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


『就咁啦,兩票,妳地兩個起身。』粒頭男指住我同偽紫晴
『我搵人送返妳地去公園,唔好諗住攪小動作啊。』

『去啦,表哥。』表妹堅強咁笑一笑。

唔得,唔得!



「唔得!」我衝埋去粒頭男到,用纖細同柔弱既雙手抓住佢,但我唔係為左掙扎…
「如果佢要留係到,我…我都願意留...留係到!」

『家蔚!』偽紫晴帶有投訴意味咁講『點解喎!』

「對唔住,紫晴。」我望住偽紫晴「我唔可以比表妹一個人面對…」

因為,理由一直都好簡單。

『家…蔚…』



「因為佢係我最重要既人,比任何野重要。」

『表哥…』表妹終於都忍唔住流淚…『我都係…』dup低頭…
但都隱藏唔到佢既喜悅…『你都係我最重要既人…』

『可…可惡…』偽紫晴就好似買利物蒲輸左一樣相當唔服氣…『可惡呀!』

『哈哈哈哈…』粒頭男大笑『演完啦?冰瑤。』



『嗯…』係門既外面…一把熟識既女聲…『大成功。』

冰瑤?

「我…」到底發生左乜事?我而家個腦就好似香港寬頻連海外一樣乜都load唔到。

『家蔚,妳仲唔明?』冰瑤企係粒頭男隔離,之後望住紫晴『但妳應該明啦?』

偽紫晴「哼」一聲,將個頭另埋一臉。

*

我地之後行返出間密室,係我地面前既係一個類似活動室既野,仲有梳化,桌球台…
原來呢到根本唔係貨倉,而係…



『呢到其實係kevin其中一個別墅啦。』冰瑤講,隔離個粒頭男終於除左個麻包袋,kevin。



『岩岩個間房係一個倉庫咁既野。咁,冰瑤我出返去先?唔阻住妳地四個啦。』
然後kevin就離開左個活動室。

「所以呢?」kevin一走,我就好嬲咁望住冰瑤
「點解要攪咁多野…妳知唔知道已經過哂火位?妳知唔知…我岩岩…我岩岩…」真係好驚,但我講唔出口。

『我以為妳一早會知道。』冰瑤搖搖頭『kevin既聲音妳應該聽過嫁嘛。
不過…我都應該同妳地講聲對唔住。』冰瑤同我同表妹道歉『除左妳。』冰瑤望住偽紫晴。

我望住偽紫晴,佢仲係一面唔服氣既樣望住冰瑤,然後佢留意到我。



『係啦係啦!我其實一早就知道。』偽紫晴講。

吓?
 
原來成件事得我同表妹係朦在鼓裡。

『事情就要由返琴晚講起…』冰瑤雙手抱胸,開始講解返成件事。
『當家蔚妳打完電話比我之後,我並無即刻打比樂宜,而係打比紫晴。』

「下?妳打比紫晴?」

『無錯。』冰瑤微笑望住偽紫晴。

「為…為左咩?」我相當疑惑咁問冰瑤



『為左證明一樣野比偽紫晴睇…亦可以話係一場賭博…』

偽紫晴「超」一聲,相當不滿,表妹即係dup低頭,係到諗更野。

「證…證明…」

『為左證明妳同樂宜既愛,就係咁簡單。』冰瑤接住講
『偽紫晴,認為妳同表妹既關係,其實只係好脆弱好容易擊破。』

…我望一望偽紫晴…而家既偽紫晴已經唔敢再正視我。

『所以我就同佢黎一個賭博…而結果…妳而家應該明啦?偽紫晴。』冰瑤講
『佢地兩個,可以為左對方犧牲自己…妳,偽紫晴…或者紫晴本身…都未必做得到。』

『我…我…嗚…』偽紫晴激到咬牙切齒…



其實真係一個賭博…
實際上都可能會有不測…如果我唔選擇自己…或者表妹唔選擇自己…
冰瑤睇黎真係好有信心,知道事情會係咁發展…

『係同偽紫晴傾掂左呢場賭博之後,我就打比樂宜。』冰瑤講
『當然為左確保呢個賭博既合理性,我係3line拔比王樂宜。』

偽紫晴又「哼」一聲。

「下?」

『王樂宜,呢場賭博關鍵人物…但我當然無將所有事講比佢聽,
我只係同佢講家蔚妳有危險,而我真係幫唔到手,叫樂宜佢一定要搵妳。』

「之後…」

『之後,第二日,我叫kevin同佢d朋友係樓下等妳表妹,見佢行動就一直跟住…』

「所以,其實個班人都係妳同kevin既人。」我諗起個個神仙b

『專業演員,收得唔平嫁。』

『咪住,我點知妳之後會唔會再打比佢!』偽紫晴望住冰瑤,指住表妹咁講
『之後同埋佢夾埋…其實一齊都係局!所以...所以...』

冰瑤搖搖頭『妳大可以check返通話記錄…呢樣野昆唔到人…而且…最重要都係一樣野。』

「最重要既一樣野…即係?」

『家蔚…樂宜…而家我要妳地再講一次妳地既想法…』之後冰瑤就望住表妹
『樂宜…妳對妳表哥…』

…表妹抬起頭…之後望住我…眼神相當堅決...

『鍾意…』表妹終於講『我鍾意我表哥!』

『咁妳呢…家蔚?』冰瑤轉去望住我…

我...
 
我望一望冰瑤…再望一望偽紫晴…然後到表妹…
佢地都等更我既答案。

其實所有野,都同個晚一樣…我只要再講多次咪得囉…
但個晚只係得我同表妹…但而家…

我又諗起小影同我講既野…順應自己既感覺行動。

我既感覺。

我慢慢…行埋表妹個度…舉起雙手。

「表妹…」我緊緊將表妹攬實…「我都係一樣…咁鍾意…妳。」

『表…表哥…』表妹喜極而泣『表哥…嗚…』

我只係想時候停頓係呢一刻…比我一直…

『家蔚!』偽紫晴係後面大嗌

我鬆開手…另轉身,望住偽紫晴…「紫晴…我係想同真既紫晴講…對唔住。」

『就…就算我將所有野都講出去!妳地都係…堅持咁?』

「嗯…」我點頭「我已經唔在乎呢d野…」

因為…只要我同表妹一齊…已經無野再驚。

『可惡可惡可惡!』偽紫晴已經到左臨界點,終於激得濟跑左出去。

『表哥…妳覺得佢…佢會唔會講出去?』表妹有D擔心咁講

「唔會。」我好有信心「因為我…相信紫晴。」

『不如…妳地係到食D野,今晚係到玩返晚?』冰瑤問
『呢個別墅都幾多野玩嫁…就當係補償妳地?』

『更係要啦!』表妹又回復返活潑既佢『昆左我咁耐喎!妳地要將所有野話返比我知啊!』

我同冰瑤互望,之後笑一笑。

『你地笑咩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