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返到屋企,我又係自己一個對住電腦發呆…

但無耐,電話又響起 流水很清楚惜花這個責任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係樂宜佢地既長途電話,佢地基本上隔兩日打一次黎...

「喂…」



『喂...表哥表哥!過成點呀?』聽得出而家樂宜好興奮…

「幾…幾好啊…」一聽到樂宜把聲,我就覺得自己真係好衰…好花心…

『我呢邊都好好呀…個個艾乜鬼岩啊…我地去左啦…你知唔知到呀,芷螢真係好興奮…』

咁就好啦…我心諗…芷螢終於可以去望一望個艾爾斯岩…

『係啦係啦…其實係冰瑤想搵你嫁…』樂宜講,之後遞左電話比冰瑤



『喂…嘉為…』冰瑤一聽電話,聽得出佢係想講認真事…

「冰瑤…」唔會係問我有無襯樂宜唔係到,就同第二個人親密咁勁掛?

不過佢係冰瑤…真係有可能…

『妳係咪一早知道芷螢同妳一樣?』
 
「下…下?」我一時三刻load唔到…「咩…咩一樣?」



『由男變成女…』冰瑤直接講『芷螢同妳一樣都係由男變成女。』

「妳點解知嫁?芷…芷螢佢話比妳地知?」

『無,我地自己估到既…其實一早已經好懷疑…只係而家可以肯定姐…』

「咁…咁妳係肯定佢係男變女呀?冰瑤…」

『佢某d行為係好明顯,但點講呢,我仲係有d諗唔通…
佢某d意識...係好女仔…就係妳無食藥個陣咁...』

「因為佢…」既然冰瑤佢地都知道…「佢失左憶…無左男仔個陣既記憶…得返女性之後既記憶...」

『喔,咁一切都講得通啦,如果得女仔既記憶難免會咁女仔...』



電話傳黎樂宜係冰瑤旁邊既大嗌『係呀...其實似一個男仔頭既女仔多過係男變女!』

「冰瑤妳…有無辦法可以幫佢搵返記憶?」

『唔知道呢…因為佢唔知道我發現左佢既秘密…咁有d難攪…不過我可以試下。』

「拜託妳啦…冰瑤。」

『嗯…係呢…家蔚…』

「冰瑤?」

『點解我覺得…妳講野既語氣好似怪怪地咁?』

「語氣?邊有喎!」



『妳有無準時食藥?』

又問我有無準時食藥?點解又問呀?

「有…更係有啦…」

『真係?』冰瑤處處進迫

「點…點解要昆…昆妳地喎…呵…呵呵…」

『呵呵?』雖然我見唔到冰瑤個樣,但我相信佢而家係露出懷疑既眼神。

「唔…唔講住啦…我…我堂姐話要同我沖涼…丫唔係…話要我煮野比佢食啦…拜拜。」



即刻收線。

呼…再講去冰瑤一定知道我無食藥…
我想妳地旅程開心d咋!真係用心良苦…

而且呢…我無食藥,都唔係好大問題姐…
係就係女性化左d…但…但都唔係好嚴重姐!

唔理啦...

我返入房,打完個短訊比邦彥之後,
就訓教,結束呢個心跳既星期六。
 
第二朝我又早左起身,因為約左邦彥下午等,要早d起身準備,
我發現堂姐唔係屋企,不過佢留左張紙條,話同人出街,夜晚唔洗煮佢飯。



堂姐真係咁多朋友?咁好既…

簡單化左個淡妝,今日就唔著咁好啦,落樓下著咁好反而會令人覺得奇怪…
不過呢…邦彥佢…會唔會順便約我去其他地方嫁?

約…約我…

嘩…諗起就興奮!

所以我就將原本已經換好既普通look – 女裝T-shirt+牛仔褲除返落黎,
換返套唔會太誇張又唔會太普通既裝扮。

望一望鏡,咁好好多!嗯!

我帶住緊張既心情落樓…比預定時間早左十分鐘…
當我打開大堂既大門,我見到邦彥原來已經到左…

比我仲早…即係邦彥好重視我…

我一步一步行去邦彥個度…佢而家望更另一臉見唔到我…
或者我可以比個驚喜佢?係背後攬實佢…或者朦住佢雙眼叫佢估下我係邊個咁…

嘿嘿…

但好突然…我回想起同堂姐既討論…
我同邦彥咁落去…係對唔住樂宜…

我對樂宜承諾過既個段回憶…雖然感覺好遙遠…但仲係長留係我記憶中…
就好似有個即將消失既人…對我既提醒一樣…

陳…陳嘉為…對我…陳家蔚既提醒…

我…

我慢慢減慢腳步…因為我好迷茫…

邦彥另轉身見到我…我原本想比既驚喜已經做唔到…

『小蔚。』邦彥笑一笑『午安。』

「邦彥…你…你既衫。」我拎起個袋比邦彥…

『小蔚妳食左野未?不如我請妳食…就當多謝妳…』

咁…咁唔好意思既…

我抬起頭…邦彥好似估到我想講乜咁…『唔好拒絕…好嗎?』

我點點頭…之後邦彥就開始行…

我跟係邦彥旁邊…思索更一個問題…

我係陳家蔚…定係陳嘉為?
 
我真係好想而家即刻斬開自己做兩個人…
一個陳嘉為,一心一意同樂宜一齊,
一個陳家蔚,繼續同邦彥發展落去…

但我好清楚唔得,已經發生左男變女呢件接近奇蹟既事,仲點會有可能呢。

『小蔚…妳係咪唔舒服?』邦彥突然問

「吓…我…我唔係…」

『我見妳唔係好精神咁…』

邦彥…真係細心…

我只係個心好亂…一方面怪責自己…但一方面又希望可以咁繼續落去…

『小蔚妳有無邊間野想食?我其實唔係好熟呢頭啦…』邦彥講

然後,理所當然地,我帶左邦彥去食茶餐廳。

「呢間呢…我食慣…而且價錢又唔貴喎…費時要邦彥你破費啦…」我講

『小蔚妳真係識為人著想。』

唔好再讚我啦…邦彥…再咁落去…我僅餘既理性真係會崩潰嫁…

入到茶餐廳,我同邦彥搵左個四人台坐。

『咦?靚女今日帶男朋友黎食野呀?』老陳一見到就講,邊放低d碗碟。

「唔係啦…真係唔係…」我再一次急忙解釋

邦彥只係笑一笑,面對呢個問題,佢再一次無作回應。

『小蔚…隨便叫就可以…真係唔洗擔心我銀包啦…』邦彥講

「因為你仲有做part time?」

『嗯,平時放學無波練既日子我都有做part time…』

「真係勤力…我呢…就唔得啦…」

『始終小蔚妳係女仔,係唔同既,一唔小心好易涯壞身體。』

「嗯…咁又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