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


之後,我係別墅既一個露台見到紫晴。

「紫晴?」

『乜係妳?唔去搵妳既表妹?』

偽紫晴。



「佢同冰瑤…去左沖涼。」我諗起表妹同我講『吓?妳唔係想同我地一齊沖話,死變態!』
「哈...咁妳呢…」

『我…我純粹係想睇下夕陽哦...』偽紫晴講

「嗯...咁...我可以一齊睇嗎?」之後我就行埋偽紫晴隔離,一齊睇呢個咁紅既夕陽...

『我輸左哦...』



「下?』

『經過呢件事,我同紫晴都深深明白到…妳同樂宜既關係…比起我地…係相差好遠。』

「紫晴…」

『啊!輸哂啦!乜都輸哂…』偽紫晴望住我
『既然威脅妳地都無用…咁我都再無任何法子...咁我既存在亦都再無意思...啦?』
 
就…就係咁簡單?



「紫…紫晴…」

『我係偽紫晴哦。』偽紫晴搖搖頭『點啊…妳唔係而家先黎唔措得我嘛?』

當然唔會…但我又講唔出口。

『其實我根本就無可能會將妳件事講出去哦…』

「吓?」我驚訝…咁其實我地之前諗咁多做咁多都係多餘?

『紫晴絕對唔會想我咁做…我地無可能會咁去傷害妳。』

咁又係…當然我都無講出口。



『所以…我輸左比冰瑤,最重要,係輸左比妳同樂宜哦…』偽紫晴繼續講

…其實諗親一層…偽紫晴其實都無想像中咁壞?

偽紫晴望到我…好似諗到我諗既野一樣,即刻笑笑口『係咪開始鍾意人家呢。』

「唔會唔會!」我即刻揮揮手

『哈哈…以後就要靠紫晴自己啦…我相信佢都唔會輕易放棄的哦。』
偽紫晴好有信心咁講『但我走之前…可唔可以…』

「吓?」

然後偽紫晴就行埋黎錫左我一啖…『呢一吻…係我自己想錫…唔係紫晴哦,就當係告別吻啦!呵呵…』



如果呢一吻…就可以換返紫晴同表妹既自由…真係抵返哂啦…

當然…我都係無講。

『但無親手食妳隻豬真係有點可惜哦…』偽紫晴手指放係嘴唇,露出真係好可惜既表情。

「咪…咪玩啦…」

『哈哈…咁我走啦…』偽紫晴退後兩步…『家蔚,妳可唔可以答應我…
就算同紫晴做唔成情侶…都要好好咁對待佢?』

「當然,我應承妳。」

『嗯,咁我就走得安樂,但係哦!』偽紫晴瞇起雙眼
『如果比我知道妳對紫晴唔好,話唔埋我會返黎搵妳嫁!』



「唔會比妳有呢個機會,放心。」

『咁…拜拜啦…』偽紫晴合埋眼…

我行近佢幾步…驚紫晴又會暈低…但紫晴突然又張開眼。

『係啦…我想傳個話哦。』都係偽紫晴。

妳肯走未啊?

『其實紫晴自己都想同妳講好耐,但個傻女都係無膽。』偽紫晴講

「係乜呢…?」



『係另一把聲…一把男聲…想同妳講既野。』

男聲?即係…紫晴上世既靈魂…

『「我再無面目見妳,家蔚。」』偽紫晴講完呢句迷一般既傳話,就正式(?)消失左...
 
而家係零晨一點,我,表妹,冰瑤坐係張床上面,紫晴就係另一間房訓更。
我地而家傾更岩岩件事,而且順便將過去發生既事講返比表妹知。

順帶一提,幾個鐘之前表妹久違地幫我沖涼,當然,我都係要比人朦住眼

『表哥妳個胸係咪又大左。』表妹悶悶不樂咁講

「呢個就係妳聽完所有野得出既結論?」我好驚訝咁問

『哼,你地兩個…』表妹好不滿咁望住我同冰瑤『我仲未完全原諒你地嫁!』

冰瑤望住我,一面「妳就有佢發下皮氣啦~」既表情。

『但我真係估唔到…紫晴…原來有人格分裂…』表妹接住講…
『我之前…仲一直覺得佢係衰人,我怪錯佢啦…我真係好傻好天真!』

至少妳唔似黑鮑嬌咁比人食,咦係喎…

「咁妳同臨記…」我嘗試講

『兩個鐘之前我同佢講左分手嚕。』表妹好從容咁講

「下咁快?」我真係佩服眼前呢個女仔既行動力。

『反正我同佢都無感情!雖然臨記對我真係好好啦…』表妹講

可憐既臨記,但至少佢都可以同佢既女神一齊一個月啦…

『我再無面目見妳…家蔚。』冰瑤又再講返偽紫晴既”傳話”,已經係第五次。

「妳有無咩想法?冰瑤?」

『呃…呢個或者就係妳上世情人唔現身搵妳既原因…我唔知啦,我又唔係上個世紀既人。』冰瑤講

唔知幾時,我已經當左冰瑤係個人肉攻略書。

「係啦…岩岩係雜物倉到…表妹一直係咁表哥表哥咁叫…kevin會唔會知道我既秘密?」

表妹好尷尬咁望一望我,扭扭捏捏『咩喎!個情況咁危急…邊諗得咁多…』

『呵呵,妳唔好當我流既。』冰瑤挺起胸膛,好有自信
『我一早已經同kevin講左呢個只係樂宜對妳用既花名。』

「佢會信?」我好懷疑…

『kevin同我…都絕對信任對方。』

「嘛…咁就好啦…」我鬆一口氣,躺落床…
「咁算唔算係大團員結局?而家我應該可以去返我原本間學校啦…話時話我都有d掛住學校既炸雞脾…」

『家蔚睇黎妳忘記左一樣野。』冰瑤望住我『妳而家仲係女仔。』

『而家個胸仲越黎越大。』表妹再參一腳。

我即刻彈起身,相當驚惶「咁…咁點算?」

『所以事情仲未解決,妳就唯有繼續留係樂宜間學校囉…』之後冰瑤微微一笑
『順便再增進下妳地兩個既感情。』

我望一望表妹,表妹都望更我,我地兩個即刻面紅,另埋一面。

嘩…好尷尬。

*

*

星期一,我比門鐘嘈醒左,係表妹。

『以後,就由我送妳返學!』一開門,表妹相當有朝氣咁講

「下?但係表妹…」

『唔好但係啦!仲有,我以後就叫返妳家蔚…
費時講嘉為又比人識穿身份…而你呢!』表妹指住我『要叫我樂宜!得未?』

「哦…」我笑一笑…突然覺得空氣都有浸甜味…「樂…樂宜。」

『我地行囉!』之後表妹就拖住我

「喂!我都未換衫呀!」

不過點都好,總算一切都回復返正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