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阿…阿kay知道左我個秘密…
知…知道我唔係女仔…

我好似靈魂脫離咁,慢慢打開門…
頭好暈…事情發生得太快…

打開大門之後…門後面竟然有人係到…



陳.嘉.為!』堂姐係我面前抱胸講

堂…堂姐?

係咪幻覺…嗯…一定係幻覺…因為岩岩既衝擊做成既幻覺…
一定係…

堂姐明明係英國…點會係我屋企呢…
我關埋大門,等左大約十秒之後,再重新開一次…



堂姐唔單止無消失到,仲企得近左。

『你唔係我堂弟既女朋友!你就係我堂弟!係咪!』堂姐依然抱住胸講…


我感覺就好似突然闖入左地雷陣一樣,不斷引爆周圍既地雷。
 
我呆呆咁企係大門口,面對住來勢兇兇既堂姐,真係好想而家係發更夢。



嘉.為!』堂姐再大嗌一次,驚醒左我…

點解堂姐會係到?

或者觀眾已經無乜印象,眼前呢個人叫陳玲柔,在係英國讀書既堂姐,
大約兩個月前,佢同堂兄陳以達黎左我屋企住左幾日,
當時我係以林家蔚 – 我自己女朋友呢個咁混亂既身份去招待佢地。

「堂…柔姐姐?點解妳會係到既?嘉…嘉為出左去啊…哈哈…」
我嘗試扮得好自然…之後慢慢關埋大門…

其實我雙手已經出哂汗。

『你都係決定扮落去!』堂姐行過去梳化坐低,
之後拍一拍隔離既空位,示意我坐過去『過黎。』



一定要令到堂姐相信我係林家蔚!已經有可能比阿kay識穿身份,唔可以再令多一個人知道…

我慢慢行過去堂姐隔離,用以我極限所能做到既女性步姿行去。

『所以,你已經成為一個真正既女仔啦!』堂姐一路望我既步姿,到我一坐低,堂姐就即刻講

「柔姐姐…妳講咩喎~」我覺得我把聲tune得太高音「我啦~我完全唔明既?」

堂姐突然喊起上黎『嗚…嗚嗚…點解嘉為你要咁睇唔開去做變性手術喎…
我記得當年你明明好活潑好乖仔…但睇下而家,你睇下你!嗚嗚』

「堂…柔姐姐!?點…點解無啦啦喊喎…我真係唔明呢…我係林家蔚…林家蔚啊…」

『仲…嗚…仲有d錢點黎?哦!一定係做…做援交賺錢…而且仲要男女通殺…嗚…』


堂姐無理到我繼續邊喊邊講

話我做變性手術都算!仲要話我靠援交賺錢去做手術!而且仲要係萬能插蘇tim!

好離譜囉!

「柔…柔姐姐!雖然我唔知妳講乜!但真係太離譜囉!」

『仲有!』堂姐突然伸手抓住我個左胸,我「啊!」叫左一聲
『仲要整形到咁既身材!比...比妳堂姐我仲好...你叫我點接受到啊?』

睇黎堂姐既誤會真係好深!我指係變性手術個方面!

我無啊!我一覺起身就變成咁,而且仲係真正既女仔,連月經都黎左啦!



妖唔係喎…我而家係要扮係林家蔚,一個十六年黎都係女仔既女仔!
 
「柔姐姐!」我彈起身,扮到好嬲「妳再…再咁講我真係嬲嫁啦!」

年中比樂宜用咁既語氣話我唔少,而家要扮原來真係唔難。

『你睇你既語氣!嘉為你到底積左幾耐先會變成咁…嗚嗚…
果然…果然雙親成日唔係到照顧你…人真係會癲…嗚嗚…我點同你老豆解釋喎…』

同我老豆解釋…
唔通,堂姐係到,就係因為我老豆?

上次解決件事之後仲覺得有d唔安樂!原來…原來係咁!

