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第二朝,我好早起身去整沙律,

『吓~又沙律!琴晚先食完!』雖然琴晚既雞肉沙律堂姐讚不絕口,
又話有家鄉風味,但估唔到食第二餐就唔同左態度。

「食沙律有益呀…仲有今朝係魚柳沙律,有唔同嫁。」我同堂姐講



『點解喎~我想食即食麵啊…』堂姐講

「即食麵無益嫁…而且又用油整既…肥呀…」

堂姐一聽完好似聯想到d野咁,即刻笑笑口『哼哼,我明啦…』

「明乜野?」我問

『唔知呢,我既好堂妹。』堂姐向我單一單眼,笑得好開心



「係堂弟。」我依舊不忘去矯正堂姐。

*

返到班房,坐低之後,我見到我櫃檯入面有封信。

信?

聖誕節仲有兩個多月喎…所以無可能係聖誕卡。
唔通係d老師有野要通知返我?但點解唔直接比我呢。



我拎起封信,細心打開佢,因為阿kay同Miss lee吹更水,所以無留意到我。

(家蔚:

今日放學可唔可以去天台?我有野想同妳講…

班入面一個同學 上)

有野咪直接搵我囉,點解要比信我呢?
到底呢個同學係邊個呢?會係男定女呢?目的係乜野呢?

小息時間,一班男仔聚集左係我個位附近傾計…

『家蔚食唔食呀?』一個叫阿明既男遞左罐蕃茄薯片比我



「哦…好啊…多謝。」我拎左其中一塊,雖然薯片唔健康,但食一塊都可以既。

『係呢,』阿明見到我拎左一塊,即刻笑一笑『家蔚平時鍾意乜野活動嫁?』

『我都想知啊…』原本同其他男仔傾更計既阿強都轉身望住我

「下…我…我…」活動?我真係無乜活動嫁喎…「打下機…上下網…咁啦…」

『打機?』阿強搶先阿明講『我都好鍾意嫁,家蔚妳有乜遊戲成日玩嫁?』

我見到阿明敵視住阿強,點解呢?

「winning…」我dup低頭,諗下其實講錯野,邊有女仔會踢winning喎…



『winning?』阿明推一推想開口講野既阿強,之後講『我成日踢嫁?不如搵日切磋下呀?』

「下…搵日…囉…」

我見到阿明向阿強展現勝利既微笑,
之後阿強又推返阿明,最後映變成兩個男仔互相仇視…

呢一刻我好想樂宜佢地快d返黎,咁我就唔洗比呢班男仔煩住。
 
下午我又同小藍阿kay佢地去食飯,我慢慢開始習慣佢地呢班女仔食飯既氣氛,
我估好快呢~我就可以完全融合佢地有講有笑嫁啦!

今日我決定上體育堂,因為上網見到班絲打話做適當既運動係保持身體苗條既方法,
但就盡量唔好太用隻腳,如果唔係好易變象腿,所以球類運動可免則免。



所以跑步啊…排球啊…我都無第一次上堂個陣咁盡力,
我先唔想我對咁修長既美腿變粗啊!

不過呢,就算變粗都唔係無得救,我見到絲打們都熱烈地討論一種叫纖腿襪既野。
雖然我而家完全唔需要用啦,不過我都訂左兩對,一對黑色一對紫色,以備不時之需。

就快到放學,我竟然開始有d緊張,因為好快就會解開信之迷。
鐘聲一響,Miss lee走左之後,我就拿拿臨拾袋,準備上天台…

『家蔚…』後面有人叫我…

係邦彥。

自從個次迪士尼事件之後,我都好少同邦彥講野…
一來邦彥成日都有足球隊練習所以好唔得閒…



二來,因為芷螢堅持唔會同邦彥一齊,我既計劃以失敗告終,
所以,我唯有自己盡量避免同邦彥接觸,希望終有一日我會對佢失去感覺…

「邦彥?」但而家...

班房d人都走得七七八八…只係幾個仲係到傾更計…

『迪士尼個日…其實我都無機會同妳講聲多謝…』邦彥講

「唔…唔洗多謝…我…我根本就幫唔到乜野,最後你同芷螢都唔可以一齊…」

我有時都有考慮過,將芷螢都鍾意佢既事講比邦彥聽…
但係,咁樣只會令件事咁麻煩,我相信芷螢係絕對唔想我咁做…

『雖然係咁…』邦彥搖搖頭『但妳的確係幫過我。』

「咁…咁我就接受你既多謝啦…」我強擠出一個微笑…「而且都唔係完全無機會既…
或者有一日芷螢會有一個唔同既決定呢?世事從來都唔可以肯定…」

『嗯…』邦彥點點頭…『但係…或者我…』

「邦彥?」我第一次見到臉帶煩惱既邦彥

『無野啦,我要去練波啦』邦彥企起身『係喎…星期六,我地同其他學校有友誼賽,有無興趣黎睇?』

「喔!」可以睇邦彥既英姿當然吸引啦…但係…「我考慮下…」

『嗯…其實班女仔都打算組團去啦…我只係驚妳唔知道,順便問下。』邦彥戳戳個鼻講。

「我之後覆你啦…拜拜…」

『拜拜…』講完邦彥就離開課室…

邦彥咁樣…算唔算係約我呢…但…但係芷螢…

唔諗咁多住…上天台!
 
我懷住緊張又興奮既心情走上天台,
到底點解會係咁呢?唔通我既內心知道將會發生乜事?
 
點解呢點解呢…
 
最後我去到天台…打開門…
 
呢個就係上次阿kay鬧我既地方
 
係上次阿kay企既位置,企左一個男仔…
佢一見到我打開門,個人即刻縮一縮…
 
係阿林,班入面既一個毒撚,
順帶一提,我班入面係有一個毒撚團體的,大約由五六個人組成,有肥有瘦
初初入學個陣我成日有偷聽佢地討論既野,但而家…小左好多了。
 
而阿林呢,可以話係毒撚中特別無特色既毒撚,
男仔黎講一d都唔高,大概只係高我兩三cm,行路又駝背,無論對男對女都口窒窒。
班入面有個花名叫做凡士林。
 
我原本個份興奮同期待已經消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