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


之後既細節就唔再講,學校的確係為左個幾無聊既原因打比老豆,
我解答完之後,冰瑤就用班主任把聲打返比老豆解釋我休學件事完全係學校攪錯。

呢件事就好似好順利咁解決…但唔知點解,我始終係覺得有d唔妥。

點底係邊到唔對路呢…



算啦…起馬暫時都無事,一於見步行步。
 
同冰瑤分開之後,我同樂宜就求其係附近食d野,之後就返學校。

『係喎,家蔚妳記得一陣要去保健室…』樂宜忽然同我講

「下點解?」樂宜突然咁講令我好奇怪…但我又醒返起d野
「哦…體育堂,妳唔係連體育室都唔比我上嘛…樂宜…」

『點會喎!』樂宜望住我『只係想妳避過換衫時間之嘛…』



「真係咁唔想我一齊換…我…我反正而家都係女…」

『唔得。』樂宜睜住我『就係唔得。』

「哦…」

結果返到學校我就自己一個去左地下既保健室。
樂宜話大約開左堂再多十至十五分鐘左右出去就差唔多…



嘛,就休息下啦。

*

係床上面休息左一陣之後,我就出返去,見到遠處已經有一班女仔換哂衫係操場。
唉,咁就錯過左,不過仲有好多次體育堂,始終有機會既!

我之後上返五樓,拎埋衫再行去女更衣室…一打開門…

『嘩!』一把女聲即刻大嗌

「唔好意思!」我下意識舉起手遮住自己雙眼…

咦?但我都係女仔黎嫁喎…



我慢慢放返低隻手…係我眼前既…係陳芷螢。
佢一手拎住件體育衫,遮住已經除左恤衫得返胸圍既上身,
另一手就放係藍色橫紋內褲前面既位置,盡可能去遮一遮,面紅紅咁望住我。

『點…點解妳會係到既?』陳芷螢口窒窒問

「呢句野應該係我講。」

『我…我岩岩肚痛所以咪錯過左換衫時間囉!』陳芷螢解釋

「我差唔多原因…所以去左保健室…」我一路解開衫褸一路講…

『咪…咪住…』陳芷螢背對住我,之後就套左件體肓服…

其實係女更衣室見到仲有女仔換更衫本應該係開心既事,可惜呢個係陳芷螢,


仲要係TB,感覺我自己好似仲有幾分危險tim。

陳芷螢急急腳著埋體育褲之後『拜拜。』然後就離開更衣室。

拜乜?一陣都見。

「神神化化…」好地地又點會一個女仔自己換衫,肯定係因為班女同學都唔妥佢。

不過諗深一層,我咪又係自己一個係到換…

不過情況唔同,某程度上我係被迫既。

嗯。
 
『表姐…無事嘛?係唔係…m到仲未好返?』


一返去操場,原本打更排球既阿kay就即刻走埋黎問

順帶一提,班男仔係另一邊既籃球場打更籃球。

「無,我無事,夠啦…唔好再提m到…」我同阿kay講

阿kay『嘻嘻…』之後就走開…因為教體育既miss lau而家係我隔離。

『妳就係陳家蔚?』Miss lau問『無事嘛?』

「無呀…岩岩休息左陣…而家無野啦…」我dup低頭講

『佢地都熱身完嫁啦…妳唔介意就同陳芷螢兩個一齊熱身啦…佢都岩岩到。』
Miss lau指住遠處熱更身既芷螢。



「哦…ok…」又係芷螢。

不過都好既,乘機睇下套唔套料幫邦彥手。

我慢慢行去陳芷螢個邊,竟然聽到籃球場個邊d男仔傳黎歡呼聲…
攪錯啊!我即刻將雙手抱胸等佢地無得注視我既胸…但雪白既長腿都係無得遮。

「hi…」我望住芷螢。

『hi…』

「Miss lau黎叫我同妳一齊熱身喎。」

『哦。』

…好尷尬。

然後我地兩個就一齊熱身,幫對方禁腳做set up,之後短跑…
變左女仔之後其實根本就無做過運動 (如果唔計宿營踩車同沙灘打排球)
而家短跑個胸彈下彈下真係好麻煩,而且亦都吸引哂隔離班打更波既男仔目光。

打你地既波啦!掛住睇波!

