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如果係兩個月前,我一定答佢唔信,
然後誠意推介眼前呢個女仔打去29283283或者24567111,絕對有專人誠心解決佢既問題。

但而家…
我無即刻回答佢,只係緩緩地坐返係長椅上面…芷螢隔離。

會唔會係芷螢知道我個秘密,但又唔肯定…


所以先咁講想試探我口風…但係想探我口風幾時都得啦,點會選擇係呢個時候呢…

回想返我所知道既芷螢…
係海旁第一日見到佢,著住男裝,叫自己做小影…
之後我認為佢係TB…然後體育堂佢又刻意回避更衣室…

…芷螢…身體上無可能係男仔…
標緻既五官,就算同我比都絲毫唔失禮既上圍同身材…長長既馬尾…

唔通…佢同我一樣…都係男變女…?



...

『哈哈,呢個笑話好唔好笑呢!』就係我苦惱思考個陣,芷螢突然講『我玩下妳咋!』

笑話?唔係…

「我信。」唔係…一定唔係笑話…

『下?』芷螢望住我…『妳信?』



「嗯…」我正視住芷螢…「我信妳係男仔!」

『點…點解…』芷螢好錯愕,睇黎佢本來諗住用「笑話」黎掩飾返岩岩既失言…

但佢偏偏估唔到…

「無得解,總之我就係信。」

佢眼前呢個人,我,陳嘉為,係兩個前,都係由男兒身突然變成女仔。

但我唔想將呢件事同佢講…或者咁做係好奇怪,咁難得有人同病相憐喎!但我就係講唔出口,
秘密由自己口中講出口同比人估中真係兩件事黎…即使眼前呢個人經歷同我一樣…

講起經歷…



「小影…」我keep住望住芷螢「簡單歸納下,即係妳係由男仔變做而家女仔…」

『嗯。』芷螢點點頭

「點解會變做女仔呢…」我將合理既情況load一次「係唔係因為上世有未完成心願…
一係外星人要做實驗…或者突然由男分裂做男加女…」

「定係…」我將個頭向前傾一傾向芷螢「妳係海旁比一班mk打完黎所以變做女仔?」

『點解妳會咁諗既?』芷螢好愕然咁問…

「無…」我唔想答佢,因為我研究得太多「好奇姐。」

『其實...』芷螢又dup低頭,睇得出佢攪盡腦汁『我唔知道…』



「下?」我覺得好奇怪,點解變成女仔都唔知道?「咁時間呢,大約係幾時?」

『我…』芷螢個頭dup得更加低…『我都唔知道…』

…我腦海又浮現返29283283同24567111兩個電話,或者介紹比芷螢真係無錯。
 
老實講唔知道變成女仔既原因同時間…咁其實佢到底係咪真係男變女都解釋唔到嫁喎!
但之前我仲實牙實齒話信佢,而家先同佢講我好懷疑又好似好衰女…仔既…

而家諗返起,真係好彩岩岩無同芷螢講其實我都係男變女。

呼,好險好險。

「但係呢…」我決定將我個諗法婉轉d問出黎「妳又唔知到原因…又唔知時間…咁其實…真係有d奇怪…」



芷螢又望住我…而家眼帶淚光…『果然…妳都係唔信我…』

「我信嫁!」大概…「我真係信…只係…只係…方間有樣野叫做乜野…性…性別認同障礙…會唔會…」

『唔係啊!』芷螢大嗌『我唔係!我唔係!』

「小…小影…」估唔到芷螢會咁激動…睇黎我真係講錯野…

芷螢dup低頭,終於喊起上黎『嗚…我…我都希望我係…咁一切都好容易辦…
但我…嗚…我腦海裡面殘餘既記憶話比我知…我係一個男仔…』

「殘…殘餘記憶…?」

『無錯…』芷螢企起身…『我失左憶。』



下?男變女仲失埋憶…太超展開啦掛?
但我唔想吐糟…因為我真係吐唔落…
而且我身邊本來都發生左好多奇怪事,三個人格同時係同一個身體入面已經係一個好例子…

『我至少…無左十三…十四年左右既記憶…只係得返好細微既片段…好細微既回憶…好細微既提醒…』

「所以…妳會係海旁做個d奇怪事…」搵十個一樣咁寂寞既人呢個咁中二病既事…

『係我既回憶叫我做…但我唔知點解…』芷螢好迷茫咁講
『我只係每晚,每晚都去一次…但唔知道原因…亦唔知道會發生乜事…』

「咁…」我都企起身「咁妳屋企人呢?妳屋企總會知道妳呢十幾年發生既事…」

『我無屋企人。』芷螢繼續講『而家住既屋,都係有人好心租比我。』

我已經唔知道講乜好,
如果芷螢真係由男仔變做女仔,佢既經歷實在比我淒慘得多…
唔單止失左憶,仲要無屋企人,連朋友都無幾個…

佢只係靠僅存既信念 – 自己係一個男仔…生存落去…

而我,有一個好好既表妹…有一個好聰明既軍師…
變左女仔之後又識左幾個朋友…

相比之下,我,真係幸福得多…

「小影!我…我一定會幫妳…無論點我都會幫妳搵返個記憶…」

『家蔚…』芷螢望住我…之後搖搖頭『多謝妳既好意…但…但呢件事應該只有我自己先可以解決…』

然後佢向前行幾步…『妳唯一可以幫到我既,就係忘記岩岩發生既事…
咁對我同妳黎講…會係最好既…拜拜啦…我…我返去先啦…星期一見…』

然後芷螢就無再回頭,離開我既視線範圍。
 
返去邦彥個邊,只係發現得返冰瑤同樂宜兩個…

「邦彥…呢?」我問冰瑤。

『佢話想自己一個冷靜下…陳芷螢點?』

「佢話自己返去先。」見到冰瑤有d擔憂,我再講「應該唔會有野既…佢仲同我講星期一見…」

『嗯…』

『既然煙花都放完…返去囉?』係隔離既樂宜講

嗯,咁就錯過左個煙花表演。
不過,仲有機會既…我望住樂宜…佢又望住我『做乜?』樂宜問。

「無野…返去囉。」

坐坐下地鐵,冰瑤問『咁岩岩陳芷螢同妳講左乜?』

「無…我同佢只係靜靜坐係到…我買左罐咖啡比佢飲…就咁…」
我唔敢望住冰瑤,因為我知道只要正視冰瑤佢一定會知道我講大話…

既然,呢個係芷螢既秘密,我就唔可以將呢件事講出黎…

『唔…芷螢個句「我鍾意女仔嫁!」真係好奇怪…』冰瑤若有所思咁講..

「唔知呢…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