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外傳消失後的星期日

陳家蔚視角:

星期日好早就起左身,隔離床既表妹仲係呼呼大睡。

咁又係既,kevin呢間別墅真係好多野玩,桌球,卡啦OK室,連保齡球室都有,


真係好誇張,所以琴日可以話係癲左成晚。

「喂,表妹,起身啦。」我嘗試叫醒佢,我諗住出返去食個老麥就返屋企。

『唔…唔~~』表妹好明顯係到賴床。

傻妹。

見到床上面既表妹,毫無防犯既小紅唇…



咕嚕。

我慢慢伸個頭埋去…

『表…哥?』但表妹呢個時候就張開眼…『哇!』即刻退後一呎
『變態!你…你你你想係人地訓教個陣做乜呀?』

「無啊…」我張個腳另埋一面「只係見到妳臉上面有隻蚊之嘛。」

『吓?』表妹瞇起雙眼…『噗!哈哈哈…』之後爆笑起上黎。



「有乜咁好笑喎?」

『無啦無啦…』表妹用手指抹左D眼淚『我只係…』

『我只係覺得而家眼前既一切唔係夢…係事實,真係太好啦。』表妹笑得非常開心。

「嗯…唔係夢啦,妳掂下我個胸啦!」

『哼!』表妹彈起身『去行街囉!好耐無同表哥你兩個人去行街啦!』

我唔想吐糟…而家係朝早九點,根本無野行,不過…

「嗯。」今日我心情都好好「一於咁話啦。」



文冰瑤視角:

『點啊…傻豬?』kevin問我

「我…我係到諗更野。」我坐係bar台隔離,品嚐更kevin親手整既焦糖咖啡…

Kevin微微一笑,再無講到任何野。
或者佢一早已經習慣左,知道我既性格就係咁。

我同佢互相都有自己既自由,但我地都清楚,我地最重要既人,就係對方。
係呢點,我絕對唔會輸比陳家蔚同王樂宜佢地。

但,重點唔係呢到…

偽紫晴…真係咁容易就消失?



原本我只係想用呢個”事件”打擊偽紫晴既”自信心”,但無想到會有意外結果…

呃…

『嘛嘛,難得星期日。』到杯焦糖咖啡已經凍透,kevin終於開口
『妳就比自己休息下啦,大偵探,大好人,大玩家。』

我將視線重新望向kevin,向佢微微一笑「咁你今日又比到乜刺激我啊?大導演。」

或者我地既關係就係咁不可思議,但呢個又係另一個故事了。
 
外傳消失後的星期日 2

紫晴視角:



『紫晴,我地想去行街…妳一唔一齊去?』係既別墅門口,家蔚問我

「我…我唔洗啦…妳地…行得開心d啦…」因為…我無心情…

其實琴日聽完冰瑤同我既解釋之後,我仲係釋懷唔到…
我個腦真係好亂,我真係唔知之後應該點算…

雖然個個唔係我…但個個人真係做左好多錯事…
而我…無論點計…我都算係間接縱容兇手既人……係我…係我…

原來…我一直以黎所謂既美夢…係由人地既惡夢所築成...
我無資格再擁有呢個美夢。

『紫晴!』企係家蔚既樂宜鼓起勇氣『對唔住!』



「點…點解…樂宜?」

『我…我之前仲一直當妳係衰人!』樂宜衝埋黎攬住我『妳…仲唔仲當我係姐妹?』

「我…嗚…」我忍唔到淚水…我一直都唔識忍淚水…「呢句說話應該我講…樂宜…嗚…」

『我地…永…永遠都係好姐妹!』樂宜都喊埋一份…

就…就算…就算係咁…都有個永遠既好姐妹…

我望住家蔚…佢都係笑住望更我…
原來美夢一直都未終結…而且會一直繼續落去。

王樂宜視角:

『表…表妹…買完未啊?』表哥幫我拎左一袋兩袋,非常攰咁同我講

「哼!呢個係你瞞左我咁耐既補償!」

但表哥而家係女仔…拎唔拎到咁多野嫁?哼!唔理…自作自受!

「哇…嘉為你睇,呢個迷你裙真係幾可愛啊…」我望住櫥窗入面一個假人著住既淡黃色摺疊短裙。

『嗯…』表哥…『係呀…真係唔錯…嗯…』雙眼發光。

「嘉為,夠鐘食藥。」我同眼前呢個越黎越女性化既表哥講。

『啊…嗯…』表哥面紅紅咁講

「嘿嘿,呢個我要買左佢!嘉為出錢!」我笑笑口講

『下?又我比…不如買兩條?買兩條七折啊…』表哥提議。

「唔得…」

『車!』表哥拎起銀包,好不滿咁結帳,而就係咁…我發現到…

「嘉為,銀包入面個貼紙相…」

『吓?』表哥係到詐傻『邊有喎…』

「我隱約見到你同紫晴…而且仲有個心型係到…嘉.為…到底係乜黎!從實招來啊!」

『嘩…放過我啦~』
 
外傳消失後的星期日 3

鄭青琪視角:

「啊…好悶啊~」明明係星期日,但我就一個人無野做躺係床上面…

我感覺我周圍熟識既人都開始同我有d疏遠…
衰人王樂宜,有異性就無人性!但佢同臨記又無我想像中咁似情侶喎…
其實我真係覺得佢地有d可疑…

紫晴,佢同我本來都就無同樂宜咁親…但而家,感覺就更加微妙…

至於家蔚…嗯…唔知佢對我係點既呢?
但呢期,佢就同樂宜一樣,都唔理我…寧願同紫晴溫書都唔陪我!

哼!一個二個都係衰人。

「啊啊啊!好悶好悶啊!」我大大力掉開個cool順,好想搵地方發洩…

唔得,阿kay妳要比d行動…

嗯!行動比一切都重要!

陳芷螢視角:

今日都係無收獲。

到底一直係海旁遊遊蕩蕩有乜意思,我唔知道。

唉。

「好想去外國玩下…」我望住個大海,如果我可以變成水…就可以周圍去…

特別係澳洲,我真係好想去睇個個大石…
但我又點會有錢呢…

唉。

我討厭呢個乜都要講錢既世界。

就係我咀咒更呢個世界個陣,有人打比我。

「喂?」

『係我啊…』一把成日煩住我既男聲。

黃道輝,足球隊隊長。

『聽日…足球隊選拔…我想妳…黎睇下我…可唔可以?』

何必呢…

「我考慮下…」但我又有乜野可以做呢。

但足球隊選拔…即係會見到佢…嗯…一定會見到,
或者我心入面有個答案,只係自己唔想去知道。

陳明臨視角:

「喂?」

『係咪陳嘉為既爸爸?』呢把聲…好似係我衰仔既班主任?

「係啊…」

『關於你個仔既休學申請…我有野想確認一下…』

休學?

「你講更咩?」我好不解問「休學?我個仔幾時休學?」

外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