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係咁眼眉跳…
到底點解呢?胸圍內褲我都著齊啊,我又未夠歲數買利記喎。

我望一望隔離既陳芷螢,佢又係訓得好爽,完全係當教英文既Miss lee無到。
但Miss lee唔知係因為無老師既霸氣,定係一早已經慣左,所以無理到佢。

當然,我認為係前者。


不過Miss lee既英文當然係唔錯啦。
但有時都會間唔中講返一兩句中文,呢點特別唔值得其他老師學習。

『係啦,陳家蔚,妳係澳洲返黎,講英文既口音應該好準,
值得比其他同學學習,不如妳試下讀接下黎既一段?』Miss lee講

你地睇,我岩岩講完無耐Miss lee又講中文啦。

耶?



『陳家蔚?』Miss lee望住我

讀英文?口音準?下?下?下?我望住段文,其中至少有四份一我都唔識讀。

「我…我…」突如其來既發展攪到我口窒窒…

『Miss!』表妹突然舉手彈起身。

『樂宜?』Miss lee轉移望我隔離既表妹



『家蔚佢!喉嚨唔舒服!』表妹繼續講『所以佢讀唔到!』

表妹…唔係…樂宜…我好感動啊…

『吓?喉嚨唔舒服…點解啊?傷風?感冒?洗唔洗去保健室?』Miss lee即刻好擔心咁問

點解件事好似因為咁越攪越大?

「我…咳咳…」我扮咳。

『Miss lee!』樂宜仲係企係到,睇黎佢都因為Miss lee苦苦追問攪到好頭痛『家…家蔚…』

樂宜…靠妳啦…

『因為家蔚M到所以先喉嚨痛咋!』樂宜衝口而出









『咳咳,繼續上堂。』Miss lee扮無事發生過『紫晴不如由妳讀?』

坐係前面既紫晴都係呆左咁望住我『吓?』五秒後先有反應『係…係…』企起身。



『M到?』隔離既陳芷螢好明顯比呢次蘇動嘈醒左,圓圓既雙目斜斜地向下面瞄。



我反射性將雙手禁係裙上面…「無…無啊!」之後用好痛恨既眼神望向樂宜

樂宜仲係呆呆咁企係到,同企係到讀書既紫晴相映成趣。

之後我慢慢轉去望坐係我後面既邦彥…佢都係睜大眼望住我。

嗚…嗚…

我嫁唔出啦!
 
『對唔住...家蔚…』小息一到,樂宜即刻向我道歉

「嗚…」我一方面真係好嬲樂宜,但其實諗深一層佢都係為左幫我…

但個方向錯Q哂囉。



『表姐啊…唔好嬲樂宜啦…』阿kay嘗試幫樂宜口『噗。』

妳個噗已經出賣左妳,阿kay。

『最多…我借止痛藥比妳食?我有帶啊…』阿kay繼續講

「我都無…」我彈起身「都係無野啦…我去洗手間。」之後拋低佢地兩個…

哼,至少到放學之前都唔洗我原諒妳地。
順帶一提,今日開始上堂就係全日制,而萬惡既體育堂就係聽日…

到底係地獄定係天堂呢?真係聽日先知。

諗下諗下,差d入左男廁,有幾個岩岩係廁所出黎既學弟比我嚇親。



我覺得而家自己既情況同變左女仔一個月好唔同。
一個月前個感覺,就好似南北兩極咁,一時就男仔心理,但又可能會突然變得非常女性化。
而家呢,好似呢個磁石壓爛到變成沙一樣,已經再分唔清自己幾時係男幾時係女。

唉,時間始終都係一分一秒唔等人。

『表姐,真係唔洗食藥?』去完洗手間返黎,阿kay真係好擔心咁問,而樂宜就唔知去左邊。

我更係要食!荷爾蒙藥。
話說呢隻荷爾蒙藥係冰瑤既信心保證,市面係好貴好貴,甚至係好難搵。
而我呢,就平均三日食一次,今日岩岩到第三日。

老實講,受左冰瑤咁多欣慰,到我變返男仔個陣都唔知點報答冰瑤。
以身相許?變返男仔之後邊個會要我呢個無存在感既毒撚...或者...得樂宜會?

「唔洗啊…我自己有帶。」我同阿kay講,之後就打開個小藥包,咦…無帶。

食遲小小應該無事掛?

『咁就好啦…』我係阿kay面前扮左一個食藥既假動作
『嘻嘻…因為家蔚妳唔舒服就可能會錯過放學既活動…』

「活動?」我望住興致勃勃既阿kay

『足球隊選拔啊!好好睇嫁!我地學校學界足球非常出名嫁!』阿kay講

「男子?」我再問

『更係男子啦!有好多好掂既男仔嫁…例如呢…例如呢…』

無興趣,男子足球,我又唔係gay,好地地點解要睇仔。

『啊…仲有呢,邦彥都係足球隊一份子嫁,仲係正選tim,係可,邦彥。』
阿kay望住我後面既邦彥,佢偷偷地係到睇更足球雜誌。

『係啊。』邦彥敷衍回答,睇黎本雜誌對佢黎講非常吸引。

邦彥都係足球隊一份子…哦…

嗯…

咁支持下朋友都無問題姐?

「阿kay,諗諗下我又真係無野做…預埋我啦。」

嗯…我又唔係睇仔,係支持朋友,無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