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


星期六,我,冰瑤,樂宜好早已經到左迪士尼站,然後係一邊監視住約定既地點。
過多陣,邦彥同芷螢就先後到左,兩個人好尷尬咁企係到,
事前我已經將d飛比邦彥,所以即使我唔在場都無問題。
差唔多到約定時間個陣,我就打比芷螢。

「喂,芷螢妳到左啦?」



『係啊…妳地呢…而家得…得我同邦彥…』

「啊…地鐵塞車啊…我估無咁快到嫁啦…不如你地兩個行先啦…」

『下?』芷螢一聽到,即刻好焦急咁望住邦彥『下?』

「係呀…加油啦,哇…收唔清楚啊…拜拜拜…」之後收線

『妳玩我!』一放低電話芷螢就大嗌



『咩事?』邦彥係質邊問…

『下?下?』芷螢dup低頭…『佢地叫我地兩個玩先喎…』

『咁行啦…』邦彥微微一笑,對住芷螢講。

Good job!

『地鐵塞車?乜野理由黎嫁。』樂宜用蔑視既眼神望住我…



「呵,妳理得我,總之而家一切都好順利啦…」
 
所以,我地三個就一直跟係邦彥同芷螢兩個人後面,
隨左無跟埋佢地入去玩遊戲,我見到芷螢由一開始唔多願意,
已經變到有少少開心,女仔既情緒果然容易大起大落..

見到佢地兩個咁開心,令到係一旁既我有點點酸意…但總算係好順利…

但係我地就好無聊啦,一方面要防止佢地發現我地既存在 (呢點靠冰瑤,佢好似對跟蹤術好有經驗咁。)
另一方面呢,今日天氣仲要好熱,所以成件事都係有d自己囉黎衰。

『啊!!!咁難得黎到…我地不如自己玩下啦!』對樂宜黎講,監視呢d野無疑係非常無聊。

「唔係咁好既…」我同樂宜講「一但分開左,之後無啦啦又撞見返佢地咪大鑊…」



『不如由我跟住佢地?』冰瑤講『咁妳地兩個就可以拍拍拖啦…』

「拍…拍拖…」我對呢個名詞唔知點解好敏感,一個同毒撚無關係既詞。

『我一邊send sms提醒妳地佢地兩個係邊,就唔怕撞到啦…嘛…』冰瑤推一推我同樂宜既背脊
『輕鬆下啦!妳地兩個…』

「冰瑤…」變左女仔真係好眼淺…我已經有d眼濕濕

『係囉,既然冰瑤一番好意!去啦…去啦…』樂宜望住我,亮晶晶既雙眼就好似向我發射小新光線咁。

「嗯…」睇黎我只可以屈服「多謝妳啦…冰瑤。」

之後我地兩個就同冰瑤分開左,老實講,我其實都係第一次黎迪士尼公園啦…
因為聽閒呢到細到爆又無野玩。而且最大原因,就係唔會有人陪我,所以點會黎呢…



但而家唔同,我隔離有樂宜係到…
其實一直同樂宜兩個出去已經習以為常…唔係冰瑤咁講…我真係無咁覺得…
原來…呢d就係拍拖…

「樂宜!」我對係前面好起勁既樂宜講

『家蔚?』樂宜另轉頭望住我…

「不如…」我dup低頭,有d怕羞…「試下拖手?」

『喔!』樂宜面紅得好快…『嗯…嗯…』之後慢慢伸出手…

我記得上次…樂宜就係用呢隻小手係貨倉捉住我隻手…
但今次唔同…意義上面都好唔同…



慢慢,我都伸出手…同樂宜既小手…合埋...然後...十指緊扣…

『表哥…』樂宜細細聲講…『你隻手…雖然唔同左…又細左…但都係…都係咁溫暖。』

我笑一笑,諗起岩岩對住邦彥同芷螢有酸意既自己,真係好傻。
而家我眼前已經有一個好重要既人。

無錯。

「今日天氣熱嘛!」我望住樂宜「想玩乜野?」

『更係太空山啦!』

「下?又係刺激野?」我諗起上次海洋公園,唔係掛!



