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放學之後,我自己一個去左天台,
樂宜其實想同我一齊去…但因為阿kay無明確表示比唔比樂宜黎…
為左唔刺激阿kay…所以我就叫樂宜係班房等我…我自己面對…

夕陽下,阿kay已經企左係到…周圍無其他人…

「阿…阿kay…我到左…」我已經再用唔返以前對阿kay既口吻同佢講野…



就好似佢對我一樣…

『嗯,不過係你解釋之前…比我講先…』阿kay開口…


『你去死啦。』
 
我好清楚…阿kay呢句「你去死啦」
並唔係比人玩完,或者比人串完,笑笑口駁返人既一句…


而係真正既恨意…真正想人消失既去死啦…

「kay…」

『去死啦…去死啦…去死啦…你去死啦!』

連珠爆發…我想解釋都搵唔到位置講落去…

『我…我真係估唔到…你…你竟然昆左我咁耐…』



「我…」我真係無心…但我講唔出口…

雖然係無心…但…但我的確係有瞞住阿kay…

『個…個陣仲要…仲要同你換衫…沙…沙灘幫你著比堅尼…仲…仲要一齊訓過!』

係我面前既阿kay幾乎係崩潰…

『我估唔到呢個人…係男仔…係男仔丫!我...我覺得呢個世界...好…好得人驚…點…點解…』

但…但我無辦去安慰佢
我從來都唔識安慰人…

無論係男仔定係女仔…我從來都係受人支持個個…
外表堅強…亦只係因為我背後一直都有人支持…



當而家淨返我一個…我又係變得軟弱無力…

『我…我一個人諗左好耐…我…我唔知可以搵邊個傾訴…
王…王樂宜佢都知道呢件事…所…所以我唔可以搵佢…搵佢只會令我心情…心情更加差…』

「我…我想講…kay…雖…雖然我之前係男…男仔…但…但…」

『咁又點?』阿kay大叫『咁又點丫?你之前係男仔同而家係男仔有乜分別...你...你都係...』



『…咁自然去做所有事…昆哂全世界…我…我唔知樂宜點解會願意幫你
…但..但係…』阿kay好似驚醒一樣野…『紫…紫晴…你連紫晴…都唔放過…你…你真係好可怕…』



件事唔係咁!

「件事唔係咁嫁…紫…紫晴…」我同阿kay講「我…我會變成女仔都係因為紫晴…咋…」

我…我真係唔識應付而家既情況…

未…未試過有女仔係面前激動得咁利害…

樂宜…都未試過…

『因…因為紫晴?』阿kay睜大眼望住我…『點…點解…』

「因為佢就係我要搵既人…我上世既情人…」

我好想…好希望阿kay聽完我講既解釋之後…至少一點…一點都好…會平息返情緒…


 
但係,我真係太天真…

當我講完我既故事之後…

『就算係咁…都唔關我事…』阿kay都係用恨意望住我『根本就係兩回事...
而家只係證明你個人…係人渣…豬狗不如…明明已經有要搵既人…仲用虛假既身份痴埋其他人到…』

...

『但…但我都好蠢…竟然咁遲先發現…我…
仲要好似個傻婆咁一直搵你…為左可以同你有更好既關係...』

「阿kay…」



除左阿kay兩個字...我已經乜都再講唔出口…

『所以你講既野已經講完?已…已經無野要再講啦…?』

我只係dup低頭…微微點一點頭…
就好似辨論比賽比人既論點疾到無話可說一樣…

無錯…我太天真…

我既故事改變唔到我做錯既野…

就好似阿kay咁講…兩件事根本就無關係…唔關佢事…

阿kay見我無再講野…就慢慢行去出口個方向…

當經過我既身邊…有一刻…我…我想捉住佢…

但捉到又點…

差唔多到門口…阿kay另轉身…

『我...我有諗過將件事講出去...但...但我怕會無人信...話...話我痴線...
而且樂宜...係我既好朋友...好姐妹...我講出去...唔...唔知佢會點諗我...』

『我已經無左一個關係…我唔想再失去另一個…』之後阿kay就消失係黑暗之中…

*

『點…表哥…?』樂宜係空無一人既課室,一見到我入黎即刻問…

我只係搖搖頭…

『咁…咁點算…?』樂宜一臉驚慌…

「阿kay話唔會將我件事講出去…」我dup低頭…

感…感覺眼淚又就快流出黎…

如果…如果我無變做女仔…

或者…或者由頭到尾都係女仔…就唔會發生咁既事…

嗚…
 
*
 
『所以…就只係兩日就發生左咁多事?』冰瑤講

我點點頭…無開聲回答,心情仲係好差…

而家我,樂宜,冰瑤身處係去慣既24小時老麥。

『都係我…』樂宜好似比我更激動…已經由頭喊到而家…『都係我既錯…』

唔知既話分分鐘以為佢岩岩比仔飛。

不過見到樂宜喊成咁…我都唔忍心一齊sad落去。

「唔好喊啦…樂宜…我無怪妳…」我已經唔知講左幾多次...

『但…但…嗚…但係…』

「唔好講呢d啦…講返去遊學團個單野」我嘗試轉移話題,希望樂宜開心d
「知唔知個程序係點同去到做乜嫁?」

樂宜拎張紙巾,抹完眼淚之後講『其…其實…我都唔清楚…
總之就係會有一個用英文既面試…如…如果成功左就會有一兩次既討論…決定去到會有乜行程…咁…』

『妳地係講更澳洲遊學團?』冰瑤問

「無錯…」『係呀…』我同樂宜同時答

『喔…個個我都報左名…』冰瑤即刻講『而且…成功機會都幾大。』

「因為kevin?」我好奇問

冰瑤有少少唔好意思咁點點頭。

有錢人果然係大哂。

「係喎…如果…kevin可以幫到手…我想幫個人…因為佢好似都好想去一去澳洲…」

『邊個?』冰瑤問『我…我可以試下幫妳問下…』

「陳芷螢。我覺得上次件事…有小小對唔住佢…所以…」

『嗯,我可以試下,其實都係叫d面試官比下臉…得唔得最主要都係靠佢自己…』冰瑤講

話就咁講,我覺得個「比下臉」其實係好大既臉。

到底kevin係咪姓李呢,有一日我真係要問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