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今日回校既心態,就好似第一日轉校一樣…緊張…害怕…
天陰陰好似想落雨既天氣…就好反似反映我既心情…

阿kay…千…千其唔好混亂黎呀…

我腦海又開始胡思亂想…
係門口會企哂d老師…仲有好多記者朋友…


有一大班女仔企係隔離投訴…話我係變態…社會敗類…
之後一班科研人員就會黎捉走我…仲要著到成身防護衣好似我身上面有伊波拉病毒樣…

越諗越驚…我開始打冷震…

『家…家蔚?』樂宜見到我咁『你係咪唔舒服…?』

「毛…咳咳…」連講野都走音…

鏡頭一轉我就比人捉左去研究所…除哂衫…之後d科研人員…有男有女…


用一d凍冷冷既機械…係到研究我…無論上身...定係下身...總之每一分每一寸每一個洞都唔放過...

…好得人驚…我雙腳開始無力…

『不…不如我幫你早退啦?家蔚…』樂宜講

「唔洗…」再拖落去…件事只會越黎越壞…

行多一陣,我地終於到左學校門口…



好在既係…無我想像中既畫面…無記者,無科研人員,
只係有一兩個老師,好平常咁企係到…

『早晨…』我後面有人同我打招呼…嚇到我震一震…

我望一望…係紫晴…

「hi…」我口震震咁同紫晴打招呼…

『家蔚…妳…妳好唔舒服咁既?面青口唇白…』

「無…我無事…」

然後我就見到佢…



阿kay…

係遠處…慢慢行近黎…

樂宜同紫晴都見到佢…所以都企係到…用笑容等待阿kay…

但…但係我…

『hi~樂宜~紫晴!』然後阿kay就同我眼神對接…『家…家蔚…』

「阿…阿kay…早…」

『早晨…行囉。』之後阿kay一手捉住樂宜…一手捉住紫晴…三人行入操場…

餘下我一個…



一個好簡單既舉動…即使阿kay無將我件事講出黎…

我同佢既關係…已經不再一樣。
 
嗯,事實證明左,阿kay並無將我既事講出黎…至少,暫時無...

而家Miss lee係到用英文講佢係英國讀書個陣既愛情史,
我周不時都望一望阿kay既反應,佢根本同平時一樣,有講有笑,得閒用返英文串下miss lee咁。

呢個和平景象係我眼中根本就係異常...我完全諗唔到…

順帶一提,自從上次樂宜亂講野之後,Miss lee都無再叫我用純正既口音去朗讀英文。
應該係驚再發生相同既事件,對我黎講咁當然係最好不過…



我望隔離既陳芷螢,佢又係訓得好舒服…
睇黎星期日佢又一如以往去左海旁…為左個佢都唔知既目的…

但到底佢係咪真係男仔呢…其實到而家我都唔可以斷言…

唔得…唔好理住…而家重點都係阿kay到…

『係啦…』(由於費時打英文既關係,所以以下miss lee既英文對話會自動翻譯)
『教育署個邊攪左個澳洲短期旅行留學團…暫定係十月頭,為期兩星期…所以睇下有無人有興趣…』

『有幾多個名額嫁?』阿kay興致勃勃咁問

『佢寫就三十個,不過係全香港所有學校既F.5爭既…』Miss lee回答…

外國遊學團…不過都唔岩我啦…以而家既身份…點去…更何況我都無B.N.O.。



『不過本身成績同品行都要唔錯…所以阿kay妳…就難d啦…』Miss lee照直無誤咁講

『車!』阿kay呢句係中文。

我發現隔離原本訓更教既陳芷螢,好專心咁聽Miss lee講野…真係嚇我一跳。
諗起陳芷螢之前仲問我有無睇過艾爾斯岩,當時我唔知係乜,返去check返先知係一舊大石…
而家有機會去澳洲遊學…我相信陳芷螢係唔會放過呢次機會…

『呢班入面,我覺得比較有機會成功既就係王樂宜同紫晴同學啦…』Miss lee邊講邊行埋黎…
手上面拎住兩張表格。『所以我都幫妳地拎左表…妳地睇下有無興趣…好機會黎嫁真係…』

樂宜收到張表格…之後望左我一眼…

然後Miss lee注意到我『家蔚同學…妳有無興趣?
不過妳都岩岩係澳洲返黎…所以我諗機會都應該唔大…』

「嗯。」我點點頭「都係比機會其他人啦…」

『其他同學如果有興趣都可以黎搵我…』岩岩落堂鐘就響起…
『我隨時歡迎嫁…不過要快喎...因為有面試,所以最遲聽日要同我講...』

Miss lee走左之後,我望一望隔離既陳芷螢,佢一臉失望…

「妳好想去澳洲?」

『更…更係想!』陳芷螢即刻答,之後企起身『但…但係以我既成績…好難。』之後就走左…

係喎,而家係小息。
我望一望左手邊,阿kay已經唔見左,樂宜就望住個表格…

『家…家蔚…』樂宜望住我…『如果我…我想去…』

「我會支持妳,反正兩個星期之嘛。」我同樂宜講「反正試下都無壞,又唔一定成功既。」

『嗯…咁我試下。』樂宜好開心咁笑一笑。
 
就算成功都係兩星期既事姐,唔會發生乜野事既,
呢個係我當時既諗法。

係樂宜興奮咁填表個陣,我就去一去洗手間…
其實已經慣左識轉入去女廁…我開始擔心變返男仔之後會行錯比人當變態…

一入到洗手間…就撞到佢…

阿kay…佢係到洗更手。

佢個樣…似係喊完黎?

我…我唔知講乜好…只…只係想襯佢唔為意轉入廁格…

『所以你可以咁自然就走入女廁?』阿kay對住塊鏡講…應該係透過塊鏡見到我…

我無即時回答,反而係望一望廁所有無其他人…無…好彩…

「阿…阿kay…我…」

『我唔想同你講野。』阿kay再禁一禁水喉,開始洗臉…

「我…雖然係咁…但…但我希望阿kay妳…可以…可以聽下我解釋…」
我好似變返毒撚一樣,對住女仔講野驚青青…口窒窒…但唔同既係我而家係女聲...

阿kay一聽完,就另轉身,用帶有恨意既眼神望住我…
『雖然,我真係唔想再聽到你把聲…不過我都想聽下你想講乜。』

然後佢就快步行去洗手間門口…『放學去天台…平時無乜人…
聽完你既事之後…你…就唔好再搵我…』講完就離開洗手間...

我走入廁格…關埋門…一個人沉入左痛苦既沉思…

或者我當初就唔應該同其他人咁親近…
唔係個個知道我既秘密都會好平常…好願意再同我一齊…

樂宜…堂姐…冰瑤算係一個正面既結果…

而阿kay…

我個心好痛…原本…成日嘻嘻哈哈既女仔…而家…

都係因為我…

我唔應該再奢望阿kay唔會爆我既秘密…
而係盡可能將佢對我既痛恨減到最低…

嗯…

呢個係我而家要做既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