「柔姐姐…」我坐返低,嘗試追問「妳…妳唔係英國咩…點…點解咁快就返黎?」



堂姐索一索鼻水『我…我學校本來就攪更一個外地工作實習…』
再索一索『之後我…我喎…見到香港係選擇之列…就諗…啊…不如就順便探下嘉為啦…』
『但又唔捨得英國d fd喎…所以我真係考慮左好耐…』

真係多得呢個學校唔少。

『之…之後呢…』堂姐睜住我『有日我收到你老豆電話。』

「係…係嘉為老豆。」我嘗試矯正堂姐

『佢好開心啊…係到講話自己個仔識到個好女仔~光忠耀祖,呢樣個樣…』

…我大概明個問題出現左係邊到。

『我就同你老豆講,係啊…家蔚好女仔啊…個排真係盡心盡力照顧我同阿哥啊…
但你老豆呢…』堂姐望住我『就話「家蔚?佢女朋友唔係叫文冰瑤咩。」』

果然係咁…果然係咁啊啊啊!!!!!!!!!!!!

『文冰瑤…我記得去南生圍個日都有出現,
但嘉為又點會換女朋友換得咁快!而且家蔚仲係一個好女仔喎!』

「換…換女朋友…呢d…好…好平常姐…」我講…

『如果真係換女朋友,咁又住係嘉為屋企?』堂姐強調個你字。

「其…其實!」我又彈起身,再次扮到好嬲
「我都係岩岩知嘉為咁花心!我而家好嬲呀!我而家拾野走!」

堂姐拉住我件衫,大大力扯我,令到我訓返低。

『所以呢,我無即時踢爆你,同你老豆講我可能記錯名,
然後我決定選香港做實習地點,你老豆聽完好開心,話放心住係你屋企。』

「但…但點解又早d通知嘉…嘉為呢?」

『我同你老豆講,要比驚喜你,所以就無通知你,
之後你老豆仲寄埋鎖匙比我,怕我返到黎你唔係到喎...』

係呀,而家真係好驚喜。

「不過呢...柔姐姐呀...我照顧唔到妳啦...
我要回娘家...唔係...返去屋企,嘉為令我太失望啦...」我又慢慢企起身

其實聽完堂姐咁講,佢覺得我就係佢堂弟呢點都係估估下姐,嗯。

『結果今日早機,我返到黎呢到,見到你唔係屋企喎。』

「係呀…嘉為去左同人溫書嘛…哼!事實肯定去左陪冰瑤啦,
我真係好嬲啊!嘉為竟然背住我一腳踏兩船!」我一路講一路向房既方向行。

『係啦,原本我都係咁諗,覺得嘉為,即係你…肯定係衰一腳踏兩船!我都好嬲!』

「妳咁諗無錯喎!堂…柔姐姐!我…憎死嘉為啦!」我憎死我自己啦!

『然後,我就開始搜你既屋企,睇下有無一腳踏兩船既證據,之後等你返黎罵死你…』堂姐繼續講

「下!?」我即刻另轉身「搜我…嘉為屋企?」咁缺德既!

『一腳踏兩船既證據就搵唔到啦!但我就搵到其他野…』堂姐而家都企起身…

『校服!你原本放男裝校服既位置變左第二間學校既女裝服校,
而男裝校服就收到好入好入!入到根本唔係成日會用既位置!』

點解妳會知道我原本放男裝校服既位置架!?

『之後就係女裝衫越黎越多!而男裝衫都收得好入,除左底褲啦,
而且曬既衫褲都係女裝既,感覺就係呢間屋根本就無男人係到住過!』堂姐繼續講

完全係講中個重點…咁…咁我而家係女仔…點會著男仔衫…曬男仔衫喎…

我已經完全無語…

『我越諗越奇怪,點解我地個次黎嘉為無搵過我地,然後女朋友,又咁岩叫家蔚呢個同嘉為同音既字...
之後我打比阿哥,問佢覺得奇唔奇,佢又只係講d廢話…好似刻意避開話題咁…』

講完,堂姐用一個逆轉裁判既姿勢指住我

『唯一可以證明既,就係你,林家蔚!就係我堂弟,陳嘉為!』你就係兇手!

…完全無得反駁…

「我…我真係唔知妳講乜…我…我去拾野…」我決定逃避…靠冰瑤…靠冰瑤…嗯...

但我隻手又比堂姐捉住…又將我拉返去梳化到,但今次係成個人訓低…

『既然你咁口硬!咁我就同你做個身體檢查!』堂姐禁住我雙手講

身體檢…檢檢檢查?唔好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