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紫…紫晴…」咁突如其來既事情令到我有少少面青青…「我去一去洗手間…」

我去到女廁…入個廁格…之後除左個牛仔褲同個內褲…果...果然...

我用手掂一掂...血…血…

一見到血我就有少少頭暈…我…我真係黎左月經…


雖然遲左好多…但…始終都係黎左…

我真係女仔…貨真價實…會黎月經…會大肚…

我坐係廁格到…突然覺得好無助…我平日都無帶衛生巾出街…估唔到…

恐懼…而家只係有種恐懼感覺…

然後我聽到廁所有人開門…『家…家蔚?』係紫晴…



「紫晴?我地走哂…妳唔驚d人以為我地唔埋單咩…?」我即刻講

『其…其實我見妳都差唔多食完…又好似怪怪地…所以…已經埋左單…』

「恩…紫晴妳黎得太好啦…」

『家…家蔚…』紫晴好擔心…

「妳有無衛生巾係身?」



變左女仔差唔多兩個月…今日,終於要用。
 
『其…其實我…我身上面都無…』門另一面既紫晴講

竟…竟然…

『因…因為我前幾日先黎…黎過』紫晴越講越細聲『所…所以…就無帶…』

「咁點算好…」

『家…家蔚妳等我一陣…我而家出去幫妳買…』

「唯有係咁…唔該哂…紫晴…」

『嗯…好快…』之後就聽到廁所門打開既聲音



我而家總算明白點解女仔出街都要帶袋…
因為隨身帶備女性用品真係好重要既野黎…唔係就好似而家既我咁手足無措…

之前仲係男仔個陣…Tshirt短褲帶電話銀包兩袖清風咁出街係幾咁方便…

唉…

唔知過左幾耐,紫晴就返左黎…『家蔚…我…我買好啦…』

我著返牛仔褲,之後就打開廁格門…

紫晴遞起個膠袋『入面有家蔚妳要既野…』

「唔該哂…紫晴…」



『家蔚…洗…洗唔洗我幫妳?』紫晴好尷尬咁問我…

「唔洗啦…我自己都用過…」我講大話,始終唔係咁好意思…

而且,我始終都要自己學下用…
因為…我都唔知仲會以呢個身體再過多幾個月…

『咁…咁我係出面等妳…』

關埋門,除返牛仔褲…就開個衛生巾包裝…
嗯…死就死!

過程就唔多講,都算著得幾穩陣,但個質感令到我覺得唔多舒服…
至於個柒血內褲,我就係洗手盆起勢洗完之後即刻吹乾佢…然後放入膠袋到。



好彩中途都無乜人用洗手間,其實都係奇蹟。

返出去洗手間,見到紫晴…紫晴望住我攬住既膠袋…

『洗唔洗…放係我個袋到?』紫晴問

「嗯…我已經洗完吹乾左…應該無問題…唔該哂…」

真係好彩有妳咋…紫晴。
 
「今日不如返去先囉…?」我問一問紫晴…

一定要返去沖個涼...唔係一陣感染或者發炎點算?



『嗯…既然家蔚妳唔係咁舒服…』

「嘛…其實都無乜野…如果唔係下面濕左我都唔知月經啦…」
我回想返之前個次胃痛…比今次更加似係月經。

『其實呢樣野真係因人而異…而且唔同情況…都會唔同…』紫晴講

嗯…女仔一定好有心得…係我呢d做左女仔無耐既人先會咁小提大作…

「哈哈...唔好再講呢d掃興話題啦」我嘗試轉移話題「下次有無邊到想去?」

今日出黎行一行…我覺得同紫晴一齊都幾輕鬆自在
而且我有信心,再咁落去就可以慢慢打開紫晴既心扉,然後偽紫晴就無需要存在。

『我…我唔知啊…』紫晴dup低頭『只要同家蔚一齊…去邊…去邊都可以…』

嗯…所有野都會順順利利…

『…樂…樂宜?』行到去商場同地鐵站既交匯處…紫晴突然講

下…?

表妹?

然後我就望到…真係表妹…
眼前既表妹…愣住企左係到…望住我同紫晴…
而家就好似時代個日既翻版,差在係我隔離既對象交換左…

點解…表妹妳會係到?

「表…表妹…妳點解係到既?」我向表妹打眼色…希望佢明白…我同紫晴一齊係另有目的...

『無…我…』表妹望一望我…再望一望紫晴…『我只係出黎買野…買衫姐!』

咁夜仲專登出幾個站黎呢個商場…我唔信…
我有個感覺…我知道點解…

『咁…咁我行先啦…哈哈…臨記係上面等更我…』表妹好生硬咁繼續講…然後就係我身邊走過...

無…臨記肯定唔係到…
但我都無阻止到表妹上去…

「…係咪妳打比表妹?」表妹走左之後,我即刻問

『家…家蔚妳講乜?』紫晴望住我講…

「唔好再扮野啦…妳唔係紫晴…」我接住講「我岩岩明明仲見到妳係到笑…」

『哦?』紫晴即刻變臉『睇黎跟得冰瑤多妳都聰明左哦?』

原來偽紫晴一早已經知道我同冰瑤有聯絡…

「明明只係一次約會…點解妳係要攪咁多動作?」

『我都講過…只要係為左紫晴好…我一定會不擇手段哦…』

結果都係比偽紫晴擺左一道…

『返去囉,家蔚。』偽紫晴露出壞壞既一笑…之後就轉身走入地鐵站。
 
夜晚,我打左個電話比冰瑤,講返呢件事。

『所以…妳就想將所有野講比妳表妹知?』冰瑤聽完我講解之後問

「嗯…我…我又再一次傷左表妹…已經夠啦…
最低限度…同佢講今日同紫晴一齊係有其他目的…唔係佢諗咁…」

『真係無得再忍耐?』冰瑤再問

「嗯…」我好堅決咁講

冰瑤嘆一嘆氣『不如,由我代妳講?』

「下?」

『由我講…我…』冰瑤停一停『有信心可以令到妳表妹唔會咁易穿崩…』

真係得?但係冰瑤既話…應該無問題…
冰瑤佢從來都無令我失望過…

「嗯…就咁話…」之後冰瑤就收左線…

正當我打算換個新既衛生巾個陣…電話響起
Because 愛是妒忌愛是懷疑愛是種近乎幻想的真理

咁快有回覆?我望一望…紫晴…

「喂?」

『對…對唔住!』紫晴即刻講

真紫晴。

「點解要對唔住喎?」我心諗…錯既人一直都係偽紫晴…

『我…我唔知…我只係知道我又做左件好錯既事…所以…所以…』

「唔關妳事…妳唔好怪責自己…」我決定轉移話題「係啦…不如聽日黎幫我溫會計?」

『下?嗯…好…』

不過諗諗下…無論係紫晴定我屋企,偽紫晴發起癲上黎邊到都唔安全…

「不如…去圖書館既自修室溫?」我嘗試提議

『好…我都覺得咁樣好…』睇黎紫晴都諗更同一樣既野『我順便…可以…還返家蔚既野…比…比家蔚妳…』

「下?我既野?」我有乜係紫晴到…

『內…內褲。』紫晴超細聲咁講

O my god!我留左內褲係紫晴個袋到…

啊~~~~~~~~~~~~~~~~我不能接受...

今晚偽紫晴肯定多樣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