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夜晚,係屋企求其煮左個出前一丁,我一個人呆呆坐係梳化…
我嘗試過係洗手間周圍搵,希望會搵到無沖到既藥,粉末都好…但就係無…
 
坐多陣,有人開更門,如無意外係堂姐。
 
『咦,嘉為你係屋企啊…』堂姐手上面一袋二袋咁…
『我d衫唔多夠…我阿頭成日都要帶埋我出去應酬…所以要買衫…』


 
「嗯…」
 
『阿頭就話啦…衫啊裙啊d錢camp公司數就得嫁啦…最重要就著得好好睇睇,
仲話會介紹d好仔我識…十足十我老豆咁。』
 
「嗯…」
 
『堂弟你係咪唔多開心?』堂姐一放低d衫就問
 


「唔係既…」都唔知點講出口好「只係d藥無哂姐…」
 
『藥?』堂姐一臉不解『哦!個罐「重要藥,勿掉」?』
 
然後我就將藥既事講比堂姐知。
 
『咁咪好囉!兩星期之嘛!』堂姐一聽完唔單止唔擔心,仲好興奮。
 
「兩星期我都唔知會變成點…」我將我既不安講出黎
 


『車!到時再食返藥咪又係一條好漢!一個好女先岩,哼哼』堂姐講
『如果你將件事講比樂宜佢地聽,咪棧佢地個旅程玩得唔開心!』
 
「咁又係…咁難得可以去遊學團…」
 
或者…只係我將件事諗得太嚴重?
 
星期一,起身睇睇下周嘉儀,
先醒起樂宜去左澳洲,無人會黎接我。

我有d失落咁換返套校服,之後就出門口。

途經過茶記,見唔到阿理,
作為一個過來人,我真係希望阿理既阿媽無事…



早會完之後,返到課室…

『話時話,家蔚同學,妳而家前面同左右都無人…』Miss lee講

我原本仲諗住唔出聲會無人提,結果都係事與願違。

「係…係呀…」結果當然就係吸引到周圍既目光。

『係好機會啦!有無男仔想坐去家蔚隔離呢!』Miss lee好興奮咁講『兩星期限定嫁!』

「下?唔係咁好既…」但我既聲音完全比一班男仔既叫喊聲蓋過左。

『我…』『我!』『我呀!』

下?呢班男仔之前都無乜行動嫁喎!做乜而家成班餓狼咁既!


唔通係因為我之前一直痴得其他女仔多,所以好似好難接近咁?!

『Miss!』我左邊有人大嗌,係阿kay『我想同家蔚坐。』

『喔…係喎,阿kay妳隔離都無人坐…咁…家蔚不如妳坐過去?』Miss lee講

『唔洗啦…反正我想坐較中間既位置,我調過去就得。』阿kay回應

之後阿kay就拎左d書行左去去芷螢個位,途中一班男仔都用怨恨既眼光望住佢。

好彩姐…一陣要同其他男仔坐都唔知點算,你話邦彥又唔同喎。

但…但係阿kay…琴日先掉左我罐藥…
但而家又幫我解圍…到底佢想點呢?
咁算唔算原諒我?係咪琴日個下報仇就算係原諒我呢?



阿kay一坐低,我就向佢微微一笑,但佢無視我。

…睇黎都係未原諒我。

到下午,lunch時間,阿kay理所當然同其他女仔食,邦彥就同足球隊班人食…
雖然有幾班男仔都想搵我食飯,甚至隔離班同高form既男仔都專登入課室搵我,但我當然就拒絕左...

得返我一個…我記得三個月之前都係咁姐…其實我一早都慣啦...點會覺得寂寞呢...

嗯…

我一出門口,見到小藍個班人,阿kay都係到。

『咦係喎,家蔚不如一齊食呀?反正樂宜紫晴都唔係到…』小藍問


『之前一直都好少同妳傾計…』

下…我望一望阿kay…同其他女仔咁親近都係唔好…「唔係…咁好既…」

『一齊去啦…』講呢句既阿kay『唔係就好似我地孤立妳咁。』

既然阿kay妳咁講…「哦…」我點點頭。
 
去餐廳既途中班女仔都傾得好開心,相對我就好似格格不入咁。

『家蔚點解唔出聲既?』小藍向後退幾步同我平排行『係咪我地悶親妳呢?』

「無…無呀…」我細細聲講

『哎吔…家蔚真係好可愛啊…我真係好想好似蛋糕咁一啖食左妳!』小藍講

前面班女仔一聽到就咁笑,同埋點哂頭和應…

我…我只係怕羞咋…

去到餐廳,我地就開始點野食。

『家蔚妳想食乜呀?』小藍坐係我隔離,伸個頭黎問

我望一望張餐牌…

「B…黑椒牛扒飯好似幾好啊…」我同小藍講,見到隔離台既男仔都係叫呢個。

『我真係估唔到喎!』小藍一聽完即刻講『我仲諗住家蔚妳身材咁好一定同飲食有關tim…』

「下…」我一聽完呆一呆

『唔通…唔通家蔚妳係食極都唔肥既體質…』

呢層我真係唔清楚,但我記憶中自從變左女仔之後,無論食乜野,食幾多…
我既體重同身型都係同一開始一樣,無重到又無輕到,身上面都無多過任何一忽贅肉。

「…可…可能啦…」

『啊…好羨慕啊!!!』小藍激氣到就算即刻反台都唔出奇

『嘿嘿,家蔚唔洗理佢喎…』坐小藍對面既阿麻講
『佢之前係暑假肥左唔知幾多磅所以先咁介意體重咋…』

『哼哼!!』小藍好嬲『我食雞蛋沙律算啦!』

「下…夠唔夠飽嫁…」我見到隔離台既女仔既雞蛋沙律,得個丁屎咁多。

雖然我食量係小左,但沙律點睇都唔多夠食。

『哼!妳就繼續食妳既牛扒啦~我會咀咒妳!變肥婆!』

咁黑心!?

令我意外既係,差唔多其他所有女仔(包括阿kay)都係叫沙律食…
如果我真係叫牛扒…就好似異類咁…

『妳呢?』個侍應問…

「我…我…D…呀...唔該。」我dup低頭,D.雞蛋沙律。

諗諗下,我都唔好因為體質就自豪…一陣如果呢個體質只係暫時性,真係肥左唔靚咪死。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