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九月三十日星期五,呢日放學之後樂宜就捉左我去旺角。
佢地預定會係聽日下午機…

『所以…話到尾都要兩…兩星期後先可以見…所以…所以咪出黎行下囉!』樂宜講

其實樂宜妳都係驚去到掛住我姐…
我就做下好心唔拆穿妳啦…



不過話時話我有呢個諗法,算唔算係愛情滋潤呢…

「墨爾本個邊好似幾凍下…所以記住著多d衫…
啊…仲有個岩附近都唔太乾淨嫁…記住帶返d應急藥…」

經過佢地遊學團既討論,已經決定會去一去艾爾斯岩到,對陳芷螢黎講無疑係一件好事。

『家蔚…可唔可以借…我送比你個件外套比我?』



「喔…」

個件外套…因為我已經習慣左偏中性既女裝打扮
而且天氣仲好熱既關係,所以個件外套都好耐無著過…

「可以…當然可以…」

『咁就好。』樂宜dup低頭,笑得好甜。

*



第二日因為佢地學團關係,我就唔好意思送樂宜佢地機啦…
所以我只係送樂宜坐巴士,就返屋企…

見住好開心拎住個米奇老鼠喼上車既樂宜,而家我都有d後悔無報到名…
如果我仲係男仔…我就肯定會試下報名…
但諗深一層,如果我仲係男仔,就唔會同冰瑤熟絡…
而且都唔會識到紫晴同芷螢佢地…我同樂宜都可能仲係維持表兄妹既關係…

咁呢個團其實都無意思…

返到屋企,望住個月歷;十月一日,開始我既一個人生活。

啊,仲有堂姐,不過佢好似已經要返工,而且六日基本上都唔見佢係屋企。



女仔…果然去到邊都識到朋友…

我又諗起堂姐同我講既野…

或者我變做女仔…唔係上天既玩笑…而係比機會我…

嗯…
 
望住電腦光亮既螢幕…我腦海入面只係諗更其他野…

已經好耐…無係夢入面見到上世既自己…
雖然同樂宜已經算係開始左…但一d都見唔到有變返男仔既跡象…

其實我係咪已經變唔返男仔啦?



奇怪既係…兩個月前岩岩變成女仔個陣…只要有親呢個諗法…我都會好驚…
但而家,個種恐懼已經淡左好多…甚至已經無…

係因為我已經諗得太多,定係我心入面”繼續做女仔”既想法已經深深烙印呢…

唔得…陳…陳嘉為唔好亂諗野…

我望一望電腦旁邊既果汁糖罐,裡面裝左我既荷爾蒙藥,
因為冰瑤比我個陣係一包包咁比我,為左方便裝所以放埋一齊…
當然,我有大大隻字寫低係藥…一陣堂姐唔小心拾屋幫我掉左咪死…

計一計時間…聽日先要食…

回想返個日…



*

『記住…隔兩日食一次…最好就飯後食…
每次一粒…唔好過多…亦都唔好唔記得食…』冰瑤一路比藥一路講

「如果…食食下無食…會點…」

『家蔚妳想像下一個水管…d水源源不絕咁黎…』冰瑤耐心解釋…
『而呢d藥呢…只係好似一個塞…塞住d水…』

我腦裡面想像更冰瑤解釋既畫面。

『但d水呢…都係不斷慢慢累積更,但當妳停止食藥…』

「咁…我…我就會…」我唔敢再想像落去。



冰瑤笑一笑『我諗家蔚妳明嫁啦…所以…記住準時食…我呢d藥夠妳食半年嫁啦…』

*

所以而家既藥都放係當眼既位置…
之前樂宜都有提我食…所以都無試過唔記得食…

而且呢隻藥真係越食越有效…之前好似一盤散沙既心靈已經偏向返去男仔個邊…

就好似岩岩變成女仔個陣咁...
 
望一望鐘,都已經夜晚七點,我估堂姐今日都唔返黎食嫁啦…

所以我決定落樓下食個茶記…

落到茶記,又係照舊既MK仔招呼我…

『HI…又黎食野呀?』MK仔講

MK仔叫做阿理,大約十八歲左右,第一次見到佢個陣真係比佢嚇親…
一頭金髮,嘴唇邊有個唔係幾明顯既疤痕,兩件事加埋破壞哂佢本來幾俊俏既外表,
而且右手背面仲有個玫瑰花紋身…根本就係唔知邊到黎既不良一樣。

但奇怪既係,佢對我既態度係極奇好,
當時既我只係認為,我係女仔…仲要咁靚…MK仔對我起啖都唔出奇…

但我有時黎茶記買外賣,都會見到餐廳入面既阿理對其他客人都好有禮貌。

甚至班街坊師奶都有討論過:
『係就係髮型差D!但佢係好仔黎嫁!』『係呀,聽講佢打幾份工幫補家計嫁!』
『係囉係囉…聽講佢阿媽有病嘛!』『個仔生性病母一定好安慰啦!』

而且有次,仲比我見到佢送外賣個陣都不忘扶婆婆過馬路tim
一改我認為MK仔只會推婆婆出馬路呢個壞形象,

就係咁,雖然阿理個look真係好MK,但我對佢既印象都唔錯啦…

「例牌啊…阿理。」我向阿理笑一笑

『好快到!家蔚。』阿理答,寫一寫張單之後就行開。

等更餐個陣,我見到有一男一女行入餐廳…點解我會咁留意呢,
因為個女既一身衣著熟口熟面…

就好似阿kay出租女友個日…著既個套一樣。

但因為有個柱阻住…所以我留意唔到個女仔既樣…

我見到阿理行埋去招呼佢地,有把女聲講『兩位呀…』

熟識既女聲…

阿理指住我旁邊既四人台…『個邊有位…跟我黎啊…』

之後…三人就開始向我既方向行…

然後我同阿kay既眼神就對上…佢隔離係一個陌生既男仔…

睇個樣至少都二十幾歲…

我腦海又浮現一個念頭…阿kay…出租女友。
 
阿kay...又瞞住我地做出租女友...唔會掛…

阿kay同我對望既一眼,我睇到佢表情露出一絲怯懦…
唔會既…阿kay明明已經應承左樂宜同我…唔會再做出租女友…

…唔通…因為我…

『例牌到…』阿理講,放低個常餐同咖啡『我專登叫廚房整杯特別咖啡…試下啦。』

「唔該哂…阿理…」但我關心既係…阿kay…

『豬豬…想食乜?』個二十歲出頭既男仔同阿kay講

「嘻嘻…你想食乜咪食乜囉~」阿kay講…

因為坐得好近既關係,我有機會望清楚個男仔個樣,
呢個男仔帶住眼鏡,大大個肚腩,而且臉既暗瘡數量同臨記有得比。

係正宗既肥毒撚...
呢個先係我想像中會搵出租女友既男仔,上次kevin根本係一次意外!

因為咁,亦都可以肯定呢個唔係阿kay既男朋友,
阿kay…我相信佢品味一定唔係咁差。

係咪因為國慶日…所以收得特別貴呢…
但阿kay妳點可以…繼續做呢d事…

我想阻止佢…但以我而家同佢既關係…我…我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