結果遲黎唔單止無得同班女仔一齊換衫,而家仲成為其他男仔注視既目光!
真係太悲慘啦…下次我一定唔制…

反而隔離既陳芷螢就無乜野,好似已經慣左咁,唔通就係呢種女仔先會受男仔歡迎?
最後我當然無係芷螢身上套到任何情報 (因為根本就無對話),之後我地就返去一齊打排球。

同女仔一齊打排球雖然充滿左歡樂同粉紅氣息,
但硬係無左同男仔打波個種汗同熱血感覺,而且我而家係專注諗更其他野…

『家蔚,你到底諗更乜?岩岩完全心不在焉咁既…』岩岩同樂宜一組玩傳球,結果我不斷打失。

「無野…」

既然老豆件事暫時已經告一段落,而家要將返重點放返係點幫邦彥追芷螢到。
其實我已經諗左幾個plan,差在幾時開始實行,
淨係星期六日應該好難,應該要係上學時間就要開始…

『今日就到呢到啦…』Miss lau拍拍手『排隊…』

『Miss lau我幫妳拾野…』陳芷螢講

『嗯,咁唔該哂啦,芷螢,咁妳地就返去換衫先啦。』Miss lau同我地講

樂宜手上面一個排球跌左落地下…『啊…』

「樂宜?」我望住佢「排球呀…」排球滴下滴下滴得越黎越遠。

『我唔記得左有換返衫呢件事tim…』樂宜好驚訝咁望住我『家蔚…』

「所以…」我望住前方準備去女更衣換衫既女仔大隊…

今次…走唔甩?
 
 
事實再一次證明,樂宜既計劃無一次係順利進行。
 
『表…表哥…』樂宜細細聲係我質邊講,急到叫返我表哥『點…點算好…』
 
「我點知喎…」我另轉頭望一望係操場幫miss lau拾更野既陳芷螢,拾野無理由兩個幫手嫁嘛…
 
「樂宜…反正…反正都仲有咁多次體育堂…始終…」我越講越細聲「始終都要面對…」
 
樂宜用受傷既眼神望住我,之後dup低頭『嗚…』好唔奮氣。
 
「而且喎,樂宜,妳諗下,可能去一去女更衣室一躺,可以重燃返男性靈魂呢…」
 
樂宜睜住我,一臉『你果然係變態!』既樣望住我…
最後,佢細細力打左我個肚一拳『嗚…無辦法啦!只…只要你可以快d回復原狀…』
 
最終樂宜都係屈服左,不過就算佢唔屈服,都阻止唔到事情發生。
 
然後我地就入到女更衣室…
就等我欣賞下天堂既美景啦!至少,我係比幾個女仔包圍之前係咁諗。
 
『嘻嘻,表姐…』一關埋門,阿kay就笑笑口望住我…
 
『唔好打算亂黎啊…衰人鄭青琪!』樂宜即刻講。
 
『咩喎,我地不嬲都係咁嫁啦!而且岩岩無機會,而家更係要玩返夠本!』
 
玩?玩?下?
 
『表姐…』阿kay望住我『我地幾個女仔要襯呢個時間增進下感情…』
 
「下?我唔明…」我原本只係打算睇妳地換衫咋喎,唔通…
 
突然,一個應該叫小藍既女仔將雙手攝入我件衫入面,掂到我個胸「啊呀!」
 
『嘩,姐妹,家蔚個胸真係好大嫁!唔係假嫁!』小藍向住其他女仔大嗌…
 
揉…揉…揉…啊…啊…
 
「唔…唔好…放手…啊…」小藍既小手用恰到好處既力到係到揉我個雙峰,令我有種異樣既舒服。
 
『哈哈,真係好可愛啊…仲叫我唔好放手tim!』小藍繼續講『阿麻試唔試下?』
 
阿麻?佢指更應該係隔離一個女仔既花名…『我…我再觀察多陣先…』
 
『就除左佢比大家睇下啦…仲驚人tim啊!』呢句係kay講,
 
「除?除乜?」唔係除bar丫嘛…阿kay妳手指咬出唔咬入!
 
『嘩!』小藍幫我除左件體育服,我身上兩團巨肉即刻彈出黎『家蔚妳到底食乜食到可以咁大嫁?』
 
『嘩好鬼羨慕啊…』『唔得…我忍唔住要揉下啦!』『嗚…輸哂…嗚…』既聲音源源不絕出現。
 
而且亦都有好多小手周不時伸出黎隔住個bar揉我個胸…
我感覺再咁落去個bar隨時都會甩出黎…
 
我邊發出微吟邊用非常無助既眼神望住比班女仔隔住既樂宜…
佢已經換好衫 (哇好快!),一臉無奈咁望住我。
 
原來佢一早知道會發生呢個情況!所以先極力阻止我…
 
樂宜,原來妳一直都用心良苦…
 
我向妳道歉…女更衣室好可怕啊…啊…嗯…嗯…唔好揉…唔好揉啦…
 
濃濃既粉紅氣息,連續五分鐘滿佈係女更衣室入面。
 
呢五分鐘,我就好似回到紫晴屋企張床上面,比n個偽紫晴玩弄一樣…
原來一大班女仔一齊個陣,就會做埋d咁既野…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