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到補時…我見到邦彥同黃道輝係一次突破到…成果拉開左同對方既距離
係機會啦…一定可以入…以邦彥既技術…
 
但可能為左搏一搏既關係…後面既一個敵方球員係禁區橙低左邦彥...
 
「十二碼呀…係十二碼呀!」我好激動…
 


邦彥得左一個十二碼既機會…
 
然後黃道輝就同邦彥討論邊個射呢球…邦彥擺出一個無事既樣…之後就行入禁區…
 
如果邦彥呢球入左…就會即刻嬴…但如果唔入…就要射十二碼決勝負…
因為友誼賽無加時賽呢樣野。
 
我同其他人都好激動…無再坐係石級到,而係行左落去,希望睇得更清楚…
 
邦…邦彥…


 
我將雙手放係心前面…加…加油…
 
當我見到球進網個刻…邦彥好開心咁同其他球員擁抱…
 
之後佢就跑埋黎我地呢邊…
 
我呢…
 
無思考過就第一個衝出去…衝去邦彥到…


 
攬住邦彥…
 
錫左佢面頰一啖。
 
 
『家…家蔚?』到我鬆返開手之後,邦彥一臉驚訝

我岩岩…做左乜野?
就…就好似唔受控制咁…自己衝出去…錫…錫左邦彥一啖?

呀丫....點解會咁嫁?

但…但係,我竟然覺…覺得無所謂…
因…因為…我心入面…係希望咁做…



「邦…邦彥…」我dup低頭…咬住下唇…面紅得好利害…「唔…唔好意思…我…」

無錯…雖然係咁…但我呢個行為實在太大膽…
邦…邦彥會唔會因為咁嬲左我嫁?因為我份人咁隨便…

唔好…我唔要咁…

『唔洗…』邦彥好溫柔咁講『唔洗唔好意思,我要多謝妳就真…家蔚。』

我抬起頭…同邦彥深深對望…

邦…邦彥…

『嘩,原來係阿嫂黎!』隔離突然有一班男仔係到講野『原來岩岩個d係阿嫂既愛心蜂蜜檸檬!』



原來不知不覺間有一班人圍住我地

『『拜見阿嫂!』』成班男仔都做出一個誇張既鞠躬動作

「下?」我見到呢個情況完全唔知點應對…
「我…我唔係…」細細聲「你…你地攪錯啦…」

『咪玩人啦…你地…』邦彥幫我解圍

『咁係唔係先?』其中一個岩岩應該係做守龍既男仔講

『人地都話唔係囉。』邦彥即刻講『夠啦你地,家蔚…我地行囉…』

「哦…」我dup低頭…跟係邦彥旁邊行…



但班男仔都係跟住我地行…

『而家唔係…咁將來呢?』第二個男仔講

我見邦彥諗左諗…『將來既野將來再算啦…』

邦彥咁講…再加埋岩岩無怪我錫左佢一啖…
咁…咁唔通我真係有機會?

行返去觀眾席個邊之後,邦彥行左去教練個邊,我見到小藍即刻衝落黎…

『哼哼,拒絕凡士林個個果然係妳…』小藍用一個「我仲唔捉到妳」既眼神望住我

我只係dup低頭…用沉默去回應小藍,


岩岩既舉動實在太顯眼,我相信全球場既人係個刻都集中係我同邦彥身上。

然後我見到阿kay,佢擺出一個好疑惑既眼神,望住我。
 
點解阿kay會擺出一個咁既樣呢,
係咪因為見到我岩岩錫邦彥,覺得我唔應該咁做呢…

『班男仔要去換衫啦…我地走囉?』小藍另轉身『阿kay,我地走啦…』

原本黎睇比賽既女仔都走左大約一半,其餘既我估都係等人…

「我…我應該唔走住啦…」

我既心跳聲話比我知,我呢,應該留係到…

『哦~』小藍又竊笑『咁我地走先啦…』之後佢跑返上去,拉走阿kay『加油啦!』

我只係點點頭。

嗯,我會加油。

我坐係到,靜靜等待…
唔知幾耐之後,班男仔就換完衫出黎…

我望到邦彥,佢又望住我,佢對我笑一笑。
教練同隊球員講完一d激勵既說話之後,就解散。

邦彥同其他男仔講完野之後,就自己一個行埋我身邊…
而家佢企係到,我就坐係石級到…

『家蔚…』邦彥係佢個袋到拎返起個盒『妳盒蜂蜜檸檬…』

我接過盒野,慢慢打開,裡面已經無哂。

「食哂…」我望住盒空既食物盒,竟然眼濕濕起黎,好...好感動…

『嗯,班隊友都讚不絕口…』邦彥笑住講『不過我自己都食左好多啦…就係...』
邦彥停一停…再開口『就係呢盒野…比左好多支持我…』

「咁…咁就好啦…」我dup低頭,因為我笑得好開心…

感覺世界上既一切都變得甜甜的…

「係呢,邦彥呀…」我抬起頭…「你而家會去邊呀?」

『我要返屋企啦…』邦彥戳一戳佢袋野…『d球隊衫褲趕住要拎去樓下洗…』

「邦彥屋企無洗衣機?」

『無呀…因為屋企人都幾懶…所以…』

「咁…咁呢…我…」我企起身「不如等我幫你洗?」

邦彥瞪大眼望住我,睇黎我又講錯野啦…

『咁點好意思呢…而且d衫褲又多汗又臭…唔係咁好既…』

我搖搖頭「唔會啦!我今日都要幫老豆洗衫,其實順便姐,咁邦彥你可以省返d錢…」

『咁…』邦彥都係有d唔好意思咁望住我…『係咪真係唔麻煩妳先?』

我點點頭…「唔麻煩!」

邦彥笑一笑…『咁我地行囉…』

「下…?」

『送妳返去嘛,呢袋野唔係要妳拎嘛…仲有…』
邦彥伸手幫我拎埋個裝食物盒既膠袋…『呢盒都係…行囉?』

我笑一笑,點點頭「嗯!」
 
係邦彥送我返去既途中,我滔滔不絕咁講返岩岩場比賽。

「仲有呀…個次傳球真係靚到呢…我到而家都好深刻呀!」

邦彥一路都專心聽我講野…『睇黎家蔚妳都幾鍾意睇足球比賽喎…』

「我…我原本呢…都唔太鍾意睇嫁…但而家唔同啦!因為邦彥你…邦彥你改變左我既諗法!」

呀…

我又衝口而出…

今日到底做乜野?成日都控制唔到自己咁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