『放心啦!真係唔刺激嫁!』

「妳次次都係咁講!」
 
但太空山玩左次又真係覺得無乜野,可能真係兒童向啦,
而且入面根本黑到乜都見唔到咁濟…

『都話左嫁啦~又唔信!』玩完樂宜就講

「係啦妳叻啦…」

然後我同樂宜就根據返邦彥同芷螢兩個人玩過既路線玩,咁就唔怕會撞到。
因為唔同地方都要排隊既關係,話咁快,天已經好黑。

話事話芷螢都無打過電話黎,證明佢都好享受同邦彥兩個人一齊既感覺。

而家諗返,其實我差d就叉隻腳入佢地兩個人到…破壞原本兩情雙悅既佢地…

好彩,而家總算將所有野都扭轉返黎…
而且同樂宜咁玩一玩,我相信好快就可以擺脫對邦彥既個種感覺…

嗯。

『去睇煙花囉!』樂宜講『好似就快會有煙花表演…』

「嗯…聽講好似幾好睇?」其實我唔清楚啦…

然後我手機又震,係冰瑤既短訊。

(有重要事情就快發生,我地而家係夢想花園,速到)

重要事情…唔通…

「樂宜!冰瑤叫我地而家去夢想花園…話有重要事…」

『家蔚?其實…唔理佢地…都得啦?』樂宜面紅紅講,睇黎佢唔想理佢地個邊既事…

「樂宜…」我望住佢「今日既目的係幫邦彥同芷螢…呢點無變過…我地可以玩,已經賺左嫁啦...」

『哦…』樂宜有少少失望咁dup低頭

之後我就拖住樂宜去到夢想花園,見到冰瑤企左係一邊,注視住邦彥同芷螢…

「嗨…冰瑤…」我望一望遠處邦彥同芷螢…佢地而家兩個個對望更…
邦彥明顯好冷靜…但芷螢就有d不知所措…

但因為人流太多,我地都聽唔到佢地兩個既對話…然後…

邦彥…慢慢伸個頭去芷螢到…最後…兩個嘴唇緊緊貼上…
同一時間…煙花表演就開始…就好似祝福呢對戀人咁…

我忍住心痛…但為左所有人好…

『嘩!』芷螢呢聲嘩,大聲到我地呢邊都聽到,
仲令到周圍突然靜一靜,觀眾都將視線由煙花移向佢地兩個…

『芷螢?』邦彥好驚訝…我地三個都好驚訝…明明原本都好順利…而家攪到好似係邦彥強吻芷螢咁既?

『我…我…我我…』但都唔夠芷螢驚訝…
佢個感覺就好似突然驚嚇過度一樣…眼珠游走。

『我…我鍾意女仔嫁!!!恭喜發財如來佛祖啊啊啊!!!!!』
芷螢一路跑走一路大叫…餘下邦彥一個呆呆企係到…
 
『我地係時候出去啦…』冰瑤即刻講

「下」『咩話?』我同樂宜都未load到岩岩到底發生乜事…

『再唔出去,邦彥就會比人誤會係強吻女仔既變態。』冰瑤再講

係喎,錫完人,之後個女仔急急腳跑走,的確好易比人誤會…

「咁去啦…」我即刻講

『咪住,家蔚。』冰瑤望住我『妳去追芷螢。』

「下」『咩話?』我同樂宜再一次好驚訝咁講

『費時佢做乜傻事…』冰瑤講

點會呢,不過芷螢一個又真係放心唔落既…

然後,我根據沿途上驚訝途人望住既方向,大概估到芷螢既逃走路線。

點解要走呢?真係接受唔到大不了咪派好人卡,
而且…仲要邊走邊大叫…

最後我終於見到芷螢 – 佢而家坐左係樹下既一張長椅。

因為呢個位置睇唔到煙花,所以周圍都無乜人…

「hi…」我同芷螢打招呼…佢dup低頭…

…無反應,又唔似喊更…

「飲唔飲d野?」我再講「咖啡?」

然後我隱若見到芷螢點一點頭…

「咁妳唔好行開啦…我去買咖啡…」

好彩而家d人都睇煙花,所以飲品店都無乜人排隊。

「啦…」返到去,我遞左一罐咖啡比芷螢…

『多謝…』佢終於講野『幾多錢…』

「嘛…我請啦…當陪罪…」我有d唔好意思咁講

『我係咪好傻…』芷螢無啦啦講,睇黎佢知道我地見到哂岩岩既情況...

「點會呢…但我唔明…」我打開罐咖啡…飲左啖…「你地明明係鍾意對方…點解唔肯一齊呢…」

芷螢一聽完就望住我『妳果然睇到哂…』臉帶淚光

「係啦…本來所有野就係為左妳同邦彥可以走埋一齊…」

『妳…好似我認識既一個人。』芷螢沒頭沒腦咁講,之後飲左啖咖啡…
『又係咁鍾意飲咖啡,又係咁婆媽,又係咁鍾意幫人。』

「妳咁講我真係唔知道開心定唔開心…」我無力吐糟…

『但妳既好意我心領…我同邦彥…唔可以一齊…』

「點解喎!」一聽完我激動到企起身,望住芷螢「妳知唔知道…」

為左你地…我放棄左自己個感情嫁!
呢句…講唔出口…

『如果…』芷螢dup低頭…『我有個秘密…唔知點解…我覺得...我可以講比妳知…』

「秘密…?」

然後芷螢慢慢抬起頭…


『如果…我話我係男仔…妳信唔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