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第二日既小息時間,我拉左阿kay去一個無咩人既地方…

『放…放手啊!』阿kay好不滿咁講

「對…對唔住…」我即刻放開手…「我係想搵妳…講返琴日個d藥…」

『所以,你已經食返?』阿kay望住我,好似想係我雙眼入面搵到d乜咁…



「我…」我搖搖頭「我…我好猶豫…」

『你無食?點解喎!』阿kay一臉難以置信…

「因…因為我係到諗…係到諗呢…
本來就係唔食藥先叫正常嫁嘛…我…我食藥係咪反而唔岩呢…」

『更係唔係啦!』阿kay大嗌,即刻望一望周圍『你…你知唔知道…你講更乜呀…』



「我…我更係知啦!」我急忙解釋「我…而家既我…先係我嘛…」

嗯…我係女仔…雖然曾經係男仔…不過呢…已經係之前既事…

『家…家蔚…你聽住…我…我無沖走d藥…但係我講大話…話沖左…
其實只係想…想做一次實…實驗…』阿kay口窒窒咁講,由難以置信變到而家相當驚慌…

「實驗?我…我唔明?」

『因為…因為我想知道一件事…我…』阿kay越講越細聲…



『我曾經在意過既陳家蔚…一齊做出租女友…一齊訓過…一齊換衫既陳家蔚…
係食藥既陳家蔚…定係唔食藥既陳家蔚…』

「就…就係為左咁既原因?」

『但…但我好快就搵到答案…因…因為太明顯啦!』

「所…所以答案係?」

『肯定唔係而家既你!』阿kay再次大嗌…
『而家既你…根本唔係我熟識既陳家蔚!我熟識既表姐!只…只係一個好普通既女仔!』

「就算我無食藥…我…我都無變過…我…我都係…」



『唔好開玩笑啦!』阿kay再嗌『我…我真係做錯哂…我…我做左件好離譜既事…』

阿kay激動得濟跪左係到…

『對…對唔住呀…』

「阿kay…」

我真係唔知道比乜反應好,一方面其實有少少怪阿kay,
竟然因為咁單純既原因…就收埋我d藥…

但…但一方面…

「我…我反而想多謝妳先岩…阿kay…」



阿kay抬起頭,眼有淚光…『多…多謝?』

「就因為妳收埋我d藥…我呢…先明白到…我心入面既想法…」

嗯。

阿kay微微抖頭既嘴唇…大概係講更『唔…唔係呀…』

「女仔呀...感覺真係好好多...」根據我觀察既堂姐...
「做乜都有優勢...而且呀...亦因為我係女仔先識到妳地...』

『唔…唔好…再…再講…』

「食藥既我…或者學妳咁講…係最原本既我…但人本來呢…就會變嫁嘛…」



無錯…人本來就會變…我呢...只係變得比一般人快姐!

「我無可能一直依賴藥物嫁嘛…」我搖搖頭「所以呀…阿kay…
我無論呢…決定要做男定女…都應該要由無食藥既我…去決定…而且啊…」

『唔…唔好呀…家…家蔚…』阿kay已經喊左出黎…『表…表姐…』

「或者我…注定成為一個女仔…一直生活落去…」

一個其實係八月八日已經決定既事,而家只係延續落去姐!
 
「所以…阿kay…」

『我明白啦…』阿kay企返起身…『我明白…』



「妳明白就好啦…阿kay…」我向阿kay微微一笑「我知道妳一定會支持我既決定…」

阿kay望住我…抹一抹眼淚…『嗯…我支持你…』

「咁就好,返去上堂囉!」

*

『所以你同阿kay終於和好啦?表哥?』電話入面,樂宜咁同我講

今日係十月十四日星期五,聽日下午樂宜佢地就會坐飛機返黎,
因為呢星期佢地好忙既關係,所以樂宜而家先得閒打比我。

「係呀…」

阿kay呢,自從個日之後,就回復返之前既態度咁對我…
始終都係嘻嘻哈哈既阿kay先可愛嫁嘛…

但令我估唔到既係,阿kay真係咁容易就接受到…
而且佢個日仲話在意之前既我…唔通…阿kay真係les?

呢個問題我一直放係心入面…
不過為左維持呢段友誼我就無再問阿kay嚕…

因為呢,我而家著眼既,係樂宜個邊既問題…

「係呢,芷螢個邊…有無進展?」

『無…』而家講野既係冰瑤『要係佢唔知情既情況下幫佢真係唔易…』

連冰瑤都無辦法…睇黎芷螢呢段記憶真係好難攪…
我真係好想幫到芷螢,咁…咁算係我對自己既過錯既一個補償…

至於我同邦彥…
我地而家日日下午都會一齊食飯…當然係兩.個.人啦,嘻嘻…
我覺得呢...我已經唔可以無左邦彥…

我…我已經無左個種gay既諗法…亦可以話由一開始在意邦彥個陣已經無…
我係女仔…鍾意男仔真係好正常…姐…

但樂宜個邊…
我…我唔知點同樂宜講…

『唔講啦…表哥…我買左好多手信呀!而家要拾行李啦!拜拜!』樂宜好開心咁講

「拜拜…」

但好快,聽日…或者後日…我就要面對…

上世既我…我終於明白妳點解話我既思念唔夠妳強烈…
因為…事實我真係唔夠…

我…我真係輸左啦…

但…我最後選擇既…都唔係紫晴…而係第二個人…

咁算唔算我嬴返一仗呢?
 
至於個d藥…我放返係個罐果汁罐入面,但我相信應該無機會再食…
但為左個份責任心…同冰瑤既好意,我先唔將d藥掉左佢…

不過呢…我有個奇想…

「堂姐呀…」

堂姐知道左我想繼續做女仔呢個想法之後,無同意又無反對,
但佢叫我要認真對待樂宜呢件事…

『堂妹?』所以佢已經改左口,堂妹幾好聽呀,係咪先!

「我係到諗呢…為表我既決心…係咪應該將男仔時期既衫…掉哂佢好呢?」

堂姐望住我,一臉難以置信『你捨得?』

「咁呀,人地呢…唔想再有乜野眷戀丫嘛…而且喎~」我轉一轉身
「仲可以留返d空位買好多好多靚衫tim!嘻嘻!」

靚衫,靚裙,我裙真係太小啦!因為個陣樂宜都唔比我買!
我相信邦彥一定鍾意我著裙姐!

『嘉為…』

「嘛!堂姐!要叫我家蔚呀…」我漲起臉頰講「再叫嘉為我嬲嫁啦!」

堂姐笑一笑『妳真係習慣得好快,咁我既好堂妹...好家蔚…我建議呢,都係慢慢黎啦…
你不如睇下邊D衫舊既…或者唔鍾意既,先掉左先啦…另外個D…總有機會用得著既…』

「吓…全部都咁肉酸…又老土…」我望一望櫃入面D男裝衫…「不過堂姐妳有道理既…」

結果我有七成左右都唔要,放左去樓下既衣服收集箱。
再見啦…我既男裝衫褲。

『係喎…家蔚你聽日會唔會接樂宜機?』係樓下,堂姐幫我搬完衫之後突然問

「我…」咁咪好快會見到樂宜「好似唔係幾好既…」

『點會呢,佢地直接返屋企嫁嘛…同上次送機情況唔同啦…』

「咁…咁我去囉…」

反正…遲早都要面對…

*