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血…血啊…!!!!!!!

我唔通…唔通…唔小心用手指…吉…吉穿左個處女膜?
唔好呀…我…我唔制呀!

處女膜咁重要既野…嗚…嗚…我…我要留比…最重要既人嫁…



我開始回想起平時睇既post,話d女仔唔珍惜自己處女呢樣咁重要既,
將來個老公會點諗,然後我又諗起個編揀老婆要揀處女潮文…

但我並唔係比任何人破,如果比第時個老公知道我係用手指自己破…咁真係無面目做人啦!

嗚…岩岩既欲望完全無哂…而家只有後悔…

但冷靜返落黎諗返…其實岩岩…我…我既手指只係入左好少姐…
無理由…咁…咁易穿嫁…



而且,d人唔係話破處個陣會好痛嫁咩…
但我又完全唔覺得痛喎…只有…快感…而且d血又出奇地多喎...

我拎起部n73…望一望日子…十月八日…
我記得上次同紫晴既約會…係九月九日…

差唔多係一個月…
明白哂,我呢…並唔係用手指吉穿自己處女膜咁傻…係月經到姐…

好…好彩…



我真係要多謝呢次月經…如果唔係我就會鑄成大錯…

嗯…

無哂意欲加冷靜落黎既我,當然無繼續做岩岩既事…
我只係著返條內褲,落床,做返最原本要做既事 – 洗衫。

然後呢,因為攰得濟既關係,我沖個涼,就決定去訓個午覺,
洗衫個度呢,就較左自動模式,所以完全可以安心去訓。

*

『嘉為~嘉為~』我比一把女聲嘈醒左…我張開眼…天色好暗…係我面前既係堂姐。



「堂姐?」我訓得好舒服嫁嘛!而且仲發更個好夢,同邦彥兩個去左旅行!

衰人!嘈醒我!

『無啦…我原本都想洗衫,但見到洗衣機入面已經有衫洗好喎…』堂姐講

「係…係呀…」我坐起身…「我而家去拾返d衫去曬…」

『唔洗啦,我幫你拾好左啦』堂姐笑得好開心
『但我好奇既係呢,我見到一套男裝既足球衫褲…好明顯唔係嘉為你既…』

「呀…」原本唔想比堂姐知道既事…「係…係呀…」我dup低頭。

『係咪男朋友既衫褲呢…鬼馬啦…小.家.蔚。』堂姐邊竊笑邊講



「唔係啦…只…只係朋友咋…」

『你睇你…房黑到咁都見到妳面紅…想昆邊個喎…哼哼…』堂姐笑笑口

「咩喎!」我鼓起塊臉…「話唔係就唔係啦!哼!」另埋一臉

破壞我美夢仲要處處追問!嬲呀…

『好堂妹。』堂姐突然彈左一句…

又堂妹…

不過呢…聽聽下其實又幾順耳…

「堂姐呀…其實諗諗下…堂…堂妹都幾好聽既…」我同堂姐講,不過臉都係維持另埋一面。



『到底係邊個男仔令到嘉為你變成咁呢,我真係好想見下,嘿嘿。』

我唔會話比妳知佢聽日會黎既,堂姐。

『不過呢…嘉為…』堂姐行埋去開左個房燈…我即刻比光殘一殘…『但係咁落去既話…』


「樂…樂宜?我同樂宜…」

『由你地之前比我既感覺…你地唔係拍更拖咩?』堂姐再講

樂宜同我…的確…
雖然我地從來都無明確表示過我地係情侶…



但我認為我地兩個一早已經默認左呢段關係…

但…但係…
經過今日發生既事…我明白到…我真係放棄唔低邦彥…

「我…我唔知點…」我dup低頭「堂…堂姐…我真係唔知點算…」

但如果再咁落去…我就會傷害到樂宜…芷螢…
甚至…如果…邦彥係之後知道我既秘密…仲可能會傷害埋佢…

我好矛盾…

「堂姐…我…我應該點做…」越諗就越心up…眼淚又開始想流…

『你唔應該問我…你應該問你自己…點解會咁…』

「點…點解會咁…我…我同佢一齊個陣…真…真係好舒服…
然後我又…我又會諗…如果我永遠都係女仔既話…咁我同樂宜…」

『兩個女仔…唔可以一齊?』

我點點頭「我…我諗我同樂宜都係一樣咁諗…
我地一齊…係基於我地都會相信我有一日會變返男仔…」

堂姐聽完,搖搖頭『嘉為…如果你真係咁諗樂宜…我會好失望。』

「堂…姐…?」

『我係外國呢,識得好多人…無論係男定女…都有選擇同性既伴侶…
對佢地黎講…性別呢樣野根本就唔重要…一齊經歷既事同感情…先係最緊要既野。』

「性…性別呢樣野唔重要?」

『嗯。』堂姐點點頭『真係相愛既話,性別算係咩喎!』

「但…但呢到係香港…而且…阿姨佢地…仲有我老豆…」

『而且啊…嘉為…』堂姐拍一拍我雙肩…『我覺得性別問題只係你心入面一個唔願意承認既藉口…』

「藉…藉口?」我好驚訝「點…點會…」

『真正既諗法…』堂姐用手掂一掂我個左胸…『係你心入面…』

真正既諗法…我既諗法…

我…係唔放唔低邦彥…但我對樂宜…都係一樣…
但我好似明白到…我對邦彥同對樂宜既感情…係兩種感情黎…

一個係女對男…一個係男對女…
一個係家蔚對邦彥…一個係嘉為對樂宜…

最後選擇邊個…在乎我最後想做邊個…
 
「唔…」我好苦惱

「哎也!」堂姐輕輕拍一拍我個頭『唔好諗咁多啦!你食左晚餐未呀?』

「未…未呀…」講開又真係有d餓…「等我出去整d野食…」

『我唔食沙律呀!落去茶餐廳啦…堂妹~好啦~』堂姐向我撒嬌…

「一次咋!」

落到餐廳,又見唔到阿理,到底佢媽媽有無事呢,我當初應該同佢交換電話…
見到老陳係到,一於問下先…

「老陳…知唔知阿理個度點?」我等老陳經過個陣問

『唉,佢媽媽上星期去左啦…』老陳嘆一嘆氣

「唔…唔係掛…」知道呢個消息之後,我個心冷一冷…

『計返應該已經過埋頭七…』之後老陳就走左去…

『阿理?』食更碗麵既堂姐問『係咪就係足球隊個個男仔?』

「唔係…只係餐廳入面一個熟人姐…」

感覺真係好差…唉…

『係呢,嘉為你聽日得唔得閒?』堂姐問

「聽日呀…」唔知邦彥聽日幾點黎呢,一陣sd個短訊問下先「我夜d再答妳…」

『呃…係咪約左個個男仔呢…嘿嘿…』堂姐竊笑道…

「唔…唔係啦!」我急忙轉移話題「係呢,問我得唔得做乜…」

『記唔記得呢…之前我咪話唔踢爆你既秘密要幫我做件事既呢…』

「喔!」係喎…堂姐唔係無條件幫我去守秘密…「所…所以呢…」

『我想搵你去試下衫姐…』堂姐繼續食麵…『不過你唔得閒,樂宜又唔係到,遲下再講啦!』

「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