唔會去留意表哥…但真係好難…

由其…係表哥對邦彥做既一舉一動…

『飲住咁多先,真係ok先再加啦…』邦彥對住表哥笑一笑

表哥個反應,好似開心到中左六合彩頭獎一樣…
嘴微微張開,心入面肯定係興奮到 嘩嘩聲...差在未大笑出黎...
表哥…表哥…醒醒啊…

『邦…邦彥你要唔要?』表哥夾起舊特別大舊既豬手,之後問邦彥…

表哥…點解你唔夾比我或者自己食?表哥…



『邦…邦彥啊…d豬手幾好味喎真係…』食食下表哥又同邦彥講野...

『嗯?係啊…質素真係好好…』

『嘻…』表哥dup低頭,笑得好甜『咁食多d啦…』

表哥呢個表情終於令到我嚇到刀叉都跌左…表哥…表哥…
嘻?嘻?…你真係當自己懷春少女咩!

「嘉為!」我企起身「我去洗手間…一齊…一齊…?」

雖然表哥個樣好明顯係好唔願意,但最後都係跟左我出去餐廳外面…
之後我地仲嘈左一交…最後表哥終於爆發...

『唔關妳事丫…妳而家…妳而家都有臨記啦…我…我想點…


就算…就算我想繼續做女仔都唔關妳事啦!』

繼續做女仔…表…表哥…你果然對邦彥…

我…我明白啦…

「嗯…返去啦…」我發現我竟然可以好冷靜…「家蔚。」

就…就算表哥…你要繼續做女仔…

我…我都唔會放棄…
 
我已經,無能力再去影響表哥既行動…
我只可以,係暗中繼續保護佢…
 
食食下野,有個侍應走埋黎問我地去唔去試下玩飲酒比賽…
邦彥係我地當中既酒桶,所以佢當然有參加,但再需要一個女仔同行…

我見到表哥…佢好明顯想試…想同邦彥一齊比賽…
唔得…表哥…我要阻止你..

「我去。」

我有呢個自信,但因為爸爸成日話女仔最忌唔飲得,
所以有時都叫我試下飲 (當然媽媽係極力反對),所以我都算幾慣酒個味,
不過...我都係唔明酒有乜好飲啦...

但當然,最後當然都係輸比d外國人…

『王樂宜…妳無事丫嘛?』係的士上面…阿kay好擔心咁問

「無…我…」

『樂宜…妳係咪有野唔開心?』阿kay繼續問

「無…我…」

『我地係好姐妹…妳有乜都要同我講啊!』

阿kay…多謝妳既好意…但呢件事我只可以一個人承受…對唔住…

「我真係無事喎。」我對住阿kay笑一笑

阿kay最後送埋我返屋企,我而家係廁所嘔更…

『衰女…點解飲咁多呀…』媽媽係後面掃掃我個背,令到我無嘔得咁辛苦

「哈…諗住試下自己酒量嘛…證明爸爸既訓練係有效…我都無醉啊…」

『就算係咁,妳都係好傻啊…今晚妳老豆返黎我一定罵佢…』

爸爸換你受罪啦…

阿kay走左之後,我沖個涼就返房訓…
唔知係咪酒意而家先開始上腦…床上面既我諗野越黎越負面…

『我只係想識多個朋友之嘛!』

果然表哥你係我唔清楚既情況下對邦彥…

『妳而家都同臨記一齊啦!』

而我而家又被迫同臨記一齊…

『就算我想繼續做女仔都唔關妳事啦!』

唔關我事…

表哥…表哥…

點解我咁白痴…會叫你做家蔚…我真係唔知你會點諗…

我好辛苦…我好辛苦啊…

我拎起部手提…
打左四個字…打算sd比表哥…
但最後有無sd到出去…我自己都唔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