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之後我就打開電腦,係入面搵一張我個人認為影得最好既相…

老老賽賽,我雖然係一個無存在感既毒撚…
講型係型唔過黃道輝,kevin呢d男神級既男仔…講健壯又健唔過邦彥呢d…
但我個樣,都唔算真係好差個隻,又唔算特別瘦或者肥…算係適中。

係性格問題姐。



『都…都唔係好差姐…』阿kay一睇完就講
『拾返好個頭…皮膚識保養下…換返套型格d既衫…都ok既…』

阿kay咁讚一讚,我突然自信心返哂黎,但又點呢,我而家係女仔…

『不過都係而家好d…』阿kay望住我…我又望住佢…

而家我同佢既距離係自佢發現我秘密之後最近既…



「阿kay…妳…妳係咪原諒我...啦?」我嘗試係阿kay心情唔錯既時候問…

但事實睇黎係唔應該問,阿kay一聽完之後又擺返個不滿樣…

『無可能。』阿kay抱胸講。

講係咁講…但我開始知道阿kay其實都開始有d心軟…

我男仔個陣都無咁識觀察人…但而家變左女仔…就有d唔同…
女仔果然心思係細密d,但我點都去唔到冰瑤既級數嫁啦…



『呢…呢罐…乜野黎?』阿kay望到個罐果汁糖,上面有我大大個筆跡寫住「重要藥,勿掉」

「係…」我決定講真話…「係男性荷爾蒙藥…」

『下!?』阿kay好驚訝『妳竟然要食呢d野?點解?』

「因為…因為我要維持住我既男性心靈…就一定要食呢d藥…」

『哦…』阿kay講…『咁如果唔食…會點?』

「我唔清楚…大…大概…會變得非常女仔掛…」

『嗯…』阿kay點點頭…『有無其他相睇?岩岩個張呢…諗下諗下其實計哂角度既…唔算數…』



「下?既然妳咁講…我試下...」為左令到妳開心...

當我一將心思放返去搵相個刻…阿kay突然拎走左罐藥…

「啊?」我都未反應得切,阿kay已經衝左入洗手間關埋門,我即刻彈起身跑去門口...

「喂!?」我拍門…嘗試開洗手間門…但係鎖左…「阿…阿kay…妳想做乜?」

阿kay…妳唔係…妳唔係想沖走d藥啊…唔…唔好啊…

大約廿零秒之後,我聽到一聲沖廁聲,然後阿kay就打開門。
佢手上面,係打開左既果汁糖罐…入面…

乜都無…



呢一刻我好無奈…成個人跪低左…

『就當係報仇...』阿kay冷冰冰咁講…『我走啦…』

我無做任何動作…無阻止佢…無罵佢…

只係眼光光望住罐空既果汁糖罐,聽住阿kay離開既聲音…



玩撚完。
 
今次真係玩撚完。

紫晴去左澳洲,我記憶中kevin都有去到…


咁d藥九成就拎唔返,即使紫晴會打返黎,佢身處咁遠既地方都未必可以幫到我…

所以最壞既情況就係兩星期無食藥…
兩星期…雖然話唔長話唔短…但我記得上次無食幾粒鐘我已經有小小唔妥…

唔知跪左幾耐之後,
我終於拎返起個罐空既果汁糖企起身,順便關返大門。

雖然我好迷茫…但仲未去到絕望…

荷爾蒙藥姐…坊間一定有得賣…

下次食藥係星期一,仲有兩日時間…嗯…仲未絕望。

陳嘉為你一定無問題既。



因為見時間都唔早,就費時夜媽媽落去藥鋪,一陣撞返個肥毒撚咪死?
話時話…阿kay到底會唔會搵返個肥毒撚都係個迷…希望…希望佢唔會啦…

竟然點解我會對阿kay咁在意呢…
係咪因為佢係我第一個認識兼熟絡既女性朋友呢…

*

第二朝,因為無心情煮早餐,
所以我又落去左茶記食,打算食完就周圍去掃藥…買唔到唔罷休…

『靚女…阿理千叮萬囑叫我找返呢十蚊妳嫁…』其中一個叫老陳既侍應一見到我就講

「哦…唔該哂…阿理呢…」我望一望店面,佢唔係到

『唉…』老陳dup低頭,之後搖搖頭『佢媽媽又入左院啦…
所以阿理請左假陪佢…聽…聽講就係唔得嫁啦…』

「咁…老陳你…知唔知佢媽媽係乜病?」

『聽講係癌病,但邊到就唔知啦…總之就好麻煩…』老陳嘆一口氣,之後就行開

癌病…相當年我媽媽都係因為呢個病去世…
大約就係個張六歲全家福之後無耐既事…

世事就係咁突然,
但亦可能因為我個陣太細個,所以對我影響都唔算深…

但如果係去到阿理或者我而家既歲數先失去家人…我真係唔敢想像。

唉...

唔諗咁多啦…拿拿臨食完出去搵藥!
 
結果我屋企附近既幾間都無,所以我決定坐車再去遠d問…
途中見到一間幾大既藥鋪,心諗實無死,一入到去,係櫃檯到有個成臉胡鬚既老闆。
 
「老闆…」我口窒窒「我…我想問呢…呢到有無荷爾蒙藥賣?」
 
胡鬚老闆打量我一番之後『荷爾蒙藥…女性?』佢問。
 
仲食女性我咪會爆煲!咪玩啦…「男…男性…」我dup低頭講
 
『妹妹妳買比邊個食嫁…』
 
「我…我老豆。」我同藥鋪老闆講
 
『見妳呢個年紀…我唔多敢賣…可以既話最好就帶埋你老豆既醫生紙…病歷個d…』
 
我…我邊有喎!無論係老豆定係我既,更何況有一定嚇死你!
 
「可…可唔可以通容下…因…因為我老豆真係好急要食…」
 
『係乜野病?』胡鬚老闆再問『你老豆。』
 
一時三刻諗唔到…死火…我應該先研究定…唯有咁…
 
「陽痿!」對唔住啦老豆「我老豆有陽痿!嗯!」
 
『醫陽痿我識個人幾有心得…』胡鬚老闆拎起張紙,寫左個名同電話『你可以打比佢…』
 
…fuck
 
『無辦法啦…小妹妹…』胡鬚老闆講『見妳咁有孝心幫老豆買藥我都好想幫妳…
但我地有牌既…一陣你地出左乜野事就會賴到我頭上…唔好意思啦…』
 
所以,呢個星期日成果係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