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結果個常餐我只係食左一半…杯咖啡…雖然好好飲但我無呢個心情品嘗…

過多陣,肥毒撚叫既黑椒雜扒飯就到左,仲再加炸雞脾薯條…
食得咁油利…唔怪得你咁肥啦…

食物一放上台個陣,我見到阿kay臉上露出短暫既不滿,但流哂口水既肥毒撚當然注意唔到。



『豬豬~不如等我餵妳食薯條?』肥毒撚笑得好開心,之後用叉吉左一條薯條

『好…好啊…』阿kay臉有難色,睇黎呢關佢都幾難過,但可能為左筆錢,阿kay最後都係食左。

『bb~我知道呢排蝦條出左麻辣味啊…不如一陣去買黎請妳食啊…』肥毒撚再講

bb?岩岩唔係叫豬豬嫁咩!
仲有,分明你就似想昆蝦條多過想食蝦條啦!

唔得!我即刻係銀包到拎起兩張廿蚊紙「阿理!埋單…」之後企起身,



因為激動得濟,阿kay同肥毒撚都望住我…肥毒撚一望到我即刻做左個O嘴樣,
睇黎佢岩岩沉醉係阿kay同食物身上所以無留意到我…

而家一注意到我就即刻做出一個好毒撚式既行為。

「阿kay…跟我黎…」我用力捉住阿kay既手…

『下?啊!』我預料阿kay會反抗,但竟然無,睇黎阿kay都頂唔順個肥毒撚…



『喂攪乜?』肥毒撚未反應得切,原本食更既雞脾跌左落地下。

『家蔚…找錢啊?』阿理拎起台上面兩張廿蚊紙之後講

「之後找啦!」

然後我就帶住阿kay衝出餐廳…有咁遠走咁遠…
以肥毒撚既身材,同埋佢未比錢,應該追唔到我地嫁啦。
 
「嗄…嗄…」跑下跑下,去左我屋企樓下個公園…

『點解你要拉走我喎?』阿kay好不滿咁講

「因為…因為個男仔…咁對妳…」我跑到上氣不接下氣,所以講野都無乜氣



『下?今日國慶啊!計雙倍嫁…』一講完阿kay就拎起個電話…『唔知佢仲比唔比錢tim嫁…』

「計…計雙倍又點…妳明明答應左樂宜同…」我講唔出”同我”兩個字…
「答應左樂宜唔再做呢樣野…」

『所以你決定用樂宜大我?』原本打更電話既阿kay放返低電話,瞇起雙眼望住我..

「唔…唔係…」

『樂宜佢本身都有野瞞住我…我…我只係…』阿kay所講既我估就係樂宜知道我秘密件事…
『咁都係平手姐!』

…無從反駁

『更何況行下街食下飯就收錢,又唔會更進一步既…我都唔知你地擔心d乜。』阿kay搖搖頭…



「我…我地係擔心妳咋!上…上次kevin已經證明左呢樣野…有…有d男仔唔係人咁品嫁!」

『就好似你咁?』阿kay直接講…『就好似你咁衰格?』

…阿kay每一句...都好似刀咁吉落我個心一樣...

「係…我係…我認…我認我無將所有野話比妳知…我…我…」

『就算我要墮落…都唔關你事啦!你係我邊個喎…』阿kay dup低頭…

阿…阿kay…妳…

妳喊更…?



『你係我邊個喎!』阿kay再講一次

「我係妳朋友啊!」我用不下於佢既聲音回應…
「就…就算我有秘密無同妳講…但我一直都當妳係我朋友嫁!」

『朋…朋友…』阿kay用眼汪汪既雙眼望住我…

『八婆!』遠處傳黎肥毒撚既聲音『仲唔比我搵到妳地!』睇黎因為我地對話太大聲所以搵到我地

「跟我黎…」我再次捉住阿kay既手…

睇黎…要去我屋企避一陣先係上策…
 
所以我就拉住阿kay入樓下大堂,好好彩岩岩有lift到,就強行拉住佢入lift…
到層之後,去到阿kay發現我秘密既個個走廊…


阿kay突然好大力咁用手指吉一吉我捉住佢個隻手,我即刻痛到縮開…

『你想帶我去邊到?』雖然眼睛仲有淚水,但阿kay已經喊完…

「我…我覺得我屋企…會安全d…唔會比個肥毒…個男仔搵到…」

而且當lift關門個陣,我已經見到肥毒撚入左大堂,
所以就算佢追到黎我呢層都唔出奇。

『下!?』阿kay一臉驚訝『我無諗住要避佢喎…我點都要追返d錢嫁…』

「唔好…就當我求下妳…就當我用樂宜大妳…我…我真係唔想見到妳咁…」

雙方都沉默左十幾秒…然後…

『…你用乜野身份…』阿kay突然問…『你用乜野身份求我…男仔?定女仔?』

對於一個咁突然既問題,我真係唔識答…
但我知道,呢個問題只要答錯…就乜都無…

「我…」我dup低頭…死就死…「陳家蔚…女仔…女仔既陳家蔚…我用呢個身份求妳…」

阿kay搖一搖頭…

答…答錯左?

但係阿kay向我屋企既方向行左幾步…『妳唔開門我點入啊…』

我真係完全攪唔清楚…女仔心入面係諗乜…

一入到屋,關埋廳門,阿kay就行埋一邊…
而我就企去另一邊,唔想企係大門口…好似有心阻止阿kay離開咁…

然後我地有一段時間都無講過野…直到…

『我…我都係第一次入妳間屋…』唔知幾耐之後,阿kay終於開聲

「嗯…之前幾次…妳都係去到我門口…就算…」

『所以…』阿kay望一望周圍…『妳好似已經慣左女仔呢個身份?』

「勉…勉強算係…」

『果然係變態…』阿kay毫不留情『到底要變態到乜野地步先可以成為妳咁?』

…都係無從反駁…

『妳呢兩個星期體育堂都無上…係咪因為怕我唔知點諗妳?』

既然阿kay都講到咁,我都無謂昆佢…「係…」

『嘛…都算妳仲有少少良知…』

雖然阿kay說話處處不留情,但我知道呢個係一次好機會…

係繼天台個次之後,再一次亦應該係最後一次令阿kay原諒我既機會…
 
「阿…」正當我想開口個陣…

『呢張相入面個男仔…就係妳?』阿kay拎起我電腦台隔離個張全家福…

我個陣好細個…大約五六歲…媽媽都仲在生…但係邊到影…我已經無印象。

「係…」我點點頭

『幾得意啊…』阿kay講『仲有無再大個d既相?話時話我都無見過妳男仔個陣既樣…』

「下…咁好似…唔係幾好意思…又唔靚仔…」

『咁我走啦…』阿kay即刻講

「唔…唔好…」我完全明白我係處於弱勢…

只要阿kay可以原諒我…相姐…無所謂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