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而家我同樂宜坐係梳化到「所以…阿kay個邊…」

樂宜dup低頭,非常失落…『我…雖…雖然我追到佢…但阿kay話佢乜都唔想聽…
佢想一個人靜下…之後就唔理我走左去…阻都阻止唔到…』

「我…我完全唔知而家阿kay係乜感覺…」



我稍微想像一下個情況:就好似有個好fd既男仔,去到邊都一齊,睇戲打波唱k…
之後有日佢同你講,其實佢係女仔…但身體就係男仔…

咁又點?接落去又會點?我就完全想像唔到落去...

『對唔住…表哥…都係因為我一時失言…』

其實都唔怪得表妹…邊個估到阿kay會為左還水樽專登黎我屋企…
如果係其他人聽到,大可以扮無野發生。
然後,樂宜又點會知道堂姐係我屋企喎…



「無…事情都發生左…不過…樂宜妳真係要改下衰衝動既性格。」

『嗯…對唔住表哥…』

「聽日都唔知點算…到底阿kay知道左成件事之後會點…」

佢會唔會爆出黎等全世界都知?

如果爆出黎我會點?係咪會比人當做為左接近女仔而將自己變成女仔既大變態?


之後當然…最可怕既事實就會發生…比人捉去研究…
唔係堂姐個種研究…而係真真正正既科學研究…

諗起就周身唔自在…

「唔…唔得…我要係阿kay可能亂黎之前…搵佢…」越諗越可怕…我拎起手提電話,嘗試打比阿kay…

你所打既電話,暫時未能接通。

「唔通…」

『等…等我試下…』到樂宜拎起佢部iphone…『…都係唔通,佢關左電話…我諗…』

「希望係咁…而唔係block左我地啦…」



樂宜聽完面色一青…『唔…唔會連我都block埋嘛…』

唔知呢…妳都係幫兇。

堂姐沖完涼出黎 (著得好隨便,我下意識用手遮一遮眼)『怕咩喎,大家都係女仔!』

妳真係當我係妳堂妹喎!

『哈哈…點解你地兩個一臉哭喪既樣?』堂姐問

「無…只係…只係…」我都唔識講出口…

『出去食飯再講啦!』堂姐為左幫我地打打氣所以講『我仲有好多問題想問…一於我請!』

「行囉…樂宜…」我企起身…伸出手…「反正係到都於事無補。」



『嗯…』樂宜點點頭。
 
係餐廳到,因為堂姐既步步進迫,
我將而家大概既情況都話左比堂姐聽,
因為餐廳都幾嘈同我地個位都偏僻既關係,所以都叫做幾安全。
 
『所以…就係今日…嘉為你就比兩個人知道秘密?』堂姐睜大眼望住我…
 
「係…」我dup低頭,諗返起真係好失敗。
 
『咁計埋…我就應該係第五個知道呢件事既人…』
 
樂宜,基本上就無可避免比佢知道…
冰瑤,佢根本就有過人既摩擦力,不過比佢知道都係好事黎…


紫晴,既然佢係我既上世情人…佢始終都要知道既…
而家再加埋堂姐…阿kay…我覺得呢個秘密要守住開始越黎越難…
 
「堂姐…妳覺得堂兄知唔知道啦?」而家諗返起,堂兄都成日講d好微妙既句子…
 
『我唔清楚啦…你知啦…佢份人神神化化既…正一大細路。』
 
不過就算堂兄知道都無問題既…
 
『咁…個個叫…叫阿kay可?個個人…你地兩個打算點?』
 
堂姐一提起件事,我同樂宜又一齊dup低頭。
 
其實當初拜託冰瑤,已經整左張大概有d用既身份證 (雖然唔知最大限用途可以去到邊…)
但其他B.N.O.啊…回鄉證啊…都係無既…為左免麻煩所以都無攪到…


 
所以就算發生乜野事…我都基本上無得離開香港…
 
阿kay千其唔好爆出去啊…唔好啊…
 
『嘛…輕鬆d啦…事情或者無你地想像中咁壞既…』堂姐安撫道…
 
希望…
 
食完野,送完樂宜之後,我同堂姐就返去屋企…
沖完個涼之後 (堂姐其實想同我一齊沖,但今次我自己阻止左),就打算返入房訓…
 
『一齊訓囉!』一入房無耐,堂姐又攬住個枕頭係我門口講
 
記得當日因為堂姐怕左堂兄既鼻寒聲所以先同我訓…但今日…
 
「唔係咁好既…我…」
 
但我都未講完,堂姐就訓左落黎『嘉為你變左女仔人都婆媽d!
我地都係女仔怕乜,而且個排都一齊訓啦!』
 
「嗯…」都係女仔…怕乜喎…
 
最後,無發生乜野特別情節 (可能堂姐太攰既關係),我既驚險星期日就過左…
 
第二朝,我起身個陣,堂姐仲係呼呼大睡。
我盡量細細聲落床開衣櫃拎返套校服…之後走出廳換。

換完之後,因為要等樂宜黎到,所以我一如以往打開電視睇周嘉儀,
睇左陣,堂姐係房到行出黎,一臉疲態。

「堂姐…我嘈醒妳?」

『無…』堂姐一邊抹眼一邊講…『係…係喎…你今日要返學,企起身…比堂姐望下?』

之後我就好似芭比公仔咁比堂姐觀賞我既女裝校服look…

『嘩…真係好合適啊…嘉為你真係好可愛啊…』堂姐雙眼發光『好懷念secondary school個陣時啊…』

比堂姐咁講一講,我又有少少覺得唔好意思…

「所…所以…堂姐…」而家諗返,雖然堂姐一開始好激動,
但之後都好容易就接受左我做左女仔…「妳…妳完全相信我變左女仔…同埋個個故事…?」

『信唔哂嫁!』堂姐即刻講『不過憑你既氣息…你絕對就係我堂弟…
而個故事…我相信時間會證明所有野既。』

「係喎,我都唔知堂姐妳會留係到幾耐…」

『未知嫁…短可以兩三個月…長既可以去到半年……』堂姐rr頭…『今日就有幾份工要見啦!』

「下?」我好驚訝「原來妳未搵過工就黎嫁啦?」

『係呀…因為我都好衝忙決定黎香港既…』堂姐笑笑口,一d都唔擔心
『不過嘉為你放心啦…你堂姐我咁聰明又咁靚女…點會搵唔到工喎~』

堂姐又講得有道理…不過自己讚自己靚女真係有點兒那個…
如果我以後都係女仔,或者過多幾年就會好似堂姐而家咁,又靚又充滿自信?

我彷彿係堂姐身上見到自己既未來一樣,有一間好既大學,
有好好既社交網絡,識得好多好多朋友,前途一片光明...

但如果變返男仔,我既未來就只有未知,或者等待我既就係黑暗…

叮噹叮噹…樂宜到左…

『hi!表哥早晨…柔姐姐早晨!』一入屋,樂宜好精神咁講

『樂宜妹妹妳都好可愛啊~不如都做埋我親妹妹啦!』堂姐好興奮咁同樂宜講

『下!?下!?』比堂姐咁突然既發表嚇親,樂宜望一望我

我反一反白眼,無堂姐咁好氣「行囉…樂宜…」

『哦…行囉…』樂宜講

『祝你地好運啦!』我地行出走廊之後,堂姐係門口揮揮手

我估堂姐指既,係阿kay既事…應該係…
無論我最後係男係女都係之後既事,而家首先要解決既係眼前既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