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話咁快雞蛋沙律就到,
我望一望,更係快啦,得d車里茄,生菜,一隻切開兩半既雞蛋,
雖然主張話音樂雞蛋,但我都係想叫佢回水囉!

我買個包都飽過呢d啦…

但睇其他女仔都無乜感覺咁食,睇黎我要習慣下…



『係呢係呢。』小藍竊竊笑,細細聲係我隔離講『個日借比kay既片…點呀…』

「妳講更…」

『更係個d啦…個d呢…』小藍笑得越黎越開心

哦,AV。

「無…睇睇下就停左…」我將事實講出黎



『下?』小藍好驚訝『後面先係關鍵呀…』

關鍵又點?關鍵又點喎?我又無條撚去做任何野。

「始…始終唔係咁好意思既。」

『唉…浪費哂。』小藍搖搖頭,繼續食車里茄。

「浪費d乜呢?」我問



『唔知呢~當我無講過啦!』小藍就咁中止左話題。

成個lunch阿kay都好沉默,果然因為我係到所以先係咁。

結果個雞蛋沙律我好快就食完,神奇既係我無覺得唔夠,但又唔會太飽,
唔通咁樣先係岩岩好既餐量?而且味道都係可以接受既級數。

*

時間好快就到放學

嗯,無食藥第一日問題都不大姐…

『家蔚一唔一齊走?』小藍問



「唔啦…我…我要搵Miss lee問d野。」我講大話

『哦…拜拜…聽日見…』小藍揮揮手就同其他女仔走左

「拜拜…」我決定坐多陣就走…

我感覺就好似比小藍點化左一樣,要學識保護自己咁完美既身材。

所以我已經決定左一陣既行程,
就係去街市同超市,買做沙律要既材料,由平日早餐出街買面包改做食沙律。

堂姐係外國住咁耐,我估佢都食慣無所謂嫁啦。
重點係我自己,嗯。



而且其實加d花款,加小小雞肉,或者魚柳,晚餐其實都可以食沙律。
我要一改晚餐一係茶記一係自己煮面呢個惡習。

加油!陳家…陳嘉為!
 
結果我係街市同超市行完買完,已經差唔多夜晚七點。
 
「哼哼,返去即刻試下整先!」健康生活萬歲!
 
一打開門『嘩~』面前既堂姐即刻大嗌…
佢衣衫不整咁企係到『嘉嘉嘉為快d關門快d關門!』
 
我即刻極速3秒9關埋大門,連鐵門都唔記得拉。
 
「堂姐妳攪更乜?」


 
『試衫啊…』堂姐一路著衫一路講『我上司今日又專登放我半日假叫我去買衫!』
 
試衫點解唔入房試呢,要係大廳試,好彩落左簾姐…
 
「下又買?」我望一望地下既一袋二袋,同琴日既好明顯係唔同既牌子黎。
 
『係呀…佢教我唔同場合對唔同既人要著唔同既衫,
琴日既款好明顯唔夠,所以今日買既係第二個風格。』講完,堂姐就著好件衫
 
睇真d原來堂姐著既係黑色緊身裙,而且真係好緊,
所以成個身材先哂型,應凸既凸應凹既凹,感覺相當煽情。
 
『嘉為你咁望住我,我會唔好意思嫁…』堂姐講
 


「哦…唔好意思…我…我去放返d野先…」所以我走入廚房,將d沙律材料放入雪櫃
 
『老實講我都唔鍾意著呢d衫…我明明先得個二十歲之嘛!』廚房傳來堂姐係廳既說話聲
 
「但,但係堂姐妳係外國大,所以感覺比人好成熟啦…如果係我著…」
 
如果我著會點呢?
老實講我個樣比起樂宜同阿kay佢地黎講都叫成熟,
所以兩個月前kevin先會叫我扮佢女朋友。
 
如果我著…
 
我走返出廳,見到堂姐已經除返件緊身裙,而家著更第二套。
我望住梳化上面既黑色緊身裙。
 
堂姐好似注意到…『嘿嘿,我既好堂妹係咪想試呢?』
 
「我係堂弟…堂弟…」我矯正堂姐「而且…我先唔會試呢d衫…」
 
『其實睇下嘉為你個樣都好成熟,而且身高同我差唔多…
話唔埋真係岩著喎…我仲有好多其他衫…』堂姐興致勃勃咁講
 
「唔著唔著…」我搖搖頭
 
想當年第一次著女裝校服已經鼓起左好大勇氣,呢d衫真係試唔落…
 
『想著就自己著啦,我隨時歡迎嫁~』堂姐講
『而且…我連決勝內衣都買埋…嘉為會唔會岩呢d呢?』
 
「點會岩喎!」聽完我面紅左「點解妳會決勝內衣都買埋嫁!」
 
『上司講嫁…有時見到岩馬既男仔就隨時用得著。』堂姐講『決勝內衣唔岩…一般內衣呢?』
 
「我打死都唔著,我訓教點都要著男裝孖煙囪同內褲嫁啦…」
 
出街同返學就無計,但訓教呢點,我係堅持的。
 
『呢點係唔得嫁…嘉為…』到堂姐搖搖頭
『你要改下呢個習慣…咁對身體一d都唔好。』
 
「對…對身體唔好?」
 
『無錯啦』堂姐擺出一個學者mode『點解女裝內褲要咁設計,
就係為左令用既女仔係訓教個陣都可以留住下面既溫度,濕度,感情和態度。』
 
「先唔理後面感情和態度係點解,但前面兩個…」
 
『無錯…』堂姐點點頭『男裝內褲太過通爽啦…咁好容易影響下面既鮮度…
知唔知點解有時女仔既下面好核突,成個牛肺咁呀?』堂姐問
 
「因…因為攪得多…個度磨擦得多掛…」點解要問埋奇怪既問題?
 
『呢點當然係原因之一,但重點係因為長時間下面都暴露係空氣底下,所以先咁!』
 
我唔知到底有無根據…但…但如果係事實…咁…咁我咪一直都做錯哂?
 
我諗起偽紫晴個晚…『嘩…家蔚妳下面真係好可愛…仲係粉紅色嫁…』
 
而家粉紅色…但…但如果我一直都著男裝內褲訓教…咁遲早會…
我諗起某女星…下面既黑鮑…唔得…我唔制啊…
 
堂姐好似捉到我諗乜咁『所以呢,我好心先提議妳著女裝內褲訓咋…』
 
我…我…
 
結果個晚,係第一次,我係屋企著女裝內褲訓教。
 
理所當然地,我成晚都訓唔好,
雖然女裝內褲係包得幾乎不透風,但始終都係薄薄一塊布好無安全感,
睇黎真係要出去買返套睡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