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隨便叫左個常餐之後,我又望一望餐廳周圍,阿理又唔係到,
佢係咪唔會再黎返工呢…因為媽媽件事…

野食好快就到…我同邦彥都專心食…無點講過野…
但其實有個問題…我一直想問邦彥…

「邦彥呀…」我鼓起勇氣…「琴日我係球場錫你件事…你有乜想法?」


 
『想法?』邦彥一臉不解『小蔚妳仲係覺得我會怪妳?』

「唔係…唔係啦…」我解釋「因為…邦…邦彥你明明鍾意芷螢…
我…我之前仲幫你地撮合tim…但…但我竟然…做左d咁既事…」

『芷螢個邊…』邦彥用好溫柔既語氣講『我已經放棄左。』

「點…點解?」我好驚訝「你之前明明…明明仲…」



邦彥搖搖頭『我自己本身就唔識去追求女仔,芷螢…我放既時間真係太長太長…
個次係迪士尼既告白…其實係我同自己定既最後限期…不成功便成仁…』

而結果…芷螢…雖然唔算係拒絕…但都係一走了之…

『但我估妳都知道,芷螢佢…拒絕左我…』

唔係呀…邦彥…芷螢…芷螢佢無拒絕你呀…佢…佢係鍾意你嫁…
佢只係固執...放唔低自己曾經係男仔呢件事...但...但佢係鍾意你嫁…



點解我唔講出口…唔話比邦彥知…
只要…只要講出口邦彥就可能唔會放棄…延長個限期…

係…係咪係因為…陳家蔚你覺得…如果講出黎你同邦彥就無機會…

陳家蔚…你好黑心呀…

我…我好黑心呀…

我…我唔應該咁…

『所以…我諗我唔應該再眷戀…老土d講句…唔應該為左一棵樹放棄一個森林…』

唔係呀…邦彥…真係唔係呀…



講出口呀!陳家蔚你快d講呀…

我慢慢張開口…

講出黎…你唔應該咁嫁…

「邦…」

『而且有一日,我咁問自己,明明眼前已經有一個對我咁好既女仔…
我係咪應該要珍惜呢?』邦彥用好真誠既眼神望住我…『小蔚…』

我原本已經張開既口…又慢慢合返埋…

再講唔出口。
 


亦無追問邦彥...佢要珍惜既人係邊個...
因為我心入面已經有答案...
 
食完飯之後,我同邦彥講有d唔舒服,所以就一個人返左屋企。

*

我係衰人…

我為左自己既私欲…令到一對本來可以一齊既人…再唔可以一齊…

我係衰人…

但芷螢咁既態度…就算我同邦彥講左…佢地都未必可以一齊姐…
但難免芷螢有一日會願意做女仔…咁佢就會接受邦彥…



嗯…改變唔到我係衰人呢個事實…衰人…我係衰人陳家蔚…

叮噹叮噹叮噹…有人禁門鐘…更係堂姐唔記得帶鎖匙…
我落床…慢慢行去開門…

眼前既人,我真係完全估唔到…

阿kay。

『可唔可以,比我入黎坐下?』阿kay開口講。
 
我愣住左企係到望住鐵門另一臉既阿kay…
點解阿kay會突然黎我屋企呢?



『係唔係唔方便?』阿kay問

「唔…唔係呀…」

只係曾經有次不好既回憶姐…
打開門,阿kay入黎除完對鞋之後就逕自走去梳化到坐低。

「係呢…飲唔飲野呀?我屋企有…」

『水。』我未講完阿kay就答『水就可以。』

「哦…」等我之前仲買左好多健康野飲tim,
例如橙汁啦…豆漿啦…木瓜奶啦…超油切啦…

所以我就行入廚房,倒完杯水拎出廳比阿kay…

之後就係短暫既沉默…

「係呢…kay呀…妳…妳咁夜黎搵我做乜呀?」我決定打破呢個沉默。

『我…無…』阿kay拎起杯水飲入啖『係咪無事就唔搵得你?』

「咁…咁又唔係…」

但正路都唔會無事專登上黎掛!

我企係到,好無聊咁戳手指…

好尷尬呀…

『其實…係之後我都有留意你…』

「下?」我對阿kay突然拋出口既一句覺到好不解。

『係…沖左你個d藥之後…』阿kay dup低頭…

「荷…荷爾蒙藥?」

『仲有其他咩?』阿kay好似對我既愚頓感到不耐煩

「無…無呀…」

之後阿kay企起身…慢慢行近我到…越黎越近…越黎越近…
我地臉同臉之間只餘下好短既距離…

做…做乜?

但阿kay只係搖搖頭…再退返兩步…『果然…無食藥之後你就變得好快…』

「下?有…有咩?邊…邊有喎…」

『最可怕既係…當事人竟然完全發現唔到…呢個咁明顯既改變。』阿kay繼續講

「我…我唔明…」

『我見到你對邦彥所做既野…根本就係真正既女仔對自己鍾意既人既行為…』

咁…咁我事實係對邦彥…嗯…

『但同時…我都明白左一樣野…』阿kay係佢個袋到拎起一包野…

裡面既係...藥…藥丸…我原本以為已經沖走左既荷爾蒙藥…

『我一d都唔鍾意而家既你…』阿kay將包藥放低…『我走啦。』

帶住十萬個不解,我眼光光望住阿kay離開。
 
阿kay走左之後,我一個人呆呆地望住包藥…

佢話我一無食藥…就變得好唔同…
我…我呢…又真係唔覺得喎…

我慢慢打開包藥…拎起其中一粒…

但如果阿kay講既野係真…
我食完呢粒藥…又會變返一開始咁…

一開始既我…一個好遙遠既我…
明明只係過左一星期…

我慢慢…將已經就快放入口既藥…放返入袋…

我…我想再考慮下…

因為...我有個想法…揮之不去…
如…如果要靠食藥去維持既人格…

仲算唔算係我既本來人格呢…?

仲有...係咪我食藥...就唔會再對邦彥有心跳既感覺...呀?

我係咪應該好似八月八號個日咁…
順應自己既想法…呢?

唔知…我好想有人可以答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