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第二日,樂宜都係好早就到左…

『體育衫啊…』樂宜講…『表哥你好似無帶…』

「我…我今日打算唔上…扮腳痛…」我同樂宜講

『點解要扮?』樂宜問



「其實…我琴晚係床到諗左好耐…琴日阿kay鬧得我好岩,
我真系一個唔值得原諒既人,死左唔抵可憐,早死早著,唔好阻住個地球轉…」

對唔住,咁多位…

咦?對白咁熟既。

『表哥…』樂宜瞇起眼…『你唔係以為我會講燃點香煙喝淡酒,所有不快都溜走嘛?』



「點…點會呢…」

樂宜笑一笑,搖搖頭『不過咁都好…至少表哥你心情都唔錯…咁我就唔擔心啦…』

我就係唔想妳擔心先扮成咁…

琴晚…我係床到幾乎喊到缺水…

我好恨一個咁眼淺既自己…



男仔個陣從來只有下體會出水,而家女仔,就上下都不斷出…

唉…

「其實理由都係…我唔想係阿kay面前再同其他女仔咁親近…我唔想…唔想佢再亂諗野…」

『無論點我都支持你…表哥。』樂宜講『但…但都唔係拖得好耐…』

「總有辦法既…再唔係咪叫冰瑤幫我偽造張身體證明…話我唔上得體育堂囉…」

『表哥你太依賴冰瑤啦…』

「嗯…我真係唔知可以用乜野報答佢…」

記得之前都諗過…但都係無結果…



『只要表哥你唔係將個人送比冰瑤,無論想報答乜我都會幫你手。』樂宜講

「唔好諗咁多啦…再諗就會遲到…」

『或者成功都係好事既…澳洲個邊…』樂宜講

「嗯?」

『咁就至少兩星期…表哥無得依賴我同冰瑤啦…』

下?

其實我覺得係妳依賴我多d囉!



不過我為左個頭同肚著想,當然無講出口啦…
 
前文好似忽略左堂姐,其實佢話有fd搵佢飲酒,
之後仲要打通宵牌,所以我起身堂姐都未返黎。

食完午飯之後 (阿kay話同另一班女仔食),因為我唔上體育堂,所以一個人係班房自修。

其實咁都唔錯…我本來就係鍾意自己一個人…
雖然偽紫晴事件個陣令到我明白孤單既痛苦…

但今時今日又唔同…因為我知道背後永遠有人對我不離不棄…
所以我先可以咁安心去享受一個人既時光…

因為…呢種孤單只係短暫…而唔係好似當時咁…覺得永遠都係得自己一個…



『家…家蔚?』有人行入班房,係芷螢。

因為佢同我一樣係男變女(好似係),所以佢都盡量去避開更衣時間…

「你黎拎衫?」我望住芷螢

『係…』芷螢行到我隔離,拎起袋衫褲『我…咁我行先啦…』

我同佢基本上達成左共識,唔再提芷螢男變女呢件事…

「係喎…」我企起身,捉住芷螢隻手「澳洲個邊你有無報到名?」

『下?』芷螢面紅,睇黎對於我捉住佢既手好介意,我即刻縮開…

係喎…係佢眼中我係一個女仔…一個100%既女仔…



『我…我…』芷螢另埋頭一邊,怕怕羞羞咁

原來男仔對女仔個種驚青感覺,變成女仔之後做返出黎,係咁可愛…
其實我之前係咪已經做左好多相同既野呢?但無人可能話返比我知…

我感覺就好似望住塊鏡一樣,陳芷螢,就係我鏡既另一面。

『我…我放棄…左…』芷螢講

「下?唔好放棄呀…」我大嗌「我…我可能幫到你去嫁…」

『下?真係?』芷螢即刻雙眼發光…

「你真係好想去旅行咁喎…定…定澳洲係你眼中係好重要既地方?對於你既失憶…」

『我唔知…』芷螢搖搖頭『總之…我就係想去個度…』

「咁你就同Miss lee講啦…我會盡力幫你…就當…就當迪士尼個日既道歉…」

『嗯!』芷螢好開心點點頭『我而家就去搵Miss lee!』

下,咁快!?
*
 
轉眼又第二個星期一,我同阿kay既關係當然無任何改善…
而樂宜佢地都已經面試完…應該今日就知道結果。

『喂喂,嘉為,你覺得邊份工好d?』堂姐養成左早起既習慣,而家拎左幾份工既資料我睇

「都係秘書黎嫁喎…人工…嘩…都好高…」份份都2字頭五份數…嘩…「妳見唔見到嫁…?」

『下?見?』堂姐一臉疑惑…『見完啦…就係全部都請我!所以我先咁頭痛咋!』

「靚女係咪真係咁多好處啊?」我將我心入面既想法講出黎

『哼哼,我既好堂弟…定堂妹…係咪開始覺得做女仔好呢…哼哼…』堂姐笑得好奸咁講

「我…我決意做返男!」我為左啖氣同堂姐講…

『做女仔唔錯呀…又可以著靚衫識靚仔…食野仲成日唔洗比錢tim!』

我諗起可憐既堂兄。

「我係男…唔會想識仔既…」邦...邦彥係一個例外啦!

『考慮下啦!或者呢個唔係上天既玩笑,而係諗住比個機會你!』堂姐講…

叮噹…

「樂宜到啦…我要走啦…」我求其指左份人工最高既工「就呢份啦…出糧記住請食飯。」

*

班會上面…Miss lee笑到見牙唔見眼…

『講你地真係唔信呀…我地呢班竟然同時有三個人可以去個澳洲團喎!』Miss lee講

『下!?其實係咪好少人報嫁!早知我都報啦!』阿kay即刻講

『聽講個名額係有多到啦…不過妳都係唔得嫁啦…阿kay同學…』Miss lee又係照直講

『車!』

『所以…樂宜…紫晴…芷螢同學…記住放學黎搵我…要開始傾下d細節...』

芷螢…真係得左?

我望一望隔離既芷螢,佢張大眼望住Miss lee,之後望住我…

『我…我係咪發更夢?』芷螢問…

「唔係…」我微微一笑…「加油啦…為左你既記憶…」

既然芷螢都得,咁冰瑤一定都得…

所以十月頭…就會得返我自己一個…

我要襯呢個機會…學會獨立…嗯…

就算辛苦極都係兩個星期姐!




但我偏偏估唔到,短暫既兩星期,足以改變所有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